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經濟仍面臨較大下行壓力


2016年7月21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中國國家統計局7月15日發布了中國2016年第二季度經濟數據,數據顯示中國實際GDP在剔除物價變動因素後同比增長6.7%。從季度GDP走勢來看,在全球經濟增長呈現減速趨勢以及中國深化經濟結構調整的大背景下,6.7%的成績應當說相當不錯,顯示出中國經濟仍處於穩步增長的發展階段,但經濟數據中同樣也透露出一些問題。

從產業結構來看,新興產業的迅速發展顯示出經濟結構調整繼續深化。

上半年第三產業增長7.5%,高於第二產業增長1.4個百分點,同時第三產業增速佔GDP的比重則達到了54.1%,成為了中國經濟發展新常態下的經濟增長新動力。

去產能初見效

另外,從工業企業的經營狀況也能看到經濟結構轉型中「去產能」開始初見成效。上半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同比增長11.4%,扭轉了2015年全年利潤下降的局面。從產能過剩行業的生產來看,上半年煤炭產量下降了9.7%,粗鋼產量下降了1.1%,去產能也算有了一個不錯的開端。

從需求層面來看,消費結構升級帶動了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繼續穩定在10%左右的增長水平。2016年上半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名義增長10.3%,在投資和出口增速明顯回落的情況下,內需消費成為了繼第三產業之後一個穩定經濟增長的新動力。上半年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73.4%,作用可見一斑。

報喜也要報憂,二季度經濟雖然穩,但穩得步履維艱。從固定資產投資的三大組成部分上看,製造業投資出現明顯下降,只有3.3%的增長速度。製造業投資乏力導致工業增長速度放緩,工業增加值指數持續走低,凸顯工業發展面臨的產能過剩、投資效率偏低、產品競爭力下降等問題。

房地產投資從今年1月走出V形態勢後開始趨放緩,上半年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同比名義增長為6.1%,顯示房地產行業去庫存的壓力仍然不小。

民間投資放緩

相比製造業投資低迷和房地產投資放緩,基礎設施投資增長迅速,上半年同比增長20.9%,而這正是問題所在。由於受投資回報率和地方融資能力等因素制約,基礎設施投資的長期對冲能力勢必難以為繼。上半年民間投資增長的放緩更是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政府主導的基礎設施投資高增長模式的不可持續性。數據顯示,2016年上半年,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名義增長2.8%,創下多年新低。短期內中國經濟依然可以依靠國有部門的投資對冲民間投資的下滑,但經濟活力的釋放最終還是需要更積極的民間投資來拉動。

數據反映出不少問題,可以簡單歸納為兩個大方面,一個是中國經濟自身的問題,一個是宏觀政策層面的問題。從經濟層面來看,經濟環境轉差導致投資信心不足,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下滑有進一步加重的趨勢;基建投資大幅增加,但未能帶動民間投資,反而令政府行為成為穩定固定資產投資的中堅力量,本末倒置。

工業深度調整

去產能雖然初見成效,但第二產業的結構調整遠未完成,工業仍處於深度調整期中,尤其是製造業的運行情況更是令人堪憂;CPI同比漲幅回落且環比為負,PPI同比仍為負且環比由正轉負,綜合來看表明經濟回穩勢頭尚未穩固,經濟增長的支撑動力不足,下行壓力加大。

幣策力度不足

從政策層面來看,由於中國自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就一直採取了寬鬆的貨幣政策,導致宏觀經濟政策在應對經濟下行時表現出力度不足、效率下降等特徵,這也對下半年中國經濟走勢帶來了一定的不確定性。第一,貨幣政策力度不足,難以充分發揮逆周期調節作用;第二,貨幣政策傳導效率下降,難以支撑實體經濟發展;第三,貨幣政策缺乏預期管理,進一步降低了其執行的有效性;第四,積極的財政政策力度與效率不成正比。

「宏觀經濟企穩,但仍然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這句話雖然有很多人在很多場合說過很多次,但事實就是如此,所以在這裏還是要再說一次。

外圍經濟偏弱

結合眼下的外部環境而言,全球發達經濟體的增長態勢都在總體上呈現出弱於預期的狀態,美國經濟復甦放緩,經濟本就脆弱的歐元區受到英國脫歐事件的影響更帶來了經濟復甦的不確定性,貨幣和財政政策雙管齊下的日本經濟依然泥足深陷於零增長的經濟困境,以俄羅斯和巴西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也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經濟下滑。在這樣的大背景下,中國經濟實在是有些內憂外患的感覺,是否能確保實現全年經濟增長目標,將希望完全寄託在供給側改革上可能還不足夠,中國必須在深化供給側改革的同時擴大有效需求,並在供需之間建立透明、高效的對接管道,才能為經濟增長注入可持續的內生動力。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