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保護主義 無解經濟困局


2017年2月2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春節前後,全中國都彌漫著濃濃的節日氣氛,國內的熱點新聞也隨著節日的臨近比往常少了很多。而在國際範圍內,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的正式就職無疑是近期全球範圍內最重磅的新聞之一。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特朗普的就職演講中,特朗普字裡行間都在不斷強調以美國利益為核心的政策,對外貿易、外交、稅收等政策都要奉行「美國優先」原則,「買美國貨,雇美國人」成為特朗普就職演講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詞語。毫無疑問,特朗普上任後,將在美國掀起一股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的浪潮,而無論是貿易保護還是就業保護,其矛頭都將直指中國。

特朗普的貿易保護和就業保護在其宣誓就職後幾日也得到了具體的體現,特朗普簽署了行政命令,正式宣佈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這正式代表美國從支持貿易自由主義轉向支持貿易保護主義。就美國退出TPP單一事件來看,對中國應當說是個好消息。缺少了美國的主導,TPP對中國的戰略壓力會減輕不少,這將令中國在全球、在亞太地區產業鏈中的分工優勢地位得到進一步鞏固。但如果從特朗普任期內的長遠政策取向來看,美國退出TPP清晰表明了他濃厚的貿易保護主義情緒,而作為美國最大的貿易逆差國,中國或將成為特朗普最大的敵人,對華雙邊貿易很可能成為特朗普貿易保護主義下的第二個目標。

其實特朗普將巨額貿易逆差和就業崗位流失歸咎於中國,是有失偏頗的。的確,從貿易數字來看,美國對中國存在巨大的貿易逆差,但實際上,美國的總體貿易逆差與中國的順差之間沒有直接聯繫。中國在整個全球化的產業鏈中處於偏下遊的位置,主要的角色是從其他國家和地區進口零部件,組裝生產後再輸出西方,由此產生的貿易順差則大多消耗在進口大宗商品支持基建的過程中。在這個產業鏈條中,中國對美國處於一種長期的結構性貿易順差地位,除非資源優勢和市場結構發生改變,否則很難從根本上扭轉。

如果從更另一個層面來看,美國的貿易逆差也是從政府到個人的消費習慣以及美元的強勢地位共同造成的。美國政府習慣用龐大的財政赤字來維持運轉,而美國的家庭也喜歡超前消費透支未來,支出超出收入這就必然會帶來常態化的貿易逆差,而美元作為全球最重要的通用貨幣和儲備貨幣,又長期處於被高估的狀態,很難通過調整匯率來減少貿易逆差。所以整體呈現貿易逆差的狀態對於美國來說是難以避免的。而美國對亞洲地區存在巨額貿易逆差更是由來已久,自上世紀90年代始,美國就對日本、韓國和臺灣等東亞地區存在常態化的貿易逆差,過去幾十年來,亞洲,尤其是東亞地區的製成品進口一直占美國總製成品進口量的近50%。而中國只是因緣際會,在逐漸成為東亞地區組裝鏈條上最後一站的過程中同時成為了亞洲對美國出口的主要通道。所以美國貿易逆差的存在其實是對更廣泛的東亞地區的逆差,而不僅僅是中國。

而就業保護問題同樣也是如此,一直以來,以特朗普為代表的不少西方人士普遍認為製造業就業崗位的流失應歸咎于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興起。但事實並非如此。自二戰結束以來,技術進步和服務業興起令製造業在歐美等發達地區長期處於下滑態勢,一方面是技術革新替代了製造業對人工的需求,另一方面是社會生活水準的提高令勞動力成本大幅上升。這直接導致歐美地區製造業工人的數量大幅下滑,同時製造業也開始向低成本勞動力供給地區轉移。但中國並不是低成本勞動力供給的唯一選擇,即便不是中國,也會有墨西哥、越南、泰國等地區成為歐美製造業轉移的目的地。在這樣的發展趨勢中,較高收入經濟體製造業崗位的減少和轉移是必然的趨勢。如果試圖通過貿易保護甚至貿易戰爭去阻止或扭轉這一趨勢必然是事倍功半甚或適得其反。當然,隨著發達經濟體製造業就業崗位到達谷底,必然會迎來自然反彈,只不過反彈幅度和反彈速度可能不會那麼明顯。實際上,美國製造業就業崗位自2010年來就一直在增加,而中國則剛好相反,隨著人口紅利的逐漸消失和勞動力成本的不斷上升,製造業勞動力數量持續下滑。

在前些天達沃斯論壇的特別對話環節中,馬雲接受了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安德魯·羅斯·索爾金的採訪,針對全球化、貿易保護和全球就業等一系列問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其言論和觀點不僅在中國登上了各大媒體的頭條,在美國也被眾多媒體競相引用。其中被引用次數最多的當屬他對就業問題的看法。馬雲指出,在過去的30年中,微軟、思科、IBM這些世界500強的頂尖企業為美國賺取了數以萬億計的資金,而中國最賺錢的四大國有銀行的盈利能力與這些企業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但是賺來的錢都去了哪裡?答案是流向了戰爭和金融。美國在過去參與或發起的13場戰爭中花費了14.2萬億美元,如果將這些資金中的一部分用於投資基建,改善人民生活,結果一定會大不相同。同樣,資金從製造業流向了金融行業,帶來了巨大的杠杆和風險,2008年的一場金融危機造成了19.2萬億美元的損失,毀滅了3400萬的就業。如果引導部分流向華爾街的資金去投資中西部地區,開發實體產業,結果也應該會大不相同。所以,不管是中國也好,越南也好,墨西哥也好,並不是其他國家偷了美國的就業機會,而是美國所制定和採取的國家戰略,誤導了美國的發展方向,在有更好選擇的情況下沒有合理思考和分配資金,最終引致經濟的下滑和失業的上升。

所以,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的抬頭對於當下處於經濟復蘇中的美國來說,也許並不是最佳的選擇,引發貿易戰爭更不是一個超級大國應當做的事情。比起閉門造車的自我封閉,如何在全球化的進程中尋找到自身優勢所在,並在互惠共贏的過程中尋找到健康可持續的增長點,這才是全球第一大經濟體應有的使命和胸懷。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