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現貨交易 面臨監管寒冬


2017年3月30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中國的市場化改革雖然在不斷推進和深入,但依然是政策主導的市場,可以說政策的導向決定著行業的發展,尤其是新政策出臺時,往往能夠決定一個行業的興衰。近期在大宗商品交易領域就有一則重量級的政策發佈,清整聯辦(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頒佈了2017第31號文,宣佈對各類交易場所的清理整頓進度開展“回頭看”工作,並對工作的開展進行了較為具體的佈置和安排,態度和手段稱得上十分嚴厲。檔在網路上流傳甚廣,此處不做贅述,但可以預見,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大宗商品交易市場行業將迎來一場監管寒冬。

的確,一直以來,由於監管的缺位,以原油、白銀和郵幣卡交易為代表的交易場所以現貨交易為名,行欺詐客戶之實,將商品交易領域攪得雞飛狗跳,惡性事件不斷,混亂不堪。在這樣的背景下監管的強勢介入是及時且必要的,此次清整聯辦頒佈的31號文也是基於加強行業監管,規範市場運行的目的。但如果說監管部門希望通過新規的頒佈將商品現貨交易行業禁而絕之,那就有些矯枉過正了。筆者一直重申一點,商品現貨交易行業的存在,有其必要性,雖然在功能上商品現貨交易模式有部分與電商模式或期貨交易相重迭,但其能夠同時滿足價格發現、商品流通和投資投機三個層面的需求,“同時”才是期貨、電商等其他管道所無法實現的。

價格發現是交易的核心要求,幾乎所有的有效交易都是為了在供需關係的指導下發現商品的真實價格;而商品流通是交易的主要目的,是通過物權轉移支撐和服務實體經濟發展的重要通路;投資投機則是交易的附帶功能,通過交易的進行在供需關係的變化中尋求收益也能滿足社會的普遍需求。電商模式強於商品流通,但價格發現效率較低,投資投機功能全無;期貨交易強於投資投機和價格發現,但近乎於零的交割率反映出期貨基本不具備商品流通功能;而商品現貨交易在三個功能上都有不錯的效率和表現,所以說其發展和存在有必然性和必要性。

在這一點上筆者就有切身體會,當初筆者從資產管理領域轉向關注大宗商品現貨交易領域,就源於對上述三個功能的迫切需求。2010年初,筆者非常看好中國的稀土資源,希望能夠撇開傳統投資稀土關聯目標物的方式,開設一檔直接投資於稀土實物的商品基金,但尋遍中國各地,卻發現這一設想很難實現。原因有二,第一,稀土資源價格沒有公信力,缺乏有效的價格發現機制;第二,稀土資源流通不暢,即便通過合規管道購得商品,但卻沒有變現管道。彼時對價格發現和商品流通的強烈需求令筆者開始關注現貨交易市場。無獨有偶,筆者最近開始發現自己並不孤單,行業中有越來越多的資產管理人也開始對商品現貨交易市場產生興趣。去年大宗商品市場的火爆令商品基金風行一時,但傳統的商品基金都是通過期貨類比的方式來實現,合約到期後頻繁的調倉操作和可能產生的價差風險令不少資產管理人表達出對現貨交易市場的需求和嚮往。市場的需求也再次印證了現貨交易市場存在的必要性和不可替代性。下周再續。(二之一)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