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加息箭在弦 人民幣續走貶


2016年11月24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11月17日,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耶倫在美國華盛頓國會山出席國會聯合經濟委員會的聽證會時表示,美國經濟資料正朝著預期的方向改善,美聯儲很快接近合適的加息時機。

耶倫此次一改往日含糊其辭、「忽悠」爲主的態度,對於加息說得异常肯定,甚至還進一步表示維持低利率太久會鼓勵過度冒險,最終傷害金融穩定性。之前的耶倫一直說經濟向好缺乏足够的資料證據,所以談到加息的時候總是看看再說的態度,而這一看就從年初看到了年尾,在不得不佩服其預期管理能力的同時,也對其「忽悠」能力有了新的認識。但這一次跟之前完全是180度的大轉彎。有人還在問耶倫,是否會等到2017年1月,特朗普正式入主白宮後,才會加息。耶倫否定了這一說法,幷表示美聯儲官員們沒有改變對未來的判斷,與11月會議時一致,他們認爲經濟增長加强、勞動力市場改善、通脹上行。換句話說,12月份提前加息的可能性,現在大大增加了。市場機構也紛紛表示,耶倫此次的言論進一步鞏固了美聯儲12月加息的預期,機構資料顯示耶倫國會講話前12月加息概率爲68.8%,而講話後概率達到90%。

而伴隨著美聯儲加息的不斷升溫,人民幣兌美元也進一步貶破了6.87,離岸價格甚至跌破了6.9。其實自特朗普當選後,人民幣兌美元就屢創新低,在特朗普高呼中國操控人民幣匯率的同時,就連很多中國的經濟學家也表示人民幣近期的持續貶值是人民銀行故意爲之,等一月二十號特朗普正式上任後,再讓人民幣走强。

但如果仔細分析就不難發現,綜合目前的宏觀環境來看,中國央行主動引導人民幣貶值的動機幷不强烈。

第一,相比起調控匯率,穩定外匯儲備更加重要。外匯儲備是穩定和保障一國經濟的重要支撑,而由於人民幣尚未實現自由兌換,中國更是需要龐大且穩定的外匯儲備作爲防範金融風險的重要工具。而一直以來,中國的外匯儲備主要來自境外投資,貿易順差和部分海外投機資金等,一旦貨幣貶值帶來資本外流,外匯儲備的迅速减少必然會對中國貨幣體系和經濟體系的穩定帶來衝擊。所以央行主動調控人民幣匯率促成人民幣貶值的動機幷不高。

第二,匯率變動對進出口的影響被市場放大。一直以來,許多人都認爲人民幣升值會大幅影響出口,但實際上回看中國過去十幾年的出口,在人民幣匯率升值最快的2006年、2007年、2008年,出口增長不僅沒有下降,反而達到了歷史新高。而僅以2016年的進出口資料來看,6、7月份出口額和貿易順差都在高速增長,但同期的人民幣匯率却幷沒有發生單向貶值。所以說即使人民幣升值從理論上會影響出口,但如果從實際貿易資料和匯率的變化來看,幷沒有太大的負相關性。

第三,人民幣的貶值是自然規律,幷不需要上綱上綫。從2005年匯改以來,人民幣已經連續升值了10年,但是貶值的時間才一年多。近期的貶值很可能還處在正常的價格回歸中,幷不能將其認定爲刻意調控。

第四,人民幣依然有被高估之嫌,尚未達到均衡水準。其實判定人民幣是否被高估只需要通過購買力平價就可以得出。中國的海外代購已經發展成爲一個成熟的行業,在中國購買同樣一件商品,會比在海外購買貴出數倍,這除了關稅和運輸成本等原因之外,也說明瞭貨幣購買力存在明顯差距,也就意味著人民幣被高估。

第五,如果中國需要主動操縱人民幣匯率,無論是從穩匯率的角度來看還是從穩房價的角度來看,實際上都需要讓人民幣升值,而不是貶值。

所以綜上而言,結合美元升值預期的增强,近期人民幣的貶值應該是一種市場行爲,而非人爲操控,隨著美國經濟復蘇加息的日趨臨近和中國經濟進入L型長底,未來人民幣可能仍將承受一定的貶值壓力。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