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經濟危機 對中國3大啓示


2016年8月25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本月13日淩晨,據國外媒體報道,蒙古財長Choijilsuren Battogtokh在一次全國性的電視講話中表示:「我們正處於一個深度的經濟危機狀態;已無法支付財政工資和政府各部門運營成本。」這意味2011年還位列全球經濟增速首位的蒙古國,僅僅在5年之後就後繼無力,陷入經濟危機困境。

單一經濟結構埋隱憂

截至本月19日,蒙古國貨幣已連續下跌22天,打破了近年各國貨幣連跌的天數紀錄,同時創下蒙古國貨幣23年來最低匯率。雪上加霜的是,蒙古目前只剩下13億美元外匯儲備,根本沒有能力爲本國貨幣提供保護。同時,蒙古的政府債務負擔沉重,自2014年蒙古政府債務占GDP比重超過50%後,近幾年債務占比更連年攀升,預計2016年將達78%。蒙古成爲繼委內瑞拉之後,又一個經濟崩盤的資源大國。

爲甚麽蒙古經濟在短時間內從雲端跌落深淵呢?套用一句中國的老話:「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來解讀蒙古經濟的崩盤,應十分恰當。

蒙古地廣人稀,15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面積上只有300萬人口,配合其豐富的礦産資源,這爲蒙古前些年的經濟飛速增長奠定基礎。但單一的經濟結構也爲其經濟發展埋下隱憂,作爲支柱産業的采礦業與大宗商品價格的相關性太强,隨著近幾年大宗商品,尤其是礦産品價格急跌,直接令蒙古作爲大宗商品出口國的經濟慘淡。另外,執政者對經濟的不負責任也是令蒙古經濟崩盤的另一原因。作爲一個人口不多、資源豐富的國家,即使是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再多,但僅依靠資源輸出也能爲經濟帶來一定支撑,但蒙古糟糕的政治表現也放大了大宗商品價格波動給經濟帶來的影響,從自身發展程度來看,蒙古自身的發展動力不足,長期依賴國外投資,引入外資是十分重要的一環,尤其蒙古的優勢資源是礦産,國內的企業從技術和資金等層面都不具備開采能力,更多是依靠外資來開發。因此,排斥外資對蒙古經濟的影響不言而喻。但恰恰是這樣,由於信心過於膨脹,出臺了《限制外國投資法》等專門針對外資投資的法案,尤其是中國企業的商業幷購和合作開發,在蒙古受到各種刁難,令大批有意投資蒙古礦産資源的中國企業鎩羽而歸,2011年至2015年首季度,蒙古的外國直接投資暴跌85%,直接令蒙古經濟快速衰退。

蒙古自身也認識到這一問題,多位國家領導人相繼指出,當前經濟低迷的主因在於蒙古國近年糟糕的政治表現,影響了其對外來投資的吸引力,未來將努力作出改變。相信隨著大宗商品價格逐漸觸底回升,以及蒙古對外資投資態度的修正,擁有豐富資源的蒙古還是有足够讓經濟恢復活力的機會。

關鍵是大宗商品市場

由於蒙古的優勢資源是中國的主要進口品種,故今次蒙古因大宗商品價格下滑導致的經濟崩潰,對中國幷未構成太大衝擊,警示的意義反而更大。對中國而言,我們應當以之爲鑒,汲取教訓。簡單歸納,中國可從中得到三大啓示。

第一,中國大宗商品市場應儘快完成從量向質的轉變,不斷提高國際話語權,以免受制於人。中國大宗商品市場巨大,買賣規模在全球範圍內都位居前列,但却長期處於大而不强的尷尬地位,無論是進口還是出口都是國際市場的價格接受者而非價格制定者,故中國必須加强對大宗商品市場的整合,實現市場間、地域間和品種間的互聯互通,形成大宗商品的行業合力,真正把規模轉化爲力量,帶動經濟穩定發展。

第二,中國大宗商品市場應加强與國際市場的對接與合作,完成大宗商品市場國際化,爲自身市場增加緩衝機制,分散風險。以美元爲例,美國在歷史上數次經歷金融和債務危機,但始終屹立不倒,其中最大原因之一就是依托了美元作爲國際流通貨幣實現了風險的擴散,讓全球各國共同爲美國自身的危機買單,大幅降低自身所承擔的風險和損失。中國的大宗商品市場也應當通過國際化的發展實現把風險輸出的目的。

推進多元化行業發展

第三,要防止過度依賴單一産業,通過多元化的行業發展和多元化的風險防控手段來降低危機發生的機率。中國對於行業多元化發展的推進從未停滯,一直在尋求多行業均衡發展,雖然目前房地産行業存在「大得不能倒」的問題,但中國過度依賴單一産業的問題不算十分嚴重。而對於多元化風險防控手段的推進,中國還有待進一步加强,對於大宗商品市場而言,期現脫離,風險防控手段單一等問題一直存在,中國應當儘快發展金融衍生品市場,爲大宗商品增加更個性化和多元化的風險防控工具,降低市場波動對行業和經濟帶來的衝擊。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