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債務問題壓力未减


2016年6月23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本月16日,中國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披露了中國債務的最新資料,截至2015年底,中國債務總額爲168.48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全社會杠杆率爲249%。其中,非金融企業部門的債務問題比較突出,債務率爲156%。

上述數字與此前一些市場機構研究報告中給出的統計結果十分吻合,也預示出中國債務問題存在較大壓力。中國龐大的債務一直是各方關注的焦點,更對金融市場的發展帶來不穩定因素。根據經驗,當信貸規模以超出合理區間的速度擴張時,通常會令金融市場動蕩。

穆迪報告表示擔憂

穆迪在4月底一份報告,就對中國的債務和杠杆問題表示了擔憂,穆迪認爲中國影子銀行的不斷擴張帶來了銀行監管體系之外的系統性風險,而寬鬆的貨幣政策不僅沒有流入實體經濟,反而通過高杠杆加重了非金融企業的債務壓力。

那麽中國的債務問題到底有多嚴重呢?下面綜合一些市場觀點進行簡單剖析。首先是債務組成,根據2015年的資料,在債務總額中,居民部門負債爲GDP的40%,政府負債爲GDP的56%,非金融企業部門負債爲GDP的149%。不難看出非金融企業部門負債是中國目前面臨的主要問題。2015年公司債務總和是100.9萬億元,占據總債務的60%,更糟糕的是,在經濟增長放緩、外部需求疲軟的大環境下,公司債務違約不僅已經發生,且違約案例還在上升。

其次來看看與其他經濟體的比較。就絕對值而言,中國占GDP比例245%的債務,相比發達國家占GDP比例267%的平均水平要低。然而,與發展中國家相比,中國的債務占GDP比例幾乎是最高的。更值得關注的是,中國債務水平的增速無論是與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相比,都是最快的。儘管中國在後全球金融危機時代經濟增長最快,但其代價是更快積累的債務。

根據市場其他機構的測算,在總體經濟環境不佳的大前提下,會有超過20%的工業貸款、8%的服務業貸款、10%的房地産貸款、3%的農業貸款、10%的其他行業公司貸款、3%的個人消費貸款、5%的家庭貸款,將成爲不良貸款,那麽粗略預計,中國整體的不良貸款比率將爲8.5%左右,這也與IMF的預測相符。如果把8.5%作爲不良貸款比率,乘以168萬億元未償還債務,整體不良貸款將達14萬億元。若根據經驗假設60%將不能回收,那麽整體壞帳將爲8.4萬億元,爲2015年GDP的12.4%。債務問題確實幷不樂觀。

中國有力應對危機

當然,中國也具備一些手段去應對可能出現的債務問題。根據中國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測算,2014年底中國全部主權資産爲227.3萬億元,主權負債124萬億元,實際資産淨值爲103.3萬億元。如果再把土地等流動性較低、隨著經濟狀况變化可能難以變現的資産扣除掉,高流動性的主權資産淨值約爲28.5萬億元。比照上面得出的8.4萬億元的潜在壞帳來看,中國高流動性的主權淨資産,足以應對兩至三次大型金融危機。這意味即使債務發生一些問題,也可以在不對國民經濟産生重大負面衝擊的條件下,有序地解决。

另外,中國外債率僅爲3%,這意味即使發生問題,也可以在不依賴國際因素的條件下處理,不會産生顛覆性、灾難性的危機。

在此基礎上,中國的債務問題還有一個特點,由於國企享受了不同形式的顯性或隱性的政府信用擔保,從而在信用市場獲得更多的額度,而國企、國有銀行、地方政府、中央政府事實上是同一個主權人,西方國家不可能對私營企業施以援手,但國企是國有資産,可以通過國家的其他途徑彌補國企的虧損,雖然幷不是甚麽值得誇耀的手段,但也從某種意義上,降低了債務風險。

認識要點解决問題

從實際解决手段來看,要想解决債務問題,有幾個要點需要有清晰的認識。

首先,是要徹底拋弃傳統的寬鬆政策來刺激經濟增長的做法。其次,債轉股雖然會有一定的負面影響,但基於市場力量而非行政力量的債轉股,仍然是降低債務比例的有效方式。第三是不良貸款展期是不可避免的,但應當允許國企的適度違約,幷由其控股公司和投資者共同承擔損失。

此外,即使債務問題尚在可控範圍內,但這一問題必須認真嚴肅地對待,任其蔓延必然會嚴重影響經濟轉型和經濟結構調整。

最後,必須時刻牢記的是,解决債務問題無論采取甚麽手段和方式,其核心都是在用優質資産填補不良資産,這必然會導致社會淨財富的减少,對經濟發展有百害而無一利,絕不能等閑視之。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