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給側改革力促經濟轉型


2016年1月21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2015年11月10日,習近平主席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上首次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一說法,在之後的九天裏,中央四提「供給側」。

2015年歲末橫空出世的「供給側」一詞,迅速成為經濟領域的高頻、高端詞彙。那麼供給側和供給側改革究竟是甚麼意思?

供給側是相對於需求側而言的,比起供給側,需求側可能更加為人所熟知,人們常說的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投資、消費和出口」就是需求側。而與之相對的,生產要素和生產效率這兩個核心要素就是供給側。生產要素包括勞動力、土地、資本等,生產效率則包括政府管理、生產技術、科技水平等。

盲目擴張帶來產能過剩

雖然許多經濟學家一再強調供給予需求很難分而論之。簡而言之,所謂供給經濟學就是相信供給決定需求,或者說供給創造需求;而需求經濟學則認為需求決定供給,或者說需求拉動供給。對於這兩者孰對孰錯,其實根本無法評判,在不同的時期這兩種理論必然會帶來不同的結果,而眼下的中國,恰恰就處於需求經濟學使用過度的情況。

自金融海嘯以來,中央政府一直採取寬鬆的政策,試圖通過刺激需求端來拉動經濟增長,這一做法雖然取得了一些成效,但也帶來了十分嚴重的後遺症。因為在「需求經濟學」中,寬鬆的貨幣政策會更加傾向資本密集型產業,而在政策創造的「虛假」繁榮中,這些資本密集型企業會誤以為市場需求將繼續強勁,為了防止產能短缺,他們大多會加大投資,但實際上,未來他們將會面對的,不是行業的增長而是需求的衰退。在這樣的情況下,資本密集型行業的盲目擴張在帶來經濟結構失衡的同時,也會帶來嚴重的產能過剩。

一般而言,當經濟中存在包括基礎設施和房地產在內的過剩產能時,決不能用新一輪的財政和貨幣刺激來試圖解決問題,因為那無異於飲鴆止渴,是在用明天更多的過剩消化今天的閒置產能。這用經濟學中的邊際效益這個概念就可以解釋,眼下的中國,政府投資拉動的經濟效益愈來愈低,早已是不爭的事實,其實在中國用四萬億元刺激政策硬挺過了金融海嘯後,就已經進入了這樣一個不斷透支未來需求的尷尬境地。因此,在這樣一個時刻,中央提出「供給側」改革的思路,自然能夠得到市場更多的認可和肯定。

此次由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供給側改革,原話如下「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着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從這句話中不難看出,中央未來工作和改革的重點也已不再是邊際效率愈來愈低的資源和資金投放,而是從效率和質量入手,推進供給端改革。舉個也許並不算十分恰當的例子,供給側改革就好比過去的中國是在通過打折和促銷來刺激客戶購買他們並不太需要的劣質產品,而現在則是通過精工細作的技術革新生產出優質的產品吸引客戶自願購買,相信在囤積了大量超出使用需求的劣質產品後,更多的客戶將會傾向於購買賣相更佳的優勢產品。

改革須官商及市場配合

那麼如何能夠生產出更加優質的產品呢?開篇曾經提過,供給側包括生產要素和生產效率,眼下的中國,比起加大生產要素的投入力度,提高生產效率可能是更加合適的選擇。而提高生產效率的方式方法又涵蓋了很多層面的政策。

有些政策政府早已提出,比如讓市場在配置資源中起絕對決定性作用、政府簡政放權、促進產業優化重組等等,有些政策則是政府新近提出,比如促進產能過剩有效化解、降低企業稅負成本、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等等。但這些政策無論是早已提出還是新近提出,供給側改革的實現既需要企業和市場的努力也需要政府和監管部門的配合。提升技術和不斷創新必須依靠市場和企業去推進,而為市場和企業創造更加適宜的制度環境和更加廣闊的創新空間則需要政府的努力,缺一不可。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