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通打造全球大宗商品新格局(二)


2016年2月11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上周提到,我非常贊同港交所(00388)總裁李小加所建議的,採取先現貨後期貨的發展路徑,來發展大宗商品交易市場,因為現貨是期貨和衍生品的基礎和根本。我也贊同中國大宗商品交易市場整體呈「小、散、亂」的特徵,因為中國資本市場發展只有短短25年,還有很多亟待改善的地方。

清理整頓過後更健康發展

坦白而言,中國大宗商品交易市場還存在許多問題,期貨和現貨市場完全割裂,期貨基本不服務實體經濟,近乎淪為賭場,現貨市場被僵化的法律法規所限,不是交易模式趨同、收入模式單一,就是鋌而走險游走在監管邊緣的灰色地帶。但這些並不意味中國沒有經營規範、公開透明、服務實體的優秀現貨交易市場。

熟悉中國大宗商品交易市場的朋友都知道,自2011年始,中國由國務院牽頭,開始了對大宗商品現貨交易市場的清理整頓。2011年以後新成立的交易場所都是按《國務院關於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切實防範金融風險的決定》和《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清理各類交易場所的實施意見》的相關規定,並由省級人民政府審批,且接受省金融辦或商務委嚴格監管的交易市場。而2011年以前成立能夠保留至今並繼續運營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場,更是經過由中國證監會牽頭的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部際聯席會議(聯席會議)檢查驗收的合格交易場所。而要說這個部際聯席會議的來頭可就大了,它幾乎涵蓋所有國家級的監管部門。

部分交易市場甚具代表性

在這樣的嚴格管理和層層篩選之下,雖不敢說中國大宗商品現貨交易市場已白璧無瑕,但要想從中選出一些具代表性的規範、先進的現貨交易市場,絕非難事。比如江蘇無錫的一個金屬交易所,其平台的鎳成交量遠超上海期貨交易所和LME的鎳成交量,年交易量穩居全球第一;浙江余姚的一個塑膠交易所,通過交易平台的帶動,把一個既沒上游生產、又沒下游需求的小城鎮,打造成為全國塑膠交易集散的第一大地區;廣西的食糖交易市場,完成了全國三分之一白糖的交割;四川瀘州的一家白酒交易市場,則成功彙集整個四川的基礎酒在其平台進行集散交易。因此,行業的清理整頓雖意味行業曾經混亂和落後,但也同時意味行業的新生和發展。當然,中國大宗商品交易市場跟國際市場無論是在制度、理念還是技術上都還存在巨大差距,但市場的規模就是中國大宗商品發展的最大優勢,經過清理整頓後的行業必將得到快速健康的發展,銀行、證券、基金、保險、信託和期貨這些資本市場子行業的發展歷程就是最好的例證。

談完了交易場所的發展和變革,接下來談談市場的參與者。之所以選擇在這個時間點來討論大宗商品交易市場的發展,除了認為交易場所已在清理整頓之後和經濟需要之下進入一個發展的黃金時期,市場參與者對市場需求和認同的日益增加也是支撑大宗商品交易繼續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投機者成發展過程受益者

對於大宗商品交易市場的參與者,可以粗略歸為三類,生產商、消費商和貿易商。生產商和消費商的需求相對比較單純,他們實際上就是大宗商品的上下游企業,他們作為商品的供需雙方,雖然有時存在風險對冲的需求,但核心訴求是對接供需進行交易,因此對於交易市場和交易平台有着巨大的真實需求。在沒有電子交易平台的時代,買賣雙方對接供需往往要通過層層中介機構,因為在對接的過程中存在資訊不透明,所以交易成本很高,而通過交易市場和交易平台,供需雙方可直接對接資訊,既降低了交易成本又控制了交易風險,所以一般而言只要交易平台規範運營且具有一定的流通性,生產商和消費商都有很大的參與意願。

情況較複雜的是貿易商。貿易商又可簡單歸為三類,中介服務商、投資者和投機者。其中中介服務商或會是大宗商品交易市場發展過程中最大的直接受害者。因為交易平台的功能就是替代中介,去除中間環節,令交易流程扁平化,因此中介服務商的生存空間會在交易市場發展的過程中被大幅擠壓。狹義而言的投機者應算是交易市場發展過程中的受益者。他們參與市場的動機更單一,只要市場規範,且能提供做空和做多的雙向操作管道,同時具備足夠的市場流動性,他們就會很樂於參與到交易市場中來,交易市場的發展為投機者們提供了更便捷的投機方式和管道,投機者會樂見其成。下周續。(三之二)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