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未來縱加息 對華影響有限


2016年9月1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剛過去的周末,「美國聯儲即將加息」成爲了朋友圈裏的熱話,聯儲局主席耶倫上周五(26日)在杰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官員年會中表示,「鑒於就業市場表現持續穩健,以及我們對經濟活動和通脹的展望,我認爲,近幾個月上調聯邦基金利率的可能性已增强。」就是這一句話,引發全球金融市場震蕩。

自2015年12月聯儲局啓動近十年來的首次加息後,何時再加息就成爲市場關注焦點,因爲第二次加息被市場解讀爲美國經濟真正好轉的明確訊號,這必將影響全球資本市場的動向。而今次加息預期由於得到多位聯儲局高層正面回應,使得加息成爲大概率事件甚至幾近可確定。

人匯緩慢貶值 資金有序流出

對於加息可能對新興市場産生的影響,耶倫曾在年初表示新興國家經濟發展很好,聯儲局加息不會對發展中國家造成負面影響。其他聯儲局高層也曾發表類似評論,認爲即使美國加息,幅度也不會太大,對國內外的影響都不大。

但實際上,市場有不少觀點認爲,即使聯儲局加息幅度不大,但可能産生的影響却不應小覷。確實,聯儲局不可能在進入加息周期之初就大幅加息,即使是加息也肯定是小幅加息,但真正對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構成影響的不是加息本身,而是隨著小幅加息所帶來的方向性指引,一旦加息成爲引導資金流向的風向標,隨著外資流向的改變,新興經濟體無論是貨幣匯率、外資流出還是外匯儲備,都會承受很大波動。

美國加息對中國的影響,也主要體現在人民幣匯率、境內資本流出,以及外匯儲備三方面。對匯率影響肯定是首當其衝,加息預期會令美元持續升值,人匯則相應貶值;而加息周期本身就代表一個相對較長的時間周期,在這個周期裏,人匯將持續承受貶值壓力。雖然人匯貶值可促進中國出口,但其不利影響是導致資本流出,資本的大規模外流,將直接影響經濟發展的穩定性。此外,匯率下跌和資本流出同時將引致外儲下降,雖然中國的外儲十分充足,但也應警惕長期持續的資本外流對外儲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當然,相比聯儲局去年底的那次加息,今次加息預期即使實現,也有較大的不同。

從外部環境來看,首先是今年來聯儲局加息不斷落空,投資者的恐慌情緒已被8個多月的時間充分消磨,靴子落地對於市場和投資者的衝擊已沒有那麽突然;其次,考慮到歐元區資産質素總體偏低,其隱含風險可能增加人民幣資産的吸引力;再者,英國脫歐公投後,全球央行普遍開啓新一輪寬鬆,這將一定程度緩衝美國加息帶來的環球流動性緊縮;另外,聯儲局未來將是第二次加息,其對資本市場衝擊的邊際效用也在遞减。綜合上述幾點,從外部環境來看可預測人匯有較大概率以緩慢速度貶值,不會令外資顯著流出。

中國資本市場 具抗衝擊能力

從中國內部環境來看,中國資本市場也具備較强的抗衝擊能力。第一,中國的外儲規模龐大,足以應對短期資本流出的壓力;第二,中國的國際資本流動仍沒有完全實現自由化,雖然不值得稱道,但客觀上能减緩資本流動的速度,起到一定緩衝作用;第三,人民幣早已告別緊盯美元的時代,采用一籃子貨幣的匯率形成機制也令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相關性降低,有助於控制人民幣貶值的幅度和速度;第四,面對資本外流對經濟可能産生的貨幣緊縮,中國也有充分的政策工具加以應對。

總體來看,雖然美國加息會對中國人民幣匯率、境內資本流出以及外儲等方面帶來不同程度的壓力,但內外部環境都給中國的外儲留下足够的反應時間和操作空間,所以今次美國將加息對中國的影響應當有限。

其實換個角度,中國雖然一直在大力推進資本市場以及匯率形成機制的市場化和國際化,但是總體上仍是一個相對封閉的經濟體,政策主導的意味十分强烈,相比美國加息,還是CPI、宏觀經濟環境以及房價這些內部因素更直接影響著中國的貨幣政策和經濟發展。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