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明確目標 中國經濟形勢不俗


2016年3月10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每年的三月,中國的兩會都會受到舉國矚目,甚至最近幾年,就連海外媒體都對兩會傾注十分的熱情。

今年的3月3日和3月5日,政協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四次會議和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分別在北京如期召開,而今年的兩會比起以往,最值得關注的,就是新常態下中央對經濟形勢的研判和展望。

彈性增長目標浮出水面

在人大會議上,李克強總理按例宣讀了政府工作報告,對2015年的政府工作作出了總結,並對2016年的工作制定了目標和計劃。其中,備受關注的2016年GDP目標也浮出水面,政府工作報告中,對經濟增速給出了6.5%至7%的彈性增長目標。這是繼2015年把經濟增長目標定在「7%左右」之後,中國第二次採用彈性增長目標。而自2014年來,對中國經濟是否會硬着陸的爭論就一直未曾停歇,新經濟增長目標一公布,就再次引起了國際輿論的熱議。

中國GDP增長傲視全球

誠然,中國經濟增長在過去的三年間,從7.7%到7.4%,再到6.9%,2015年已經創下了25年來最慢經濟增速的紀錄,但這並不意味着中國經濟增長已經難以為繼。恰恰相反,新的經濟增長目標即使是6.5%的增長下限,放眼全球也是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數字,甚至對於許多陷於經濟困境中的國家來說,說是夢幻數字也不為過。

此外,中國今年是首次把經濟增長的目標,從一個具體的數字調整為區間範圍,這相比過去也稱得上是一個很大的進步。為經濟增長設定下限是保障國家整體經濟發展的相對持續和穩定,而為經濟增長設定上限則是降低了以往GDP考核制帶來的增長泡沫,為國家經濟結構轉型和深化改革提供足夠的空間。

其實,回看發達國家的市場軌迹,沒有任何一個經濟體能夠永遠保持高速增長,中國近30年的雙位數字增長已經是一個奇迹般的存在,當經歷了這樣長時間的高速發展後,從量到質的提升是必然的邏輯性回檔。

熱點詞彙透視達標路徑

經濟增長的目標明確之後,隨之而來的問題自然就是如何實現。談到具體的實現路徑,可以用兩會期間的一些熱點詞彙來概括和總結。

首先,必須要提到的就是「供給側改革」。筆者曾在前幾期的專欄中討論過供給側改革,作為國家最新提出的發展改革方向,「供給側改革」無疑成為了兩會中的熱點詞彙之一。而供給側改革簡而言之,就是「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這5個要點,希望把原來粗放型的經濟發展模式,轉向集約型的經濟發展模式。

其次要說的是,「中國製造2025」。「中國製造2025」這個命題是在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提出的。如何更好地落實,也成為今年兩會的重要討論話題。中國一直是製造業大國,但從來都不是製造業強國,未來中國製造升級為中國創造的過程,也會成為一個拉動經濟增長的新引擎。

另一個是「互聯網+」。互聯網+早已不是甚麼新詞彙,但依然是當下中國經濟領域中最紅的名詞,同時也是兩會期間的熱詞。目前互聯網作為資訊能源的基礎設施地位明顯,像水和電一樣融入人民生活,融入各行各業,並催生出各種全新的業態,在政府推動和市場主導下,電訊業、製造業、軟件業等一齊參與到互聯網+的融合發展進程中,為國民經濟建設開闢了一片新的領域。

此外,還有創新創業。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是李克強總理提出的,在兩會期間也受到了很大的關注,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技術的普及和應用,降低了創業的邊際成本,促進了更多創業者的加入,這不僅帶來了新的經濟發展動力,同時還大幅緩解了大學生的就業問題。

認真執行必見柳暗花明

最後是體制改革。通過簡政放權的推進,釋放改革紅利,簡政放權對於釋放市場活力、激發社會創造力、促進對外開放、提高政府效能等,都具有巨大的正面影響力。政府的改革愈深入,釋放的市場活力就愈大,改革紅利對經濟的推動作用就愈明顯。

回到中國經濟的現狀上來,毋庸諱言,中國經濟轉型的確存在困難和挑戰,也積累了一定的矛盾和風險,在「三期疊加」的大環境下,經濟整體確實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然而,引用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的一句話,「困難和挑戰並不可怕。中國的發展從來都是在應對挑戰中前進的,沒有過不去的坎。」中國的經濟增長雖然有所放緩,但其增長品質和增長速度依然遠超全球絕大多數國家,只要能夠經受住經濟結構轉型帶來的陣痛,按照兩會議定的工作重點認真執行,那麼毋須山重水複之際,便可有柳暗花明之時。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