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信貸數據看中國經濟問題


2016年8月18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金融統計資料顯示,7月新增人民幣貸款規模4,636億元,預期8,500億元人民幣,前值13,800億元人民幣,同比少增1.01萬億。分部門看,住戶部門貸款增加4,575億元,其中,短期貸款減少197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4,773億元。住戶部門中長期貸款主要是指居民購房按揭貸款,換句話說,7月信貸資料中購房貸款增量超過了貸款規模的總量,意味着購房需求撑起了全部新增貸款,而其他部門的信貸增長則為負,新增居民中長期貸款佔新增貸款的比重也在7月創下了歷史新高,達到102%。

企業投資意願低迷

信貸增長的超預期下滑顯示出中國目前實體經濟的資金需求較為低迷,企業的投資意願與信貸系統的資金供給沒有實現有效的匹配,使企業在經營過程中資金優先用於償還貸款,進而導致新增信貸需求的下降,這也預示着資產荒問題將伴隨中國實體經濟發展的持續走低而一直存在。中國經濟中的這一問題也從同期發布的其他資料中得到了印證,首先是M1及M2之間「剪刀差」的持續擴大,7月末狹義貨幣M1同比增長25.4%,增速比M2高15.2個百分點,體現出企業在經營活動中持續積累流動資金,其次是民間投資意願持續走低,企業無意投資導致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不斷收縮,只能依靠基建投資拉動,但必須意識到,基建對於信貸的需求也已經遠不如前了。

有市場觀點認為貸款資料波動由來已久,毋須擔憂,回看今年月度間的貸款資料本就波動明顯:今年1至7月的新增貸款規模為2.51萬億、0.72萬億、1.37萬億、0.55萬億、0.98萬億、1.38萬億、0.46萬億。這主要由於銀行需要滿足監管考核的要求,同時上市銀行需要公布財報,季度衝規模。

銀行惜貸減少投放

一般來說,季末貸款規模會比較高,而季初則是「小月」。但是即使考慮季節因素,7月新增信貸也實在是差得有些過分,民間投資和製造業投資下滑的趨勢十分明顯。

從主動性上來分析信貸下滑的原因,可以歸為兩個層面,一方面是銀行惜貸減少投放,另一方面是企業慎貸減少有效需求。

中國進入經濟下行周期早已不是甚麼需要避諱的話題,在這樣的大經濟環境下,銀行懼怕風險自然會提高信貸審批標準,而企業缺乏優質的投資方向和投資標的,自然也會減少融資需求。

如果用較為悲觀的市場情緒去看,這可能會在較長的時間裏對信貸環境帶來比較負面的影響。第一是信貸的疲弱會直接影響資產品質,銀行信貸選擇性迴避風險較高的融資需求,雖然會令不良率得到穩定,但會對經濟增長造成負面影響,從中長期看還是會影響銀行資產品質;第二是增加銀行經營壓力,銀行惜貸直接反映了銀行自身經營壓力加大,這會進一步影響銀行的正常信貸投放;第三是增加銀行對基建和房地產行業的依賴,基建項目雖然風險可控,但其經濟效益已經每況愈下,而房地產行業也開始面臨愈來愈多的壓力,風險逐步走高,過度依賴基建和房地產將會加劇銀行信貸資產過於集中的風險。

房貸風險不容忽視

此外,雖然新增房貸一枝獨秀,但其中隱含的槓桿風險也是不容忽視的,如果用居民房貸收入比來看房貸這件事,中國目前的居民房貸收入比已經達到0.46,超過了日本房貸泡沫時期的水平,甚至如果繼續按照現有速度擴張,可能在5年內達到美國次貸危機前的歷史高點,這意味着居民購房的邊際槓桿率或已達到臨界值,還款壓力愈來愈大,地產泡沫值得警惕。

信貸資料下滑縱有千般緣由,都離不開銀行系統長期躺着賺錢養成了嫌貧愛富的慣性經營方式,在新的經濟環境下不再適應市場的發展趨勢。原來的優質國企、央企客戶面臨去產能、去槓桿的要求,融資需求和資產品質雙雙下滑,而原來被銀行所嫌棄的中小企業則成為了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主力軍,既有融資需求,又有還款能力。雖然銀行業已經開始扭轉整體的經營方向,但不能指望如此龐大的系統能夠在一朝一夕之間就完成180度的大轉變,畢竟這還涉及成本管理和服務專業問題。所以中國在搭建多層次資本市場的過程中不僅需要重視權益市場,也需要重視信貸市場的多層次建設,當普惠金融能夠真正在資本市場中獲得立足之地,和銀行系統實現互補後,信貸環境自然就會好轉,企業的投資意願也就自然能夠得到更好的激發和滿足。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