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征信體系建設 仍需摸索前行


2017年4月27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共用經濟領域又出了條不小的新聞,共用單車OFO獲得螞蟻金服戰略投資,共同在信用、支付、國際化等領域展開合作。今天不再講共用經濟,而是借著這條新聞說說對於中國征信體系建設的一些看法。OFO在獲得螞蟻金服戰略投資錢,就曾與其旗下的信用評級機構芝麻信用達成合作,部分地區的OFO使用者,只要芝麻信用分在650分以上,無需交納99元人民幣押金,即可使用OFO的共用單車。

OFO與芝麻信用合作的“信用免押”模式,實際上是實現了“信用變現”。其中芝麻信用的個人征信體系為OFO提供了用戶信用的衡量標準,共用單車則為這個衡量標準提供了實現其價值的應用場景。這是中國社會信用體系不斷發展的例證之一。

目前中國的征信體系正在快速發展的階段,據統計資料顯示,中國的各類征信系統加總後目前已經覆蓋超過四億人,但是這個龐大的體系與大多數老百姓仍然存在著距離,並沒有直接的關聯起來,其核心在於中國的征信系統仍然處在發展初期,不夠完善。

參考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較為成熟的歐美發達國家,實際其信用體系建設採用了兩種模式,一是以美國為代表的信用仲介機構為主導的模式;二是以歐洲為代表的以政府和中央銀行為主導的模式。美國模式依託市場經濟運行,信用仲介機構在信用體系建設中發揮主要作用,運作的核心是經濟利益;歐洲模式則是依靠行政力量運行,通過政府建立公共的征信機構來實現社會信用體系的建設。

而中國目前的情況是,一方面是以阿裡、騰訊等機構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已經積累一定的客戶群體和信用資料資訊,也具備了一定的基礎和經驗,但各自為政,且具體運營模式與央行對行業的監管要求仍存在一定的差距。另一方面作為監管核心的央行業務起步較晚,試圖通過整合市場、規範發展,優化現有資源避免重複建設。所以中國希望能夠借鑒歐美國家的經驗,走一條政府與市場相結合的道路。

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央行原副行長吳曉靈曾在央行主辦的“個人資訊保護與征信管理國際研討會”上指出“國內公共征信機構和市場化征信機構協同發展,是中國未來征信業的方向。但市場化發展的過程中,行業競爭應當是有限的,不能太分散,要有相當的門檻。美國經過幾百年的競爭,才最後形成了三大征信機構,中國沒有這個時間,不可能通過自由競爭形成有限競爭,因而從剛開始開放時就應該是有限競爭,控制數量。”

實際上,從個人征信的最終應用場景來看,如果要實現信用變現,資訊共用應當是個人征信的核心原則,所以從某種程度來說,征信相關的產品和服務應當是一個有條件的公共產品。所以由政府或行業成立公共征信機構,是符合行業發展需要的。但與此同時,應用場景對於個人征信產品的需求又是多樣化和多元化的,因此也必然需要商業化和市場化的征信機構能夠為行業提供補充服務,滿足市場的不同需求。所以公共服務與市場化服務協同發展是能夠形成更加靈活高效的市場的。

但是,理想與現實總是存在差距,政府主導,企業主體的發展方式固然很好,但存在的問題也不可忽視。實際上,早在2015年1月,央行官網就公佈了《關於做好個人征信業務準備工作的通知》,要求包括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騰訊征信有限公司等8家機構做好個人征信業務的準備工作,準備時間為6個月。但如今兩年多過去,企業望眼欲穿,牌照仍舊懸而未落。

根據央行的回饋,可以對至今未能發放第一批征信業務牌照,做如下解讀。原因有三,第一,申請的8家機構都想做大自己的生意,將征信業務打造進自己的業務閉環中,不太願意分享自己獲取的征信資訊,這就嚴重影響了征信業務資訊共用的原則,令本來可以完整、全面的資訊鏈無法形成。第二,申請的8家機構都是依託企業發起創建的,各自都有自己的利益要求,其中像阿裡和騰訊甚至存在一定的競爭關係和利益衝突,這與征信機構的協力廠商獨立性有所矛盾。第三,申請的8家機構對信用的評價標準與央行的要求和規則有較大出入,標準不同、方法不同,各行其是、各自為政,這也不利於央行形成標準統一、規範公開的征信系統。

從實際情況來看,央行對於征信牌照的慎重也是十分正確的,根據工商總局提供的材料顯示,在全國工商登記中帶有征信字樣的企業已經有50多萬家,如果央行不對牌照的發放更加慎重,對行業的管理更加細緻,那麼很可能重蹈“一放就亂,一抓就死”的覆轍。所以雖然個人信用的價值已經在我們的生活中得到越來越具象的體現,但中國的社會征信體系建設仍然遠未成熟,要在摸索中繼續前行。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