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現貨交易宜加強監管


2017年4月6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上周,表達完商品現貨交易行業存在的必要性,一定有人會說商品現貨交易市場實在太亂了,也太難管了,也許停下來會少一些傷害和損失。誠然,商品現貨交易市場中存在不少問題,即便撇開原油、白銀、郵幣卡這些明顯違規的市場,行業中坐莊、操縱市場等問題也飽受詬病。但說句老實話,這些違規行為即便是在監管最嚴格的證券市場中也同樣屢禁不止。有個證券行業的朋友曾經向筆者講解過A股市場中從上市公司、到股票分析師再到莊家的利益鏈條,其惡劣程度較之現貨市場尤有甚之。在這裡也科普一下這個鏈條的流程。上市公司股東在有減持計畫時會提前私下聯繫一些熟識的“大牌”分析師,“製造”並告知其一些利好股價的消息,其後,分析師會找到關係較好的資金方,也就是傳統意義上的“莊家”通氣,之後莊家就會提前埋伏進這些股票中,同時第一次拉高股價。隨後,分析師會例行公事地到公司進行調研,並態度鮮明地發佈該公司的利好報告,報告發佈後股價會迎來第二波上漲。再之後則是上市公司公開正式發佈利好消息,股價迎來第三波上漲,而在散戶大規模進入追漲之後,莊家出貨、股東減持,完成收割韭菜的動作。在整個利益鏈條中,分析師得名得利,莊家低買高賣,上市公司高位減持,散戶成為最終的買單者。這其中不僅涉及操縱股價,更涉嫌內幕交易,甚至存在欺詐行為,惡劣之處令人背脊發涼。舉此一例並非是想通過對比為現貨交易市場的不規範行為開脫,而是指明任何行業、任何市場都會有黑暗之處和不盡如人意處,一棍打死往往並不是最佳的解決方案,加強監管規範發展才是正確的態度。

那麼商品現貨交易市場如何發展?個人認為可以總結為“三規”。第一是規矩,所謂無規矩不成方圓,商品現貨交易市場一直處在監管真空的狀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沒有規矩,因此也就沒法管理。如果行業有法可依,有規可循,那麼發展自然也會邁上正軌。既然眼下沒有明確的監管主體,那麼就應當以自律為先,可以由協力廠商行業協會牽頭與行業成員共同制定相關規則,明確行業的經營準則和行為規範,並形成團體標準,以此為基礎不斷完善,最終為行業確立規則,約束和指導行業的發展。第二是規範,規範有兩個層面的意義,其一是行為的統一和規範,有了規矩大家應當一起遵守,如果行業參與者都遵守相同的規則,秉持相同的經營操守,行業自然就會規範起來;其二是平臺和服務的統一和規範,商品交易涉及開戶、行情、交易、結算、倉單管理等諸多層面,如果能夠在這些環節分別實現入口和平臺的統一以及風險管理的分部和分散,由專業的機構做專業的事,再加上投資者教育和從業資格認證等統一服務的推廣,也能從很大程度上避免風險事件的發生,起到規範市場的作用。第三是規模,市場的規模決定了市場的影響力,商品現貨交易市場目前存在著區域割裂、品種單一的問題,單個市場交易品種有限且地域性十分明顯,其影響力也相對有局限性,但如果能夠在市場之間形成互聯互通,通過資源的整合和彙聚形成行業合力,那麼這個新的市場能夠覆蓋的品種和地域將會有質的提升,其所能帶來的影響力也是單個市場所不能比擬的。中國作為全球大宗商品最大的需求方,一直希望能夠獲得與市場規模相匹配的國際話語權,如何去實現?通過商品現貨市場的互聯互通實現規模化不失為一條低成本的快捷方式。

回到文章的開頭,中國是一個由政策主導的市場,所以順策而行方能保持正確的方向獲得持續發展的動力。從筆者的角度看來,31號文的頒佈也許並不意味著商品現貨交易行業的終點,恰恰相反,如果能夠將政策取向和行業存在的必要性進行有機結合,沿著“三規”的方向繼續走下去,也許31號文反而能夠成為行業的新起點。有人曾說商品現貨交易行業已經是昨天的行業,是個夕陽產業,應當放開眼界去尋找明天的行業,但筆者想說,行業本無高下之分,只要做對的事,保持開放的態度,樂於接受新鮮事物,不斷調整和修正自我,那麼任何行業都可以成為希望和明天。(二之二)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