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產稅來襲 令資產配置多元化


2016年7月28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本月23日,今年第三次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在四川成都開幕,在此次會議中,首次舉辦稅收專題研討。中國財政部長樓繼偉演講中放出一記重磅炸彈,令全國許多老百姓都有些不淡定了,那就是房產稅將愈行愈近。

樓繼偉明確指出,應該積極推動個稅和房地產稅改革,但遺憾的是目前還沒有正式推出方案,主要是受制於資訊徵集能力弱以及利益調整阻礙。他亦表示,只要是真正的稅收再分配,就一定會受阻,但正因為如此,就更應當義無反顧地去做。樓繼偉的一番話表明了政府對推出房產稅的態度和決心。

徵房產稅時機已成熟

過往房產稅雷聲大雨點小從根本而言,還是由於時機不夠成熟。綜觀德、韓、日等國推出房產稅的經驗,不難發現房產稅的出台會對房價帶來顯著壓力。德國1987和1996年對房地產稅制進行改革,主要通過對特殊購房群體和商品房類型徵收重稅來抑制投資與投機性購房和抑制高端住房市場。1987年,稅收改革後,德國房價年增長率為3.2%;1996年稅收改革後,房價的年增長率為-5.7%。韓國自2005年開始對房地產稅進行改革,2007年房價開始降。前幾年,尤其是2014年起,一直氣勢如虹的中國樓市開始進入拐點,宏觀經濟隨之承受巨大壓力,如果在這樣的宏觀經濟環境下還要推行房地產稅,那麼對於中國的整體經濟發展而言無異雪上霜。眼下境況則明顯不同,中國樓市似乎可承受房產稅的衝擊,甚至可說,中國樓市需要房產稅來令價格趨穩。

綜合市場觀點,此次樓部長的表態可展示政府的兩個態度,一是對樓市現狀基本認可,認為房產稅的推行不會對樓市帶來太大衝擊;二是對宏觀經濟有了一定把控能力,認為中國經濟發展不會因樓市發展趨緩而陷僵局。

樓部長的演講還有一個要點值得品味,那就是稅收再分配。這說法意味房產稅在某種意義上還將承擔「劫富濟貧」作用。對於房產稅徵收,市場普遍認為會採用累進稅率,也就是所有人都將享有一個房產稅免徵面積,超出該面積的將收取房產稅,超額面積愈多,懲罰稅率愈重。這裏選取一個網路上較理性的假設來舉個例。按目前中國人均住房面積30平方米計,假設人均30平方米左右的免徵額,那麼一個三口家若住房面積在90平方米內就免交稅,若住房面積是100平方米,剩下的10平方米要交0.5至1.5%的房產稅,那麼一個月需要額外支付約200至600元人民幣稅負,並不會給家庭生活帶來太大負面影響。但累進稅率就會有階梯,若超出免徵面積太多,比如多套房產,那麼稅率大升到2至5%也都有可能。也就是說假如一個人在北上廣深有5套房,一套房不徵稅,剩下4套按每套500萬元的市價和5%稅率計,一年要交稅100萬元,這個費用明顯超過房租,即使是富裕階層也將很難承受,房地產繼續留在手中就將直接變成負資產。

房地產投資料急冷卻

如果真的按這一方式執行房產稅,對於中國樓市乃至整個民間資產構成,都會是一個徹底的改變,房地產投資將迅速冷卻,剛需將得到快速滿足,對於多套房持有者而言,繼續持有房產不僅不會令財富增值,相反會因房返貧甚至不排除快速破產的風險。對於中國百姓而言,也是時候拋開房地產,去接受多元化資產配置和多樣化投資管道的概念了。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