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有金屬不應賣「蘿蔔價」


2013年1月14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稀有金屬的投資價值可歸結爲四個方面:價值回歸、供需緊張、成本上升以及抗通脹概念。

價值回歸是指一些以往被低估的資産回歸其真實價值的過程。稀有金屬的名字裏本身就有一個「稀」字,這代表了其儲量稀少,再加上用途廣,需求大,這些優勢本應令稀有金屬的價格高高在上。但事實却是,這些儲量甚至比黃金還少的寶貴資源却在資源市場中賣出了「蘿蔔價」。

稀有金屬中的鍺就是很好的例子,目前全球已探明的鍺儲量爲8,600噸,僅爲黃金儲量8.9萬噸的十分之一,但其價格却只有黃金價格的四十分之一。雖說兩種金屬的認知程度有差距,但儲量和價格上如此巨大的反差仍然讓人很難接受,類似的情况在稀有金屬市場中還有不少。價值低估帶來了升值的潜力,隨著政府的重視,政策的支持以及稀有金屬交易所和稀有金屬基金等投資管道的出現,稀有金屬「稀却不貴」的狀况正在逐漸改觀,開始慢慢體現出其真實的價值。

供需緊張分布不均

供需緊張是由稀有金屬的不可替代性以及資源分布不均帶來的。首先,稀有金屬的整體用量雖然無法和傳統工業金屬相比,但是却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被廣泛應用於特種鋼、超硬質合金和耐高溫合金等材料的製備,幷在電氣工業、化學工業、陶瓷工業、原子能工業及火箭技術等行業有大量的需求,是極其重要的工業原材料。

不同種類的稀有金屬具有不同的作用和特性,很難被其他原材料取代,高新科技日新月异的發展令稀有金屬的需求端不斷擴張。而供給方面,由於稀有金屬的分布極端不均,中國具有十分明顯的資源優勢,如稀土、鎢、銦、鍺、鋯等資源在中國的儲量均占全球總量的一半以上。

隨著中國不斷對上游生産企業進行整合,加緊對稀有金屬資源的戰略收儲以及日趨嚴格的出口限制,各國紛紛以不同的方式表達出對未來稀有金屬資源獲取的擔憂。在此環境下,預計供給端的增長將逐漸放緩甚至出現負增長,而需求却仍在快速增長。在供需關係緊張的行業大趨勢下,稀有金屬的投資價值將會越發明顯。

成本上升則是稀有金屬在政策規管和規範化發展的影響下,將面臨自身生産成本上升的趨勢,這也會帶動稀有金屬價格不斷攀升。隨著國家對行業的整合以及規章制度的出台,與環境相關的成本已經開始計入稀有金屬生産企業的生産成本當中,這就意味著過往作坊式的稀有金屬生産企業將會逐漸在市場中失去競爭力,更具規模和更具社會責任的大型企業將成爲行業的主流。環境相關成本的加入將直接提高稀有金屬的生産成本,也會傳導到需求端,造成稀有金屬資源整體價格的上升,這也是利好投資稀有金屬的一個重要因素。

最後,稀有金屬的投資價值還體現在抗通脹概念上。以西方發達國家爲例,美、歐、日三個主要經濟體目前都入不敷出,負債嚴重的境况。而解决的方法有三:開源、節流和貨幣貶值。開源增收是各國都喜聞樂見的,但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大環境下,其出現的可能性較低。而節流减支雖然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財赤問題,但對於這些長期實行高福利制度的國家來說絕非易事。因此,透過增加貨幣供應讓貨幣貶值是各個經濟體唯一現實可行的方法。

稀缺資源可抗通脹

貨幣貶值必定導致通脹,蠶食群衆的購買力,而對抗通脹的最佳方法便是購買像黃金、白銀和稀有金屬等具有保值功能的稀缺資源。

綜上所述,稀有金屬升值潜力大,是一個獨特且難得的投資機會。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