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製造業轉型迫在眉睫


2016年7月7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中國海關總署公布,以美元計價5月出口同比下降4.1%,降幅進一步擴大,反映整體外需仍疲弱,5月進口同比微降0.4%。要實現全年「進出口回穩向好」的目標仍面臨不小壓力。

外貿形勢差下行壓力大

中國商務部發布中國對外貿易形勢報告稱,3月份以來貿易呈向好迹象,貿易條件繼續改善。外貿發展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取得新進展,但2016年外貿形勢嚴峻複雜,下行壓力大。

盡管商務部重申要提高利用外資綜合品質,續放寬外資准入,擴大服務業和一般製造業開放,通過差異化政策引導加工貿易向中西部轉移,盡可能把東部地區轉移的加工貿易留在國內;隨着房價、物價、稅收、人工的飛漲,「中國製造」已不再享低成本優勢。外資製造業撤離中國已非新鮮事。僅過去一個月內,就有多家全球知名製造業準備或宣布撤離中國。

5月10日,富士康在印度買下1,200公頃土地,將投資100億美元興建新的製造廠全用於生產iPhone。富士康擬2020年前在印度建設10至12座工廠,超過100萬員工。隨後,蘋果CEO庫克表示要把現有蘋果生產綫和服務都搬到印度,他認為如今的印度市場就像是十年前的中國。

5月27日,飛利浦照明在荷蘭阿姆斯特丹證券交易所上市,市值30億歐元,成為全球最大獨立照明生產商。但讓人意外的是,5月31日,飛利浦位於中國深圳的全資子公司飛利浦燈飾製造(深圳)宣布解散。根據深圳飛利浦燈飾在公告中披露,因成本上揚,業務惡化等諸多困難,盡管公司採取各種措施,但未能扭轉局面。飛利浦關閉深圳工廠應與其照明板塊獨立上市後,需要提高資產盈利水平有關。

5月30日,珠海及成通訊科技股份宣告倒閉。自此,這家全球最大的手機金屬外殼OEM加工商在中國內地的工廠悉數關閉,「中國製造」大家庭又少了一家高端製造企業。2014年底,及成集團率先關閉位於昆山的工廠,全力退到珠海工廠。但隨着製造成本上漲和客戶定單減少,及成最終未能守住在內地的最後一個據點。另日資的低端製造企業正調整對華投資,關閉在華工廠或進行業務清算。

人工成本漲企業紛撤離

新一輪高漲的房價,以及人工成本加重,已導致很多企業撤離中國,轉移到成本低廉的東南亞或印度等地區。德勤的資料顯示,2005年以前,中國製造業的勞動力成本甚至低於印度。但到2015年,中國的成本已是印度的約2倍。

製造業企業同時面臨內部挑戰和外部環境變化的雙重壓力。從企業內部看,生產成本上升、研發投入不足、生產組織方式較為傳統都是目前亟待解決的問題。從外部環境看,消費者、技術、產業形態都在發生顛覆性變革。高端製造業向發達國家回流,低端製造業向東南亞和印度等地區轉移,中國本土製造業企業也面臨倒閉風險。

那麼,如何改善中國製造所面臨的窘境呢?人工成本的優勢使得東南亞和印度製造業更具吸引力,但中國可在交通、用水、供電等基礎設施和精湛熟練的技術優勢上來彌補。政府在搞好平衡、調度、安排的基礎上,應為企業創造條件,降低一些企業承擔的社會負擔,如五險一金等。在資金成本方面,要靠金融機構在防範自身風險的同時,更多地支援實體經濟發展,增加企業貸款抵押的能力,拓展抵押的品種。同時,應更多地給企業提供直接融資的管道,如上市和發行企業債券等。稅收方面,政府要優化稅費規則體系,清理行政事業性收費,加大營改增減稅力度。另外,政府要加強政策協調統籌,落實好財政支持。

總之,中國製造業已到了最關鍵時刻,轉型迫在眉睫!中國政府要認清只有實體經濟強大才能扛起中國的未來,以製造業為核心的實體經濟才是保持國家競爭力和經濟健康發展的基礎。另外,製造業企業也應加強新一代資訊技術與製造業的深入融合,使生產方式趨向智慧化、網路化,產品模式轉型定制化、服務化。政府與企業共同努力,攜手打造中國製造2025。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