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加入SDR非無風險


2016年10月06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7周年的2016年10月1日,人民幣正式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

雖然早在2015年12月1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執董會已決定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但當這一天到來時,還是令市場對人民幣的國際化和中國金融市場的全球化再次多了一份信心和期待。

人民幣國際認受性提升

應當認清的是,人民幣加入SDR這件事並非全無弊端,實際上,其中危險與機遇並存。從積極的層面來看,中國爭取加入SDR多年,這事對於中國必然是有正面影響的。從國際聲譽來看,首先是對人民幣國際化的一種認可。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努力從計劃經濟轉向市場經濟,而人民幣國際化的腳步即從未停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批准將人民幣納入SDR是世界範圍內對人民幣國際化努力的一種認可。從人民幣國際化本身來看,這也是對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一種支持和推動。納入SDR後,人民幣國際化的主要動力將從以往的貿易結算領域為主,轉向投資計價及金融產品發展為主,這會帶來新的人民幣需求,從而加速了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從人民幣的認受性來看,這也是對人民幣形象和公信力的提升。人民幣加入SDR並成為其中佔比第三的幣種,市場對人民幣的認可和預期都會得到提升,人民幣也將得到更廣泛的接受,人民幣資產的持有力和持有意願將會有明顯增強。

從中長期來看,人民幣納入SDR後,國際市場對人民幣的認受性將有全面的提升,這一定程度上會吸引更多的資金流向中國及人民幣計價的資產。

目前,已經有72個國家央行或貨幣當局已經表態將會增持人民幣資產,他們管理超過6萬億美元的外滙儲備,意味這筆巨額資金隨時都有可能由目前持有其他外幣資產轉向持有人民幣及人民幣計價的資產。有機構經過測算後將這一觀點量化,得出結論如果中國的資本市場開放度達到當前新興市場經濟國家的一半,到2025年將會有1.2萬億美元資金流出中國,但可吸引1.8萬億美元境外資金進入中國的資本市場。

資金流入人民幣資產有限

從客觀來看,這些測算更多是一些金融機構的估算,也是中國政府的願望,實際上,人民幣納入SDR後,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最終結果是相當不確定的。從歷史來看,無論是歐元納入SDR還是英鎊納入SDR,這些貨幣真正為國際市場認可的儲備貨幣都是幾年後的事情。

實際上,對短期人民幣需求的提升,市場是存在一定的誤判。有觀點將人民幣加入SDR與人民幣成為全球主要儲備貨幣劃上了等號。但從結果來看,人民幣加入SDR和A股加入MSCI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A股加入MSCI將帶來全球指數基金被動配置A股,所以會吸引大量基金配置A股,而SDR自身在國際儲備中佔比就很低,僅約為2.4%,人民幣加入SDR不會帶來全球央行被動配置人民幣資產。截至2015年第一季度,被創造並分配給成員國的SDR額度僅為2,040億,相當於大約2,800億美元。按照這一數字和人民幣所佔的權重計算,人民幣僅佔其中約11%,也就是大約310億美元,不到2,000億元人民幣,這個規模並不足以令全球各國央行開始大規模配置人民幣資產。

也就是說,盡管人民幣納入SDR後存在很多積極的影響,比如會增加國際市場對人民幣的需要、有利於人民幣滙率的穩定等,但結合目前中國實際的宏觀經濟環境,僅僅依靠人民幣納入SDR這一事件,很難扭轉人民幣短期內貶值的預期。

資本市場開放令管控更難

更加重要的是,人民幣納入SDR後,中國資本市場必將進一步開放,政府對資本市場的管制也更難實施,以往通過政府控制穩定人民幣滙率的做法難以為繼,人民幣貶值的壓力將無法繼續通過行政手段得到緩釋。而如果人民幣貶值,不僅國際市場的資金不會流入人民幣及人民幣計價的資產,反之還可能導致中國大量的資金外逃,這正是人民幣納入SDR後給中國帶來的新挑戰。

所以,人民幣納入SDR並不僅僅意味在IMF背書下人民幣將獲得國際市場的認可,增加人民幣在國際市場的認受性,增強中國作為大國經濟在國際市場上的地位。同時也要求中國承擔更多的經濟大國的責任,要求人民幣滙率制度更為公開透明,更加與市場經濟接軌。所以說人民幣納入SDR對於中國而言,不光是一個機遇,同時也存在新的挑戰和風險。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