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被降評級不必過慮


2016年4月7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在剛過去的3月份,穆迪和標普兩家國際評級公司先後把中國主權評級展望由「穩定」調整至「負面」。

針對評級下調,兩家評級公司分別給出理由。穆迪所持的原因是中國政府負債加重、外匯儲備下降以及實施的改革存在一些不確定性。中國可能會出現經濟增長、推進改革、市場穩定的政策「三難困境」局面。

標普則認爲,中國經濟再平衡的推進可能慢於之前的預期,料中國政府和企業杠杆率將惡化,中國的投資在GDP的占比將維持較高水平,信貸規模增長也持續高於GDP增速,且信貸增速將繼續加快,這些都會對經濟産生負面影響。

國際評級公司先後下調對中國信用評級展望,一定程度上預示中國的經濟發展存在風險,那麽這會對中國經濟産生怎樣的影響,中國的經濟又到底是否面臨著這些風險呢?

樓繼偉:對經濟影響有限

對此,財政部給出了非常强硬和直接的回應。首先,是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6年會上高調表示:「我們幷不是特別care他那個評級,不用給他們『拜碼頭』。」他列舉三點指出評級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十分有限。第一,無論是國內還是國際市場,和中國股權債務相關的一些指標都沒有因爲評級下調而發生明顯變化。第二,國際市場上幷沒有出現類似大幅做空中國的一些相應舉動。第三,希臘出現債務危機幾乎危及國家主權,這麽大問題發生,當時希臘的主權評級還高於中國。

緊接著,財政部副部長史耀斌在4月1日表示,穆迪、標普把中國主權信用評級展望調整爲「負面」,主要是對中國地方債有擔心,對中國能否順利去産能、能否進行結構性改革等有擔心。但這些問題實際上是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中國經濟面臨的困難,低估了中國推進改革、應對風險的能力。

從中國經濟發展的實際狀况來看,即使是在全球經濟整體復蘇疲弱的背景下,中國經濟依然實現較高增速,2015年中國GDP增速爲6.9%,而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25%。

政府加杠杆助企業去杠杆

其實拋開評級機構那些「虛實參半」的降級理由,此次下調中國評級的最主要原因可以簡單歸結爲評級機構對中國經濟發展趨勢看不懂和看不清。而財政部這次如此有底氣的回應態度,恰恰就是因爲他們更瞭解中國經濟未來的走勢,不僅知道中國經濟的問題在哪裏,而且國家層面也已提出了應對的辦法和改革措施。

從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就可以看出。未來一個階段,政府工作的核心是通過政府適當加杠杆來實現企業去杠杆。誠然,中國近年的政府債務,尤其是地方債務增長較快,但總體而言,政府債務只占GDP的約40%,這在世界主要經濟體中仍屬￿較低水平,距離60%的警戒綫也還有相當的空間。

但中國企業部門的整體負債率却相對偏高,存在去杠杆的必要,政府資料顯示,目前中國實體經濟企業資産負債率約爲60%,這一水平要高於多數發達國家。自2009年4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刺激政策以來,中國的企業負債率急升,尤其房地産和基建相關領域,負債率升速更遠超其他行業。因此,比起政府負債率,企業部門的高杠杆其實蘊藏著更大的債務和金融風險。所以,通過政府部門適當加杠杆實現企業部門的去杠杆是非常正確且迫切的經濟發展需要。國策也開始向這一方向傾斜。

從國家層面來講,要達到爲企業减負、爲改革買單的目的,財政吃緊和政府負債率的提高是必然結果,但在政府加杠杆的同時,若能切實减輕企業負擔,增加企業經營活力,那麽企業部門的債務杠杆率就自然有所下降和緩解,而這才是中國經濟持續發展的原動力所在。

標普也肯定中國增長前景

實際上,標普雖然下調中國經濟展望評級,但在其報告中也承認,看到了中國經濟增長前景及强勁的外部指標,預計未來三年內中國經濟的年增長率將維持在至少6%。其實就個人而言,這句話的含金量很高,足以說明很多問題。

對於評級機構來說,想要下調評級總能找到各種理由,只要擔心一個你可能發生的風險就已足够,但在下調評級這樣負面的報告中依然承認中國經濟增長的確定性,這恰恰說明即使是存在風險因素,但中國經濟發展的穩定性和成長性仍將處於全球領先行列。因此,下調中國主權評級固然是因爲中國未來的經濟發展中存在一些不穩定因素,但這絕不代表中國經濟將面臨失速或硬著陸風險。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