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政府工作報告 看資本市場前景


2017年3月9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兩會時間,每年的這個時候,北京的人民大會堂都是萬眾矚目的地方,而兩會相關的新聞也會充斥各大媒體。今年也不例外,李克強總理在3月5日十二屆人大五次會議的開幕式上宣讀的政府工作報告,成為了這些天刷屏的主要話題。政府報告的內容涵蓋了經濟金融、軍事外交、醫療教育、文體娛樂等等,但作為一個金融人,最關注的應當還是政府工作報告可能對資本市場帶來的影響。

政府工作報告中談及資本市場的內容不少,在不同領域和不同階段都有涉及,總結來看,可以歸納為四個詞,多層次、去杠杆、防風險、穩開放。

首先是多層次。對於多層次資本市場,本次政府工作報告並非首次提及,早在2014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就提出了“加快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而經歷了2015年的“加強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建設”和2016年的“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健康發展”後,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將資本市場體系建設定位為“深化改革”。政府工作報告絕非隨意寫的,其中的每一個字眼都值得推敲。“深化改革”這樣的說法意味著中央基本認可了過去幾年中國多層次資本市場的整體框架搭建工作,未來將以現有框架為基礎,在完善和優化上繼續下功夫。過去的幾年中,主機板市場處於資本市場的頂層位置,發揮著引導和示範作用;創業板和新三板則逐步開始發揮服務創新型中小企業的作用,在資本市場的中層位置滿足著中小創企業的融資和發展需求;與此同時,區域性股權市場也開始構成資本市場的底層建築,對傳統資本市場架構進行補充。而所謂“深化改革”應當是指主機板市場制度的進一步完善,創業板和新三板市場機制的發揮和優勝劣汰的實現,以及區域性市場監管的加強和市場約束的形成。

其次是去杠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有這樣一段話“我國非金融企業杠杆率較高,這與儲蓄率高、以信貸為主的融資結構有關。要在控制總杠杆率的前提下,把降低企業杠杆率作為重中之重。促進企業盤活存量資產,推進資產證券化,支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加大股權融資力度,強化企業特別是國有企業財務杠杆約束,逐步將企業負債降到合理水準。”同樣的,在字字珠璣的政府工作報告中,用超出對資本市場描述近一倍的篇幅和字數來闡述去杠杆,足可說明資本市場去杠杆的任務有多重要。所以從資本市場的角度來談去杠杆,實際上有兩層含義,一方面是資本市場自身的去杠杆,另一方面是通過資本市場為實體經濟去杠杆。政府工作報告的這段話裡其實已經給出了政府建議的通過資本市場實現去杠杆的方式方法,那就是資產證券化、債轉股和股權融資。預計在兩會之後,債轉股以及資產證券化的推進速度將會進一步提高,配套政策和相應規則也將會陸續出臺,以最終實現資本市場和實體經濟同時去杠杆的目的。

再次是防風險。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指出,“當前系統性風險總體可控,但對不良資產、債券違約、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等累積風險要高度警惕。穩妥推進金融監管體制改革,有序化解處置突出風險點,整頓規範金融秩序,築牢金融風險‘防火牆’。”一直以來,資本市場作為金融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無論是自身成為風險源,還是受到其他金融風險源的影響,都是金融風險高發的領域。尤其是近年來隨著經濟結構調整的逐漸深入和中國經濟增速開始放緩,整個社會的不良資產率開始上升,債券違約也伴隨著不良率的上升而開始增多,再加上影子銀行對金融風險的放大作用和互聯網金融在野蠻生長中的風險聚集,資本市場確實成為了金融領域內需要嚴控風險的“高危地區”,不僅要防範尚未發生的各種風險,同時也要化解已經存在的風險隱患。

最後是穩開放。所謂穩開放就是資本市場要在維護好主權利益和金融安全的前提下穩步對外開放。構建開放、健康的資本市場一直是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目標,但中國的資本市場畢竟發展時間較短,金融體系也相對比較脆弱,開放固然重要,但前提是能夠維持金融體系的相對穩定。李克強總理在總結2016年工作時指出,“加強金融風險防控,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進一步完善,保持了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維護了國家經濟金融安全”。在部署2017年工作時,他提出“堅持匯率市場化改革方向,保持人民幣在全球貨幣體系中的穩定地位”的要求。這種提法其實就是表示中國的資本市場應在金融體系穩定的基礎上逐步開放。開放固然是主格調,但穩定的金融體系和貨幣環境則是先決條件。

總結而言,政府工作報告中涉及資本市場的部分實際是對中國的資本市場確立了長短期4個目標,短期目標是在防範風險的同時實現資本市場和實體經濟的去杠杆,長期目標則是深化多層次資本市場改革,在穩健發展的前提下逐步開放,對接國際市場。這應當就是政府工作報告對資本市場的發展的指引和要求。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