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體監管新規 加速行業優勝劣汰


2017年5月11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近幾年來,隨著微博的再度火爆和朋友圈的日益盛行,以微信公眾號和新浪微博為代表的內容創業新媒體成為了資本市場的新寵。新媒體通過內容創新,以極低的成本帶來了巨大的閱讀量和影響力,在發現獨角獸日趨艱難的當下,這些小而美的項目吸引了大批投資者的關注。行業內一筆筆成功的融資案例也進一步刺激著內容創業者和投資者們,新媒體板塊始終處在資本市場的風口之上。但行業的高燒不退也令不少新媒體運營者動起了歪心思,為了抓眼球,搏流量,從而獲得資本市場的關注,刻意歪曲和編造社會事件,使得虛假新聞和造謠傳謠的事件時有發生,有些還產生了及其惡劣的社會影響。在這樣的行業背景下,國家加強對新媒體的監管也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5月2日,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公佈了《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其中規定:通過互聯網站、應用程式、論壇、博客、微博客、公眾帳號、即時通信工具、網路直播等形式向社會公眾提供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應當取得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許可,禁止未經許可或超越許可範圍開展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包括互聯網新聞資訊採編發佈服務、轉載服務、傳播平臺服務)活動。該規定同時明確,本規定所稱新聞資訊,包括有關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社會公共事務的報導、評論,以及有關社會突發事件的報導、評論。

新版《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的出臺,為新媒體運營劃出了大片禁區,其中主要針對的就是新聞資訊類的新媒體。新規中對於新聞資訊服務的界定,不僅限於報導和轉載,更是將評論也劃歸到受規管範圍內,而有價值的分析評論恰恰是許多自媒體帳號吸引訂閱和流量的主要手段,可以說新規中圈定的新聞資訊服務類新媒體幾乎佔據了整個行業的半壁江山。按照新規的要求,未經許可的前提下,不能對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領域進行報導和評論,這無異於給新聞類的新媒體,尤其是自媒體運營者帶來了一個天大的難題,市場中也是一片恐慌。

但如果深入研究政策的實質影響和執行手段,就會發現,新政的出臺固然會加速行業的優勝劣汰,但並非滅頂之災。面對此次新政的頒佈,最為恐慌的應當算是以微信公眾號為代表的自媒體運營者,但仔細想想,如果從國家層面對每一個公眾號和微博帳號進行直接的監督和管理,這個工作量是不可估量的,這個做法也是不現實的。而從實際的從屬關係和服務關係來看,許多自媒體經營者實際上是在使用公共資訊服務,是資訊服務平臺的使用者,所以也並不在新規的直接管理範圍之內。那麼管理規定對於自媒體的監管和約束作用如何發揮呢?實際上新規的出臺是加強了對資訊平臺的監管,將監管施加到騰訊、新浪這些服務平臺的運營和管理者身上,誰提供資訊服務平臺,誰來對平臺上的內容負責,間接地通過平臺對自媒體進行約束。

這個政府監管平臺,平臺對內容負責的邏輯對於行業來說也是十分順暢的。監管部門通過對平臺實施監管,實現了對新聞資訊門戶的管理,直接掌控了資訊傳播的核心管道,但將對內容管理和審核的責任交給了平臺,能夠以最低的監管成本實現最大化的監管收益。而平臺恰恰不希望監管部門直接介入對平臺內容的監管,因為內容是平臺吸引流量或者說賴以生存的核心,從某種程度上說,這些內容創業者就是這些平臺的衣食父母,如果因為監管部門一刀切式的監管方式而令大批內容提供者離開平臺,這也無疑宣判了平臺的死亡。從內容創業者的層面來看,這種方式也應當是他們更樂於接受的一種方式,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自媒體在新規出臺之後為了自身的生存和發展也會自發地考慮平臺的需要,讓平臺更有安全感。所以在這樣的邏輯鏈條之下新規對於行業的發展,尤其是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領域的發展將起到積極的規範作用。

實際上,由平臺進行內容的審核也更加高效,對於大監管時代的到來,許多新聞資訊類的平臺公司早已做出了自己的應對,有些通過將審核團隊遷至低成本地區來降低審核成本,更多的則是通過人工智慧的應用來實現審核成本的降低。有報導稱騰訊、今日頭條等公司已經把機器人審核,尤其在語音和文字方面的辨識應用作為AI業務的突破口,通過機器來替代來降低成本。

對於新媒體內容創業,監管的加強是一個必然的趨勢,新規的出臺毫無疑問會導致部分內容創業者被行業新的發展所淘汰,優勝劣汰符合所有商業運行的基本規律。但新媒體行業又與傳統商業有所不同,由於文化類產品的非標準化,每個產品都會有自己的獨特性,作為新媒體的運營者,只要能夠找准定位,做出好的內容,做出自身的特色,就永遠會有生存和發展的空間。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