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內地經濟 下行壓力更大


2017年1月26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早前,內地網友將歷年媒體、領導、專家的觀點彙集到一起,並做成一張網路圖片,結果紅遍了大江南北。網友發現每逢年初,“中國經濟將進入最困難的一年”這樣的標題就會出現,讓人啼笑皆非之餘也讓人無所適從,所有的文章都言之鑿鑿,有理有據,但究竟哪年才是中國經濟最困難的一年?

相信許多讀者在學生時代都得到過老師這樣的經驗傳授,在選擇題裡如果有選項出現“最”這樣的形容詞,大部分都是錯誤選項,因為很多時候絕對就代表著不夠全面和有失偏頗,也就代表著錯誤。這個經驗在此處依然適用,在歷史發展的進程中,誰都沒法準確預測未來會發生什麼,也很難去和歷史進行比較,所以說最困難大多數都是極為主觀的判斷,很難令人信服。所以在這裡我也不討論2017年是否會是中國經濟最困難的一年,而是看看中國的經濟發展有可能會遇到哪些問題,又應帶如何應對。

在剛剛過去的1月20日,國家統計局發佈了2016年中國經濟資料。2016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比上年增長6.7%,全年GDP首次突破70萬億,達到74.4萬億元人民幣。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新資料顯示2016年印度經濟增速為6.6%,中國6.7%的經濟增速也超過了印度,重回全球主要經濟體增速第一的寶座。

不過儘管2016年中國經濟穩健增長,交出的答卷達到了國家年初時制定的6.5%-7%的目標,也基本符合市場預期,但就連國家統計局也刊文表示,國際國內經濟環境依然錯綜複雜,經濟穩中向好的基礎尚不牢固。從經濟走勢來看,資料顯示中國經濟應該已經觸底,未來應會開始緩慢反彈和復蘇,但實際上,目前的這個經濟底部從很大程度上是政策支撐形成的,可能並不堅實。進入2017年來,可以看到政府對經濟的支撐也在做微調,預計2017年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對經濟的支撐力度不會再像2016年那樣大,那麼也就預示著經濟下行的風險依然沒有減輕。其實2016年的經濟中已經體現出了一些問題,不難看出,雖然四季度經濟增速由6.7%回升至6.8%,但這主要是受益於地產相關消費的回暖。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實際上是從15年的10.0%下滑至8.1%,其中民間企業投資增速更是從10.1下降至3.2%,這反映出製造業產能過剩問題依然沒有得到明顯緩解,企業對未來信心不足,作為一國經濟活力的直接體現者,如果民營企業經營信心無法恢復,2017年中國經濟仍將在底部徘徊。此外,無論是工業領域還是消費領域,名義增速與實際增速之差有逐漸拉大的跡象,這顯示出CPI小幅回升,經濟增速小幅回落的微滯漲趨勢,考慮到房地產逐漸回落,消費需求和CPI的隨之回落的滯後效應,預計微滯漲的態勢將維持到2017年3季度才能有所扭轉。

從宏觀層面來看,中國經濟也面臨著幾個困擾。首先就是房地產增長動力的減弱。除了政策調控的原因外,從供需視角來看,高庫存壓力仍未有效緩解。截至2016年11月末,房地產庫存有6.9億平方米,而開工面積接近75億平方米,是庫存的10倍有餘,這就意味著在未來的一到兩年裡,房地產供給將快速釋放,這部分庫存主要體現在3、4線城市。而另一方面,伴隨著住房擁有率的不斷上升以及新增城鎮人口規模趨勢性回落,3、4線城市的房屋需求正在逐漸放緩,高企的庫存規模越發難以消化。再加上10月份樓市調控力度加強,房價上漲預期也開始減弱。雖然1、2線城市房價仍會十分堅挺,但擁有大量庫存的3、4線城市房價可能會承受較大壓力,2017年房地產對經濟的支持和推動力量將會明顯減弱。

其次是在外部環境不明朗的情況下,出口板塊將面臨更多的不確定性。雖然近期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經濟體出現明顯的回暖跡象,但黑天鵝事件的持續降臨也增加了出口行業的風險因素,很可能會對2017年的全球國際貿易帶來持續衝擊。新任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後經濟政策很可能會出現明顯變化,國內保護主義的加強會對中國的出口行業帶來巨大衝擊;歐洲局勢不穩,英國脫歐的影響將在2017年得到進一步顯現;強美元和美元加息週期中,貨幣弱勢國家也會受到影響,甚至引發金融危機,並直接影響其經濟增長和進口需求。在這些不確定因素之下,人民幣的小幅貶值對出口行業的推動效應將會大打折扣,出口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也必然會受到影響。

再次,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杆、降成本、補短板的三去一降一補也將由淺入深,由表及裡,其推進過程中的難度和所承受的反彈裡也將越來越大。尤其是去杠杆和去過剩產能,壓力將尤其大。2016年房價上漲帶動家庭加杠杆,積極的財政政策帶動政府部門加杠杆,企業的杠杆率本就處於歷史高點,再加上考慮到穩增長的任務還要為貨幣政策預留操作空間,所以整體經濟去杠杆將是一個十分痛苦和艱難的過程。去過剩產能也是如此,2016年去產能雖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政策的推行從來都是由淺入難,隨著政策的逐漸深入,去產能的難度也將逐漸加大,實際上在供給側改革過程中國有企業對其它所有制企業的擠壓效應從經濟資料中已有體現,部分產能過剩行業國有企業增速不降反升,民營企業增速明顯下滑就已經很能說明問題。如何權衡去產能、去杠杆與穩增長、保增長之間的關係也是一個難題。

總之,雖然不應該說2017年是“中國經濟最困難的一年”,但2017年很有可能是經濟下行壓力更甚於2016年的一年,中國經濟可能仍會延續L型的底部走勢,在轉型升級和形成新的增長引擎的過程中完成築底,醞釀反彈。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