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投行若以人匯結算倒逼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2015年4月30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隨著57個創始成員國名單的正式公布和確立,亞投行正式浮出水面,登上世界的舞台。

雖然接下來還面臨著圍繞各方利益所展開的複雜談判與博弈,但自2013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出訪東南亞時首次提出建立亞投行的動議後,僅僅18個月的時間就取得如此巨大的國際影響力與實際推進成果,作爲亞投行主要發起國和可能占有33%股份的第一大股東中國來說,無疑已是一個十分理想的成果。

中國或出資33%成最大股東

接下來,中國在亞投行成員中的斡旋任務依然艱巨,包括章程擬定、治理架構的制定及産生、結算貨幣的選用等都將大費周章,而這其中,結算貨幣頗受關注。根據《環球時報》的消息,中國政府已制定策略,如果各成員同意,將鼓勵人民幣漸進成爲亞投行的結算貨幣。

其實亞投行自組建伊始,就帶有濃烈的「去美國化」的意願,因此,逐漸脫離美元的控制,在區域內漸進形成其他貨幣的結算體系是有其必然性與必要性的,而人民幣正是最佳選擇之一。

亞投行的建立,基於中國一帶一路全球區域性經濟戰略的構想。可以說,亞投行是緊密服務於一帶一路區域經濟戰略的。而中國無論是從經濟總量上來看,還是對外貿易額度來看,在一帶一路經濟圈中的占比是最高的,再加上中國又是亞投行的發起國,人民幣成爲亞投行結算貨幣擁有强大的經濟規模支援和對外貿易需求支撑。

從股東出資層面來看,根據各方預測,若亞投行按照亞洲國家和域外國家7:3以及按照GDP規模的出資模式,中國有可能出資33%幷占有同比例的亞投行股份,當仁不讓成爲第一大股東。出資多,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就意味中國在亞投行裏的資本金最多,也就意味未來中國在亞投行貢獻的資金來源可能最大。因此,人民幣成爲亞投行結算貨幣也具有一定的天然屬性。

多國貨幣具備結算貨幣條件

當然,所謂人民幣成爲亞投行結算貨幣的說法其實不準確,實際上更加現實的說法應該是人民幣成爲亞投行的結算貨幣之一。

從全球經濟貿易結算儲備貨幣看,美元、英鎊、歐元、日圓、瑞郎等都約定俗成爲儲備結算貨幣。IMF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中也包含美元、英鎊、歐元和日圓四種貨幣。那麽亞投行的結算貨幣當然不可能只有人民幣一種,從認受度和延續性角度來考慮,包括美元、歐元、日圓等多種貨幣成爲結算貨幣都將是必然的,人民幣只是可能成爲亞投行結算貨幣的選項之一。

不過,哪怕只是成爲亞投行結算貨幣之一,人民幣國際化的道路也可向前邁進一大步。亞洲作爲新興經濟體彙聚的區域,具有十分巨大的成長性和資金需求。

宜加速推進人民幣自由兌換

IMF測算,從2010至2020年,在亞洲基礎設施投入將超過8萬億美元,折合每年逾8,000億美元的投資,這塊蛋糕對於任何經濟體來說都是十分誘人的。而衆所周知,基礎設施建設正是中國最擅長的,無論是道路橋梁還是隧道施工,機場地鐵還是港口碼頭,現在還要加上享譽海外的高鐵,這些都是中國的强項,也正是一帶一路覆蓋的許多國家所需要的。

如果亞投行內部可以實現人民幣的自由兌換,那麽亞投行的成立以及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將可爲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帶來難以估量的乘數效應。

當然,從美好的遠景回歸到現實,美國龐大的經濟總量和美元長期以來世界貨幣的强勢地位仍將使得美元有最大可能成爲亞投行的主要結算貨幣。同時,人民幣成爲亞投行結算貨幣也不能操之過急,還需要一個漸進的過程。擺在眼前最現實的問題和阻力就是,人民幣目前完全沒有實現自由兌換。國際貨幣結算無論是從貿易需求的層面還是從金融層面的需求來看,其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及時、高效、快捷、完全市場化的自由兌換。那麽如果一種貨幣連自由兌換都無法實現,那麽又要如何使其成爲國際化金融機構的結算貨幣?

因此,與其說亞投行的成立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倒不如說是亞投行成立帶來的遠景需求,倒逼人民幣加快國際化改革。只有攻克資本項目下自由兌換的堡壘,徹底完成利率市場化改革,實現人民幣完全可自由兌換,那麽人民幣在充分自由競爭和市場化的流動下形成的利率、匯率價格才是真實公平合理的。

從這一角度來看,加速推進人民幣自由兌換的國際化進程絕不僅是爲把人民幣納入亞投行結算貨幣而推進的短期目標,而是應當將其視爲中國金融改革的內在需求來認真看待的長遠規劃。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