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嚴從實管理金融行業


2017年7月20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北京時間7月15日,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召開了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對當前和未來一段時期內中國的金融工作做出了全面的部署,提出了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的三個方向,並提出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強調了黨中央對金融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會議召開後,各大媒體紛紛對其進行分析、報導,對該次會議給予了高度的重視。

國家和中央的各類工作會議時常有之,但能夠享受到如此重視和關注的會議卻並不是很多,這主要由於此次會議的規格確實非常之高。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不同於一年一度的中央金融工作會議,每5年才召開一次,而前者召開的目的也不同於旨在安排下一年金融工作的後者,而是希望在更長期的發展規劃中定調中國金融業的發展方向。此次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更是一改由國務院總理主持召開的管理,直接由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同時更有五名政治局常委出席,會議的重要程度可見一斑。

而在這一屆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中,除了主席提出的三個目標外,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提出更是一石激起千層浪,成為了此次會議中最抓眼球的一則消息。這也許意味著中國金融體系對分業監管的改革即將到來。

分業監管的出現在中國金融行業發展的歷史進程中有其必然性。中國的資本市場發展時間較短,在資本市場建立初期,大多都是借鑒了歐美市場的發展路徑和監管理念,但缺乏有效的實際管理經驗,所以為了最大限度的降低金融監管的難度,採取了分業經營和分業監管的方式。這是一個在當時的環境之下非常符合邏輯的選擇,通過割裂金融各個業態之間的內在聯繫,使得危機的爆發不帶有連續性,並具備可提前預警的可能。

但隨著金融行業的快速發展,尤其是最近五年轟轟烈烈的金融自由化的浪潮中,傳統的分業監管模式開始越來越難跟上實際業務的發展。不提最前沿的互聯網金融的快速普及對分業監管模式帶來的衝擊,就說最傳統的銀行、保險、證券基金行業,就已經令監管部門十分頭大了。目前,中國金融行業中,銀行、保險、證券基金等各有各的經營牌照,由銀監會、保監會和證監會分別監管。但隨著近幾年創新金融產品的不斷湧現,銀行將大量資產放到了券商、信託和基金的表上,保險業中的許多投資性險種則越來越相當於變相的吸儲,從而導致所謂“影子銀行”的膨脹。這些通道業務的本質,實際就是在鑽分業監管的空子,逃避對資本監管的約束。金融業分業經營和分業監管的目的原本就是為了確保銀行、保險、證券三者之間有嚴格的防火牆,以確保將風險隔離在獨立的領域內,避免系統性的金融風險。但行業環境的快速變化卻告訴我們分業監管模式越來越不適應金融行業的發展,改革勢在必行。

其實早在2013年8月,國務院就已經建立了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制度,由人民銀行牽頭,央行行長擔任聯席會議召集人。但由於聯席會議不刻制印章,不正式行文,缺乏明確的決策機制與落實機制,在實際操作中,更像是一個交流、建議和協商平臺,監管協調的效果有限。由此可以看到,在此次全國經濟工作會議中推出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是這個4年前設立的“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的升級版。區別在於,它的工作方式從各平級部門之間的協商變成了更高層面的統籌。而這一委員會的成立也代表著一行三會仍將相對獨立運營,這也從側面為風傳甚久的“一行三會合並”說法畫上了句號。

雖然在此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並未提及金融穩定委員會的具體職能、機構設計和負責人,但根據其權責來分析,業內人士普遍預計委員會將是一個國務院層面的權威決策機構,應該會由國務院領導擔任負責人,委員會的辦事機構可能設在央行,委員會的主要任務將是促進一行三會之間的資料共用和監管合作,在深化改革、金融協調監管層面發揮重要作用。

從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設立以及服務實體、防控風險、深化改革這三個方向來看,可以很清晰的看出中央對金融行業的態度,那就是“嚴”和“實”。金融行業作為一個新興產業,明顯不同于傳統行業,這是一個外部性很強的領域,一旦出現風險事件則直接涉及億萬百姓的財產損失,將會帶來巨大的負面影響和社會危害。同時,金融行業又是一個以實體經濟為基礎的行業,如果脫離實體經濟一味追求金融行業的快速發展必然會帶來泡沫和巨大的風險。所以對於金融的監管,和金融行業的發展,只能從嚴從實管理,在很多行業裡都可以先創新後監管,但在金融領域即便不能保證監管超前于創新,也要保證兩者能夠同步,因為一旦出現金融風險,沒有人能夠對可能產生的後果負責。在文章的最後引用網路上看到的一句話,對於金融,人民需要的不是畫餅充饑大發展,人民需要的是畫餅不成不死人。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