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額寶規模陷阱 考驗天弘基金


2017年8月31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自2013年六月正式上線以來,依託淘寶巨大的用戶群體和閒置資金,以及2013年“錢荒”的難得機遇,餘額寶在短短4年的時間裡創造了無數奇跡,截至今年6月底,餘額寶規模達到1.43萬億元(人民幣,下同),比去年年底的0.8萬億元,激增了近80%。而作為其資金管理方,一度名不見經傳的天弘基金也像開了外掛一樣,一路狂飆,不僅迅速攀上了中國基金規模首位的寶座,更是在今年4月,以1656億美元的託管資金規模,超過了規模1500億美元的摩根大通美國政府貨幣市場基金,成為全球最大的貨幣市場基金。

其實自餘額寶面世以來,一直被視為傳統銀行業的公敵,因為其從某種程度上具備了吸儲的功能,但同時又缺乏銀行的風險防控手段和嚴格的監管,而隨著餘額寶規模的不斷擴大,其受到的關注和重視程度也不斷提高,餘額寶開始面臨自己的困境。

首先需要面臨的是監管紅線的壓力。根據3月底公佈的《公開募集開放式證券投資基金流動性風險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同一基金管理人所管理採用攤余成本法進行核算的貨幣市場基金的月末資產淨值合計不得超過該基金管理人風險準備金月末餘額的200倍。而以天弘基金管理的餘額寶規模來計算,嚴格按照新規執行天弘基金需要預留近60億風險準備金。而天弘基金目前的情況顯然難以滿足這一要求,即便以2016年天弘基金餘額寶單一產品管理費收入23億元人民幣計算,填上這個窟窿也需要把過去幾年的利潤全部消耗掉,而與此同時餘額寶的規模還在不斷攀升,所以這顯然是不現實的。而面對巨大的監管壓力,規模去化、急流勇退也許是天弘基金目前最佳的選擇。

其次是行業監管新規可能帶來的資產配置壓力。有媒體報導稱監管機構正在計畫加強對貨幣基金的管理,限制或禁止貨幣基金對部分商業銀行同業存單的投資。報導稱按照新規要求,貨幣基金投資商業銀行的銀行存款及其發行的同業存單與債券,不得超過1萬億元。而截至2017年上半年,餘額寶7.94%的資產投向了債券,規模約為1138.3億元;餘額82.95%的基金資產則全部投向了銀行存款和結算備付金,規模約為1.19萬億元,顯然已經超過了新規上限。雖然新規仍在醞釀中,但業內對新規的出臺普遍持較為確定的態度,因為以餘額寶為代表的巨型貨幣基金確實是較為新興的事物,也缺乏相應的監管,出臺新規對巨型貨基加以監管和限制有其必要性。實際上,天弘基金並非被針對,因為隨著貨幣基金規模的不斷加大,監管的力度和強度也必然會加強,所以在這樣的預期之下,只要貨幣基金的總規模超過5000億時,其資產配置的壓力就會顯著增加,而隨著其規模的進一步擴大,在合規方面的壓力和難度也會增加。這也是餘額寶和天弘基金需要面臨的困境之一。

再次就是風險管理的壓力。餘額寶最突出的特點就是散戶化,據餘額寶2016年年報顯示,其持有人共3.24億,其中個人投資者99.72%,人均持有2489元。機構投資者僅為0.28%。散戶化固然能夠在常態中避免資金規模的大幅波動,但同時也是最為情緒化的投資群體,一旦市場逆轉時,更易發生流動性。實際上,在2011年和2013年貨幣基金流動性出問題的事情都曾發生過,而且發生風險的都是規模前十的大公司,所以流動性壓力是懸在所有貨幣基金公司頭上的一把利劍。貨幣基金的底層資產是國債、央行票據、商業票據、銀行定期存單、政府短期債券、高信用企業債券、同業存款等短期有價證券等到期日一年以內的金融資產,而這些資產大多僅在工作日的交易時間可以交易,而且到期日前提前賣出,可能還會有損失。餘額寶卻提供24小時買入,每天24小時也可贖回的,這明顯與其投資的標的物有時間錯配,一旦在非工作日發生極端情況,餘額寶又沒有預留充足的準備金時,很有可能發生流動性風險。

面對上述幾個問題,天弘基金也做出了選擇和調整,這首先體現在收益率上,風險備付金的提高降低了餘額寶的總體收益率,8月7號,其收益率開始跌破4%,七日年化收益率下降到3.999%,而截至8月16日,其七日年化收益率為3.8550%。相比之下,8月13日,博時合惠貨幣A、建信現金增利貨幣的7日年化收益率分別為4.5810%和4.5730%。由此可見,餘額寶相比同業其收益率已不再具備優勢。與此同時,面對流動性管理壓力,餘額寶也降低了個人交易上限,5月27日,天弘基金旗下餘額寶的最高額度已經由100萬元調整為25萬元,8月14日起,天弘基金再次下調餘額寶個人交易帳戶持有額度上限為10萬份。

實際上,從某種程度來說,行業的變化對餘額寶或者說其背後螞蟻金服所帶來的壓力要遠遠小於天弘基金。實際上,對於餘額寶流動性風險管理問題,螞蟻金服已經做出了調整,其旗下螞蟻聚寶財富已於6月14日開始向其他基金公司開放產品銷售。目前超過30只貨幣基金產品可在螞蟻聚寶上申購,同時可通過支付寶為其他貨幣基金導流等。業內傳言,螞蟻聚寶對開通服務的基金公司開出了極其苛刻的分傭等條件,相信作為掌握著客戶和資金的強勢一方,螞蟻聚寶在分傭上的無風險收入又將是一個前途無限的業務。

而相比之下,天弘基金的日子就要苦多了,一方面面臨監管趨嚴和流動性管理壓力的提升,另一方面則面臨自己大股東螞蟻金服引入的同業競爭。雖然依託餘額寶華麗轉身,穩坐行業規模頭把交椅數年,但行業變局的壓力也在這一刻壓在了天弘基金的身上,過去一段時間裡,天弘基金正在全力佈局智慧投顧、場景化理財等創新領域,同時強化其主動管理能力,但尚未見到明顯成效。未來在行業環境的變化中,天弘基金能否再一次完成華麗轉身,保住第一的寶座,業務突破和轉型能否成功應當是決定性的因素。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