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持新規短期利好A股


2017年6月1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散戶化一直是A股的重要標籤之一,而保護中小投資者的權益也一直是中國證監會工作的重中之重,隨著2016年下半年來A股新股發行的加速和常態化,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開始擔憂限售解禁高峰期的到來對A股產生影響和衝擊。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時點,5月27日,證監會發佈了《上市公司股東、董監高減持股份的若干規定》,並在該規定中強調,新規從即日(5月27日)起施行;同日晚間,上交所、深交所相繼出臺了實施細則。行內朋友稱《新規》跟2005年推行的股權分置改革有頗多雷同的地方,因此把《新規》稱為“二次股改” 。

針對減持新規的發佈,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鄧舸做出瞭解讀,減持新規是以2016年2月發佈的舊版本為基礎修訂的,針對社會反映較為強烈的五個問題做出了有針對性的修改。這五個問題包括:大股東集中減持規範不夠完善;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股份解禁後的減持數量沒有限制,導致短期內大量減持股份;對於雖然不是大股東但持有首次公開發行前的股份和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的股份的股東,在鎖定期屆滿後大幅減持缺乏有針對性的制度規範;有關股東減持的資訊披露要求不夠完備,一些大股東、董監高(董事、監事、高管)利用資訊優勢“精准減持”;市場上還存在董監高通過辭職方式,人為規避減持規則等“惡意減持”行為。

而針對這五個問題,新規做出了七個方面的修改,一是完善大宗交易“過橋減持”監管安排。通過大宗交易減持股份的,出讓方與受讓方,都應當遵守證券交易所關於減持數量、持有時間等規定;二是完善非公開發行股份解禁後的減持規範。持有非公開發行股份的股東,在鎖定期屆滿後12個月內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減持,應當符合證券交易所規定的比例限制;三是完善適用範圍。對於雖然不是大股東,但如果其持有公司首次公開發行前發行的股份和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的股份,每3個月通過證券交易所集中競價交易減持的該部分股份總數不得超過公司股份總數的1%;四是完善減持資訊披露制度。增加了董監高的減持預披露要求,從事前、事中、事後全面細化完善大股東和董監高的披露規則;五是完善協定轉讓規則。明確可交換債換股、股票權益互換等類似協議轉讓的行為應遵守《減持規定》。適用範圍內的股東協議轉讓股份的,出讓方與受讓方應在一定期限內繼續遵守減持比例限制;六是規定持股5%以上股東減持時與一致行動人的持股合併計算;七是明確股東減持應符合證券交易所規定,有違反的將依法查處;為維護交易秩序、防範市場風險,證券交易所對異常交易行為可以依法採取限制交易等措施。

從某種程度上講,對市場行為進行限定和制約是違背市場規律的,行政干預的介入必然會影響市場的效率,但就眼下而言,減持新規對A股的影響從短期來看還是偏良性的。至少從上市公司品質和機構參與者的層面上是有積極影響的。

首先是通過限制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套現,淘汰“偽上市”和“假上市”的企業。上市,是企業發展過程中通過資本市場融資加速企業發展的一種方式,但絕非企業發展的目的,更不應成為企業實際控制人套現的工具。隨著資本市場造富效應的快速升溫,越來越多的企業創始人希望能夠通過企業的上市實現自身的財富增長,對於減持的限制,其目的並不是阻礙企業實際控制人通過資本市場改善生活,而是希望通過延長主發起人套現的時點令惡意包裝的造假企業現出原形,提高造假上市的成本、遏制造假上市的衝動,改善上市公司品質,淨化市場環境。

其次是通過拉長一二級市場套利期限和提高時間成本,淘汰一批投機型的低品質市場參與者。在減持新政之下,通過一級市場入股企業待到上市退出的週期將明顯被拉長。從短期來看,將對激進的投機型PE產生明顯的“擠出效應”。從中長期來看,也會從抑制一級市場投資估值、加速PE行業優勝劣汰、延長PE基金存續期、推動行業從機會投機向價值投資轉變等方面帶來積極的影響。

其實此次減持新規的發佈如果用兩個字來總結的話就是“補漏”。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是中國長期存在的一種市場狀態和市場心理,無序減持、違規減持等問題,不但嚴重影響中小股東對公司經營的預期,也對二級市場尤其是對投資者信心造成了非常負面的影響。同時,產業資本大規模減持不但會令股市承壓,也會使實體經濟面臨“失血”風險。而此次新規就是針對市場鑽政策空子的問題進行了修正,通過完善減持新規,引導上市公司股東、董監高規範、理性、有序減持股份,有利於形成穩定的市場預期,進一步提振市場信心。

當然,說到底,除去個別急需資金的減持行為外,股東大規模減持或頻繁減持的核心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股價估值過高,套現比持有更划算,所以只要A股的估值仍然處在非理性的高位,那麼限售都只是治標不治本的行為,無非是遲賣早賣的問題。要想真正解決無序減持、違規減持的問題,只有讓A股回歸合理的估值水準,而估值回歸無非兩條路而已,股價大跌是一條路,提高上市公司品質是一條路,孰優孰劣不言而喻。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