• 尹滿華:大宗商品可以是成爲未來資産配置的重要資産類別


    尹滿華:我是香港的第一批的做,通過QFII來投資A股的。

    那個時候是2004年的那個時候,因爲QFII是2003年才起來的,所以我們2004年,就在我們算是亞太區的第一批的,就是QFII去做A股的這樣的一個機構。

    後來做股票,爲什麽會轉到大宗商品市場來呢?主要是在,一個在2011年的時候,我們在想成立一個稀土的産業基金。然後來講就是稀土是我們中國是全世界的稀土,基本上有97%吧,都是我們在中國生産的。

    所以一直到2011年的時候,我們開始進入比較關注大宗商品這個領域吧。

    尹滿華:過去來講,我們看到很多在中國大陸,如果要做投資的話,基本上從資産配置上面來講,不外乎就是證券,債券跟房子,就三個地方吧。

    其實來講我覺得來說,就是大宗商品可以是成爲來說,我們未來做資産配置是一個很好的第四個資産的這個類別。爲什麽這麽說呢?

    就是因爲大宗商品目前來講,它的價格已經是非常低了,甚至來講,很多已經跌破成本價格了。舉個簡單例子,就是以鎳作爲一個例子的話,就是它在2007年的時候,它最高的價格是每噸是48萬的,現在來說只可以賣到8萬,大概來說打個2折的這樣的一個水平。

    所以來講就是如果就是未來的時候,其實來說我們這個世界坦白講還是繼續會運行的,資源上面來說肯定會越來越少的,只不過是說目前來講,就是在需求端上面來講,需求比較弱。生産端上面來講,那個産量沒有來說减的很快,所以來講導致今天來講那種産能過剩的一個周期吧。

    所以來說,過了這段時間以後,其實來講我們覺得未來的時候,像那種的大宗商品這個領域上面來講,是可以作爲一個資産配置的。

    在長周期裏回看大類資産價格,房價仍處於歷史高位,股指則處於歷史中樞水平,而商品價格却處在歷史絕對低位,去年年底不少商品期貨價格一度跌破了2008年金融危機的最低點。而螺紋鋼期貨報價更是回到了上世紀90年代。商品投資的機會是否真的來了呢?

    坦白講我們不知道是不是明天就可以來說,馬上就可以起來。下個月可以起來,明年可能會起來,這個東西我們覺得來說,現在已經是一個無底的這樣的一個地方。

    所以來說未來的時候,其實來講如果現在來說,已經做一定的配置的話,我覺得來說在未來時候,可能在回報上面來講,應該是不差的。

    未來時候其實來講,跟持有房子跟持有那個商品,其實來講從概念上面來講,都是差不多的。因爲大家都是實實在在持有的一個實物吧,所以未來時候,就是如果它的價格漲了,自然來講也肯定會漲的。

    現在來講,當然政府比較擔憂,就是我們樓市,現在來說會有泡沫。現在來說,但是錢那麽多的情况下,我們必須要提供一些新的一些出路給到大家,所以來講商品這個領域上面來講,是大家可以會琢磨的這樣的一個地方吧。

    尹滿華:今年上半年螺紋鋼期貨交易活躍,僅4月21日單日,螺紋鋼的成交額就超過A股滬深兩市總成交額。當晚國內三大期貨交易所即出臺措施,抑制交易過熱。期貨這麽火,是否預示著商品市場或將迎來廣闊的發展?

    尹滿華:這個來說,雖然來說炒作上面來說還是比較的多,但是來講,就是也可以看得出來一個比較很明顯的方向。第一個來講市場其實來講,很多人就等待著大宗商品的什麽時候會有一個拐點會出來,所以來講就是稍微看到有一個苗頭,這個拐點出來了,其實來講就是可以參與到這個市場上面來。

    第二個就是其實我們市場上面的資金是非常充裕的,只要來講,就是大家看到來說,明確的發展的方向,民間的錢社會的錢,可能來說願意投資到這個市場上面來。

    現在目前看上去的話,大宗商品的拐點好象是已經出現了。比如說大的品種上面來說,像螺紋鋼也好,比如說像我們的黃金也好,哪怕煤炭也好,其實來講就是也慢慢會有一個復蘇的這個苗頭吧。

    所以來說未來我覺得大宗商品應該會吸引到更多人的關注,或者參與到這邊來。

    關於大宗商品的未來,我覺得未來取决於兩個方面。一個方面來說,就是我們怎麽樣把大宗商品把它流通起來,我們叫把大宗商品動起來。動起來以後,其實我們資本市場,才有辦法去看見大宗市場。因爲來說,如果一個商品它是沒有流動的,它是價值上面來說很低的。比如說我們做股票來講,很明顯感覺到一個流通股跟非流通股,它的價值是完全不一樣的。

    所以來講,就是你要吸引到更多的人參與到這個商品交易上面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千方百計的就是想辦法把現在來說,大宗商品市場流通起來,讓更多人參與這裏頭,這個市場才自然會成爲一個這樣的市場。

    第二個來講就是大宗商品國際化是必然的,如果就是不做國際化的話,可能來講前途是有限的。

    其實來講就是從大的方向來去講的話,大宗商品也可以發展也可以成爲來說,我們未來中國發展的一個很大的一個的一塊吧。因爲來說就是我們中國是全球,全世界最大的一個工廠,對需求端,在原材料的需求跟我們成品的供應,也是全球第一的。

    所以它是有這麽一個基礎,可以來說做一個大宗商品的這個交易,作爲一個中心,或者是很大的發展的空間。

    第二個來說,就是說如果人民幣要做國際化的話,必須需要一個載體。美元爲什麽可以做國際化,怎麽樣可以替代英鎊的,它是靠石油。就是把美元透過石油走向國際,所以覺得來說我們在中國大陸而言,就是我們人民幣要走向國際的話,其實大宗商品是一個很好的這樣的一個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