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大宗商品仍會牛


2017年1月5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轉眼又迎來了新的一年,依稀記得去年開年之時,我曾用三周的時間連載了一篇長文,從政策格局、供需關係和行業環境等方面表達了我對大宗商品2016年的樂觀看法,鼓勵大家積極關注自2008年來價格就一直萎靡不振的大宗商品。而去年大宗商品市場的表現也還算是“給我留了幾分薄面”,反彈勢頭較為強勁。其中黑色系的焦煤、焦炭和鐵礦石表現尤為搶眼,累升70%以上,布蘭特原油也上漲超過50%,包括金屬、農作物在內的其他品種也都有著不俗的表現。如果投資者能夠在2016年年初開始就參與到相關品種的投資中去,相信收益應該能夠跑贏同期疲遝不堪的許多其他資產類別。

而回看促使大宗商品價格大幅反彈的原因,除了實體經濟層面通過去庫存和降產能緩解供需失衡這個利好因素外,還有宏觀經濟層面因為全球貨幣超發、資金氾濫,導致金融資產供不應求,資金進入大宗商品市場避險這個特殊因素。其實在過去的一年中,資產荒在市場中早已不是什麼秘密,這從保險資金一次次刷新著市場對其的認知中就不難看出端倪。2016年裡,可以看到險資不僅大舉主動出擊收購包括商業地產在內的實體資產,還頻頻舉牌收購房地產類和製造業類的重資產上市企業。這背後的原因無非就是資金缺乏出路,有波幅沒升幅的股票市場和亂象頻生的債券市場,無法滿足市場和資金的需求。實際上不僅僅是險資,同樣的困境也出現在不同性質和不同類別的其他各路資金面前。

在這樣的宏觀市場環境下,尤其是在內地房價經歷了以倍計的飆升之後,能夠留給資金去選擇的投資標的和投資管道已經不多,部分醒目資金開始將視線瞄準價格低殘的大宗商品市場,將資產配置進行了調整和再部署,正是這些因素助推了大宗商品價格的快速反彈。不過即便如此,我依然認為目前真正大規模介入大宗商品市場的資金還並不多,許多主力資金仍在擇時而動,處在觀望期中。未來隨著各國寬鬆貨幣政策的持續推進,我們有理由預期金融資產荒這樣一個特殊的市場背景在2017年仍將持續,而這也將進一步推高大宗商品的價格,成為大宗商品在2017年能夠更上一層樓的主要動力之一。

而與去年比較,今年的大宗商品市場更是多了四個突出的利好因素,令大宗商品市場的表現更加值得期待。

其一是人民幣貶值預期和房價滯漲帶來的投資替代效應。自去年11月中,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美元大漲、美債持續下跌,其背後的邏輯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是市場相信川普上任後,將帶動美國大興土木,大幅減稅,從而鞏固美國經濟復蘇的基礎。而美元的持續強勢必然會觸發人民幣貶值預期的升溫,市場更一致認為2017年人民幣貶值仍將持續,甚至連國家商務部也來湊熱鬧,預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年內將下跌3%-5%。而進入2017年來,雖然僅僅過了幾日,但人民幣持續貶值的市場預期正在逐漸被實現,元旦過後,人民銀行對換匯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和限制,以減緩資金外流的速度。從歷史經驗看來,這些措施雖然能夠一定程度上抑制資金外流,但同時卻會進一步強化市場對人民幣貶值的預期。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大量的人民幣資金迫切需要尋找能夠抗貶值的實物資產。而與此同時,長期受到資金青睞的實物資產房地產卻面臨瘋漲之後的連番調控,不少市場觀點認為未來的幾年中房地產將陷入低迷,其升值空間將受到大幅的擠壓和限制。而大宗商品是國際定價的商品,美元的持續強勢就意味著即便其他條件不變,大宗商品也會相對於人民幣升值,再加上大宗商品價格一直處於低谷中,下行風險有限,而市場規模和資金承載力又都十分巨大,這些使得大宗商品成為了抗通脹實物資產中為數不多的選擇,有條件也有可能成為房地產的替代品。

第二個利好因素是美國經濟復蘇的確定性逐漸加強。美國作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其經濟復蘇將帶來巨大的消費需求,進而帶動全球經濟轉暖,並提升包括大宗商品在內的工業原材料需求,令大宗商品供需加速回歸平衡。自2008年來,金融危機的衝擊令全球經濟下滑,大部分大宗商品直接進入產能過剩的狀態中,近些年來,全球政府都將去庫存和去過剩產能放在了十分重要的位置上,尤其是內地政府,更是提出了供給側改革的長期規劃,將去產能和去庫存放在了國家戰略的角度去推進,隨著政府的強力整頓和行業的自然淘汰,產能過剩的情況在過去幾年中已大為改觀。而當時間節點進入2017年,時局較之前又有些不同,一方面是全球經濟特別是美國經濟確定復蘇,生產信心回復,另一方面是大宗商品去產能初見成效,一增一減之間,大宗商品很可能迅速由供過於求轉入供不應求的新階段。去產能的過程是漫長而痛苦的,而重新恢復產能同樣需要時間,在市場調整的過程中,大宗商品的價格上漲將是一個大概率事件。

第三個利好因素是內地固收類產品收益的回落。一直以來,銀行理財產品和各種形式各種管道的固收類產品都以低風險高回報吸引著大量的客戶。動輒雙位數的年化回報,最不濟也能拿出高單位數的收益,這類產品吸引著萬億規模的資金,形成了內地最大的資金池之一。然而,隨著人民銀行持續的減息和收緊理財、信託類產品的可投資範圍,目前正規的固收類產品收益已回落至3%~4%的水準,這對於享受慣了高收益的內地投資者來說,吸引力大幅下降。市場環境的變化帶來的最直接的結果就是迫使大量理財產品的原有客戶尋求更高回報的投資標的,大宗商品也很有可能成為受惠的資產類別之一。

第四個利好因素是市場超級通脹預期帶來的抗通脹需求。2016年黑天鵝事件不斷,而2017年也將是黑天鵝滿天飛的一年,超級通脹恰恰是可能降臨的黑天鵝之一。常識告訴我們,當貨幣超發達到一定程度後,市場通脹將一發不可收拾。然而,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只見全球各國央行狂印鈔票以救經濟,卻遲遲不見超級通漲的蹤影。習主席在元旦賀詞中提到“天上不會掉餡餅”,世間之事有因必有果,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狂印鈔票卻無通脹之憂的好事。過去幾年中全球產能過剩嚴重,市場需求疲軟,導致即便全球範圍內貨幣超發,卻沒有引發通漲,反而受困於通縮。但要來的始終會來,這一切應該都會在不久的將來結束,我相信超級通脹的到來只是時間問題。而超級通脹預期逐漸加強會進一步推動資金對抗通脹資產的需求,而作為實物資產中重要組成部分的大宗商品也會得到更多資金的青睞。

抗貶值、抗通脹、供需關係逆轉和傳統投資替代品,這就是我看好2017年大宗商品市場走勢的四個核心觀點,這些因素將會支撐大宗商品延續其始于去年的牛市。有鑑於此,大宗商品市場的牛市不僅沒有完結,實際上才剛剛開始,我相信2017年,大宗商品仍會牛。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