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改增減稅拉動內需


2016年3月17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隨著2016年3月5日李克强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的正式宣布,試點近5年的「營改增」終于瓜熟蒂落得以全面實施。

同時,根據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除了「從5月1日起,營改增將試點範圍擴大到建築業、房地產業、金融業、生活服務業,並將所有企業新增不動產所含增值稅納入抵扣範圍,確保所有行業稅負只减不增」以外。還提出了「取消違規設立的政府性基金,停徵和歸幷一批政府性基金,擴大水利建設基金等免徵範圍」,以及「將18項行政事業性收費的免徵範圍,從小微企業擴大到所有企業和個人」這兩項。如果上述政策得以切實實施,2016年將比改革前減輕企業和個人負擔5,000多億元(人民幣.下同)。

不同于過去多年的「結構性减稅」的提法,今年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了「確保所有行業稅負只减不增」的說法,這實際上表明今年政府開始了一場「全面减稅」的攻堅戰,是從總的稅負比重上設置一個政府稅收收入的上限,這比起以往「結構性减稅」的說法,明顯更加有誠意。

2014年財政收入逾14萬億

從客觀資料來看,中國的宏觀稅負確實很高,以可查的2014年資料為例,2014年全國一般公共財政收入超過14萬億元,刨除其中10%左右的非稅收入,中國也幾乎達到了人均萬元稅負的水準,如果再結合人均收入水準來看,中國宏觀稅負之高早已成爲了不爭的事實。而全面减稅的推進則可以很大程度上遏制政府收入增長高于居民收入增長,將宏觀稅負控制在合理水準,爲企業减負,鞏固中國經濟增長的內生動力。

為了推進全面减稅,鞏固經濟增長,中央更表示將增大財政赤字,用短期財政收入的减換取經濟發展的持續。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强總理表示擬安排財政赤字2.18萬億元,比2015年增加5,600億元,增加的部分將主要用於減稅降費,減輕企業負擔。財政赤字的增加表明了國家對全面减稅的决心,也爲「確保所有行業稅負只减不增」提供了足够的空間和可能性。

其實從根本上來看,全面减稅也是中國正在經歷的經濟結構轉型中的重要一環。一直以來,中國穩定經濟增長的方式都是政府投資拉動,但隨著資金效率的下降,依靠政府投資拉動經濟增長的成本愈來愈高。而全面减稅可以通過市場流通效率的提高,改善企業盈利水準,進而帶動社會就業,提高員工收入水平,促進消費需求和消費能力,是還富于民的有效手段之一。而內需作為拉動經濟增長的幾個要素中內生動力最强、最具持續性的要素,正是中國經濟結構轉型的核心目標。

營改增今年全面推出

但必需要說的是,雖然本文一直在强調政府開始大力推進全面减稅,但幷不意味著全面减稅是可以一蹴而就的。恰恰相反,全面减稅在今年只是開了一個頭而已,有人將2016年稱爲全面减稅元年,筆者以爲這一說法十分合適。今年的兩會只是宣布了營改增的全面普及,而增值稅、消費稅、企業所得稅和個稅,却都未曾明言。但實際上,綜合全部稅種,進行稅率簡化、稅基調整、稅率重設、增加成本扣除空間等一系列改革,才能真正稱得上是全面减稅,也就是說,全面减稅的實現絕不是依靠某一單一稅種的調整或個別稅費的减免就能實現的,全面减稅最終指向的是新稅制的改革,是確保企業的宏觀稅負真正意義上的降低。

因此,雖然可以預見今年全面普及「營改增」會是一場硬仗,但要說今年就能實現全面减稅仍然不太現實。對于整體稅制的改革,財政部部長樓繼偉也表示「很慚愧」,認爲「稅制改革比預計慢了一點」。他在新聞發布會上說,「目前地方稅體系正在建設,房地産稅在立法階段,個人所得稅改革也提出方案,其餘地方稅的改革也在進展中。對于複雜的財稅體制改革,財政部做頂層設計,但涉及國家治理不是財政部一家能解决的,需要大家合理推進。」

可見,全面减稅的實現和稅制改革的完成還需要耐心地等待,但中央的態度十分明確,决心十分堅定,從經濟發展趨勢來看,以財政减收換取個人可支配收入的提高,換取産業結構的優化,換取現代服務業的快速發展,也是十分明智的選擇,糾結于從現有的蛋糕上分走多大的份額,而專注于將未來的「蛋糕」做大、做優,這才是政策制定者應有的胸懷。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