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I/PPI現剪刀差 產能過剩未解決


2017年3月16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國家統計局在3月9日發佈了2017年2月份的宏觀經濟資料,CPI環比下降0.2%,同比上漲0.8%;PPI環比上漲0.6%,同比上漲7.8%。2月CPI同比漲幅的大幅回落和PPI漲幅的近10年新高引發了CPI和PPI之間的創紀錄剪刀差,這也迅速引來了市場的關注。

根據統計局的解讀,CPI的下滑主要受兩方面因素影響。一是氣候溫暖令食品價格出現明顯回落,二是春節提前使得二月份服務價格和消費價格整體下降。PPI的上漲也受到了兩方面因素的影響,一是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帶來的直接提價,二是去年低基數帶來的翹尾效應。

統計局對經濟資料的解讀中規中矩並無特別之處,聽起來中國的經濟似乎也沒有什麼大礙,但市場依然對PPI大幅超出CPI表示出一定的擔憂。這主要是對可能發生的滯脹和未能有效化解的過剩產能的擔憂。一般而言,PPI的快速上升意味著實體企業的生產成本在不斷上漲,但如果CPI的漲幅不及PPI的話就意味著企業最終的產成品價格的上漲幅度不及成本上升的幅度。在這樣的情況下,生產企業或者面臨利潤率縮減,或者面臨虧損經營,一般都不會有其他的結果。而這一局勢的持續必將直接降低實體企業的投資和經營意願,進而令整個實體經濟發展受到影響。而實體經濟陷入衰退對於正處於既要完成經濟結構調整,又要穩住經濟增長的中國來說,無疑是災難性的。

而實際上,自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伴隨著大宗商品價格的快速反彈,PPI一直處於上升週期中,但終端需求卻始終沒有得到有效提升,導致CPI的上漲也一直落後於PPI的反彈。雖然CPI的溫和上漲免除了通脹風險,但如果結合PPI的快速抬升來看,對於低利潤率的下游行業而言,其實已經開始陷入了極大的經營困境,這同時意味著中國的經濟也面臨著更大的下行風險。

雖然許多市場機構普遍預測PPI同比漲幅會在2017年下半年回落,CPI同比漲幅也將在3月份恢復常態,目前的剪刀差無需過度恐慌,但從實際經濟發展狀況來看,滯脹和產能過剩的問題依然值得關注。如果我們用最常識和最基礎的推斷來看剪刀差的問題,上游漲價,而下游不漲價,原因只可能有兩個,一個是企業庫存週期令價格上漲滯後,原材料價格上漲傳導到最終商品的價格上漲需要一段時間,不能立即實現;而另一個原因就是企業無法提價把原材料上漲的成本轉嫁出去,這大概率是供給過剩而需求不足造成的。

如果分行業上下游來看,上游去產能和下游產能過剩的矛盾體現得更加明顯。從上游來看,煤炭、鐵礦石、有色、石油等大宗商品原材料的價格上漲是拉動PPI上漲的主要因素,2月全國煤炭開採和洗選業、石油和天然氣開採業、黑色金屬礦采選業出廠價(鐵礦石)分別環比上升0.1%、1.1%、2.2%,同比漲幅分別達到39.6%、85.3%、27.6%。上游原材料價格的上漲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傳導到中游鋼鐵以及有色加工、化工領域,2月石油加工、煉焦和核燃料加工業,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鋼鐵),以及有色金屬冶煉壓延加工業,3類產品出廠價格環比分別上漲0.8%、2.3%、2%,同比價格則分別上漲30.5%、40.1%、19.5%。而如果再向下游來看,汽車、家電、服裝加工、發供電等領域則基本看不到上游原材料價格上漲帶來的提價趨勢。汽車製造業、化學纖維製造業,以及電力、熱力生產和供應業,2月環比價格漲幅分別是-0.1%、1.9%、0.1%,同比漲幅分別為-0.6%、11.9%、-1.4%。

從上述資料不難看出,與原材料價格聯動效應較為明顯的大多是上游及中游去產能初見成效的領域,顯示出供需匹配的效率有了一定的市場體現,但價格繼續向下游傳導時,就遇到了阻礙,尤其是在競爭激烈、產品過剩的下游行業中,很難通過提價將上游原材料價格上漲帶來的成本提升轉嫁出去,體現在統計資料中,就表現為價格漲幅逐步降低。

在上文所述的種種問題中,其實CPI和PPI出現破紀錄剪刀差帶來的核心問題可以歸結為兩個,第一是上游去產能形成的供給短缺必然會推動原材料價格上升。這種價格上升與實際經濟發展加快需求增加帶來的物價上漲並不相同,去產能是手段,不是目的,最終如果不能通過改善需求來帶動經濟發展的話很可能出現物價上漲,需求放緩,經濟放慢的滯漲現象。第二是下游去產能與上游去產能並不同步,在下游仍處於供過於求的情況下,上游提價會對下游帶來巨大的壓力,體現在實體經濟中就必然會出現下游企業利潤率下降,經營困難,甚至倒閉或破產的情況。所以CPI與PPI的反常表現雖然可以用季節性和春節因素予以解釋,但究其核心依然是實體經濟的問題沒能得到妥善處理和解決,這也正是市場所關心和擔憂之所在。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