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GDP造假 推斷說不過去


2016年1月28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2016年1月19日,國家統計局發布了2015年中國全年GDP為67.7萬億元人民幣,較2014年增長6.9%,經濟增速25年來首次跌破7%。

6.9%這個數字剛好卡在「7%左右」的政府目標內,也沒有超出大多數機構經濟學家的預期。就是這樣一個頗有討巧之嫌的數字招來了市場對資料真實性的質疑。

鐵路運輸發電量指標作用減

通過鐵路貨運量和發電量等資料來評估經濟的實際運行狀況是不少海外機構研判中國經濟走勢和經濟指標真實性的重要工具,李克強總理也多次提及這一方法的客觀性和真實性。而此次質疑中國GDP數字真實性的聲音中,絕大多數就是採用了這一方法,根據這些機構掌握的資料,他們認為中國鐵路運輸量、卡車裝貨、水泥消費、鋼材消費、出口、天然氣消費、電力消費這些資料指標所反映出的實體經濟運行狀況,與中國GDP6.9%的經濟增長率並不相符。

慣常而言,這些質疑中國GDP增長率真實性的聲音是有其合理性的,根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副部長陳昌盛的解讀,這些機構大多是根據中國能源消費與GDP的歷史關係、中國主要工業產品產量與GDP的關係或是根據各種編制的經濟同步指數與GDP的關係來校定GDP的真實增長率的,這些方法在過去大多行之有效。但2015年與以往的不同之處在於中國開始從經濟結構相對穩定的時期,進入經濟結構的轉型期。而根據歷史經驗來看,這些資料校定的方法,在經濟結構發生變化時,往往會產生較大的偏差。

眼下的中國正處於增長速度換檔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三期疊加特殊時期,恰恰正是經濟結構出現不同以往的轉折性變化時期。2015年相比過去的幾年,發生了很多標誌性的轉捩點,比如鋼鐵生產自2000年以來首次出現負增長;水泥產量自1990年以來首次出現負增長;發電量和用電量出現了自1978年以來首次零增長;外貿出口下降2.8%,是2009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首次出現負增長;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速降至10%,為1999年以來的最低水準。

服務業成為拉動經濟大產業

與此同時,第三產業保持8.3%較快增長,增速高出第二產業2.3個百分點;最終消費支出拉動GDP增長4.6個百分點,貢獻率達到66.4%;第三產業佔比超過50%,服務業首次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第一大產業等。上述種種都在表明中國經濟正在發生重大的結構變化。

從歷史經驗來看,在工業化的前中期,經濟增速與工業密切相關,工業增加值與GDP的相關度很高,在這樣的環境下,用與工業製造直接相關的資料指標都能較為準確地預測GDP增速,但進入工業化中後期之後,工業在經濟增長中的地位和比重將開始大幅下降,預測GDP增速的方法自然也要進行調整。

另外,從能源消費的角度來看,西方發達國家歷史上也遵循着一個能源消費的「倒U」曲綫的規律。在工業化前中期,單位GDP能耗會明顯上升,此時處於倒U曲綫的左側,用能源消費量預測GDP增速一般都能得到較為準確的結果。而隨着工業化進程的推進,單位GDP能源消費強度會開始下降,當經濟處於倒U曲綫的頂部或右側時,繼續沿用過去的歷史關係來檢驗GDP增速自然也就不再準確了。

綜上所述,即使依舊不能斷言中國公布的2015年GDP資料中不含任何水份,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通過老辦法去推斷中國GDP造假,肯定是說不過去的。

其實自習李班子上台後,一直在不斷強調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新常態所隱含的意義中,除了意味國家經濟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周期,同時也是在宣告不能再用原有的思維和習慣去看待中國經濟的發展。上周提到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在新常態下中國宏觀政策做出的一個重大轉型。

此時用2015年經濟資料再來重觀三駕馬車在中國宏觀經濟中的作用,就會發現供給側改革的提出確實有其重大意義。投資拉動的邊際效益愈來愈低、外部環境不佳出口貿易逐漸下滑、內需消費雖然動力強勁,但「中國製造」的產品品質卻難以滿足國民消費需求,在第十三個五年計劃中,中國經濟要想再次實現突破,繼續依靠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刺激需求,大肆進行重複性建設,肯定是行不通的,甚至很可能會對經濟發展起到負作用。

以供給側改革帶動經濟增長

未來經濟增長的核心動力將是如何通過結構性的改革,破除經濟增長的障礙,提升潛在增長率,也就是如何做好供給側改革,提高生產要素的使用效率和生產水準的技術含量。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