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機構應分清市場權責


2016年12月22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繼針對險資入市發表重磅講話之後,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12月18日又對期貨市場的監管和發展發表了重要講話。撇開對期貨市場發表的意見不提,這裡只對劉士余主席對商品現貨交易市場的態度和言論做個簡單的討論。在發言中,對於部分商品現貨交易機構的違規行為,劉士余主席表示,“有些地方商品交易所搞了3年多賺了幾十億,你們不知道?你們知道為什麼不舉報,今年對黑龍江的期貨公司就得減分,你們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啊。我對期貨公司提個建議,全國各地商品現貨交易機構相當部分違規變相隱蔽開期貨交易,我就沒有得到期貨公司的舉報,你們得監管啊,他們在侵蝕你們的地盤啊,賺錢有方還要守土有責。”

此言一經媒體發佈,市場立即傳出了褒貶不一的聲音。支持者有之,認為證監會應當承擔起對商品現貨交易行業的監管職責,通過期貨市場的發展引導商品現貨交易行業規範化和專業化的發展。而反對者亦有之,那就是認為主席的一番話不問青紅皂白將商品現貨行業一棒打死,而且模糊了監管機構與市場參與者之間的界限,有擾亂市場秩序之嫌。

一直以來,中國就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那就是作為直接掌控中國金融體系的一行三會,除了央行之外,其他三會的正職領導人都只看政治水準,而不看業務水準,與業務相關的具體工作都有相關的副職領導人全面負責。這一觀點無從也無法證實,但從三會領導層的人員變動上多少還是能夠看出些端倪。三會的主席有很多人都做過,而且幾乎可以互相切換調動,今天做了證監會主席,明天也許就調去做銀監會主席,但幾位副主席卻很少有大跨度的職位變動,這是因為副主席可能才是真正做事情的。此前有坊間傳言,說上任證監會主席肖剛連五日線是什麼都不知道,此說無從考證,但也從一定程度上暗示著監管部門正印官的業務水準令人不敢恭維。在這樣的輿論環境和社會認知背景下,對於劉士余主席說出的一番話,也許多帶一些辯證的眼光去看會更合時宜一些。

中國一直提倡依法治國,那就應該有規依規,有法依法,退一步講,即便沒有適用的法律法規或者現行法律法規中存在漏洞,那也應該是儘快頒佈新法加以修正,現代契約型社會更多的應該是法制而不是人治,作為監管機構借著官威攪亂市場分工並不妥當。此次劉士余主席的發言中提到了要求期貨公司監管商品現貨交易市場,這一論調從根本上混淆了監管機構與市場機構的關係。作為市場機構的期貨公司,其主要義務是為客戶提供優質服務,有社會監督的義務,但沒有監管的職能,更不能履行監督義務,監管是監管部門的職責,期貨公司並無守土之責。而至於地盤、臥榻之說更是匪氣十足,很難將這樣的措辭與中國金融市場最高監管機構的最高負責人聯繫起來。

從現貨市場來看,必須承認,中國目前的商品現貨交易行業確實存在著不小的問題。比如部分現貨交易市場私自開展高風險投機類交易,現貨交易交收率甚至低於同類期貨交易市場的交收率;比如一些現貨交易市場在主管機關缺乏明確法律依據或指引的情況下私自創設高金融屬性的產品;再比如一些現貨交易市場甚至未向投資人真實、完整、準確的披露交易市場的全部交易規則;還有部分現貨交易市場未能有效約束自營交易商或經紀型交易商的商業行為,從而導致操縱市場、虛假宣傳以及欺詐交易的情形;此外還有虛假倉單或所有權不明確的倉單進入交易環節的情況。

但與此同時,商品現貨交易行業又是實體經濟發展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過度金融化和投機化以及脫實向虛、交割率低下使得期貨市場一直因為難以服務實體經濟而飽受詬病,而商品現貨交易雖然一定程度上存在著監管缺失,野蠻生長的問題,但行業中不乏能夠真正減少商品流通環節、降低企業社會庫存、節約企業物流成本、暢通企業融資管道的行業標杆,正是這些市場使得商品現貨交易行業成為了實體經濟發展和商品流通過程中最有力的支撐。

而劉士余主席的講話卻以居高臨下的態度,基本將現貨交易行業全部蓋上了類期貨和違規期貨的標籤,還慫恿期貨公司去監管商品現貨交易市場,這樣的態度和定位就真的值得商榷了。從市場定位來看,證監會就像是裁判員,期貨公司則是主力運動員,商品現貨交易市場參與者則更像是優劣參半的替補隊員。證監會本應配合行業協會和其他監管部門訂好規則,營造公開、公平、公正的發展和競爭環境,令商品現貨交易市場可以更好地“優勝劣汰”,讓其中的“潛力股”發出更大的聲音,發揮更大的作用,與期貨公司相互協作、相輔相成,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可現在的情況卻是裁判員選擇了更加偏袒主力運動員的遊戲規則,還準備將一部分裁判員的權利和職能交由主力運動員執行,對替補運動員不論好壞一律趕盡殺絕。

其實,從市場發展的角度來看,對於商品現貨交易市場的監管,堵不如疏。與其按下東頭起了西頭的手忙腳亂,不如配合行業協會和其他監管部門將商品現貨交易市場引導向更加規範和健康的發展道路上。一方面配合行業協會開展自律監管,從從業人員的資質管理,到專家委員的論證審查,逐步推進,淨化市場環境;另一方面正視現貨交易市場對一些金融產品和金融創新的實際需求,由專業的金融類監督管理機構給予必要的引導和監督;同時再與行業專家、企業代表等共同建立完善的行業標準與規範體系,令市場有法可依,有規可守。只有做到分工明確,各司其職,市場的環境才能真正逐步改善,得到更好的發展。胡亂劃分權責的最終結果,很可能是事倍功半。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