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交所一枝獨秀前景光明


2017年11月23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近期有一則新聞,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主席克雷頓(Jay Clayton)在經過和白宮的討論後,決定凍結由中資機構重慶財信牽頭的財團擬收購美國芝加哥證券交易所(Chicago Stock Exchange)股權的核准,這意味著曾讓外界大為期待的中資並購美國交易所的首例,極有可能就此告吹。

中資收購芝交所被否決

2016年2月,芝加哥交易所發佈公告,稱有中資財團意向收購其49.5%的股權。公告一經發出,市場還未消化這則新聞,就已經引起了美國政界的恐慌。從市場影響力和交易占比來看,芝交所的規模稱得上是微不足道,在美國股票交易市場中占比不足0.5%,但令美國政界擔憂的是,一旦交易成功,不僅開了中資收購美國證券交易所的先例,同時也為中國企業在美上市打通了一條穩定可控的全新通道,甚至可能進一步給中國政府插足美國資本市場的機會。這無論是對於美國資本市場的名譽還是風險防控,都會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所以即便重慶財信不斷與中國政府劃清界限,但仍無法打消政客們的疑慮,受到了美國政界的強烈反對。作為新任的SEC主席,克雷頓自今年5月上任以來,就一直承受著來自美國政府關於封殺交易的巨大壓力,在上月聽取“SEC官員的最終意見”後,克雷頓宣佈決定暫停交易核准,至此,雖然交易沒有被正式宣佈死亡,但也已離死不遠矣。

一直以來,證券交易所都被視為一國的象徵,而對外出售證券交易所對很多人來說就是喪權辱國之舉,因此,過往類似的交易所並購交易大多因政治阻力而以失敗告終。比如2011年德意志證券交易所欲收購紐約證券交易所,2010年新加坡證券交易所試圖收購澳洲證券交易所,2017年德意志證券交易所計畫與倫敦證券交易所合併等,都因政府層面的原因而告吹。

美國政府擔憂中資收購證券交易所後會對資本市場帶來衝擊也並非杞人憂天,中國正處在經濟高速發展的階段,同時也是企業上市融資最為殷切的時候,大量的企業需要通過上市加快自身發展的速度。然而,由於中國A股市場長期低迷,導致監管部門頻頻暫停上市申請以穩定市場氣氛,致使A股市場積壓了大量的上市申請,卻始終無法滿足龐大的市場融資需求,越來越多的中資企業為了滿足自身融資需求尋求海外上市的機會。但隨著芝交所並購觸礁,通過海外並購證券交易所的道路已經很難繼續走下去,意味著開闢全新的上市融資通道越來越難。而在開源難度加大的前提下,在現存平臺中尋找合理的通路也就成為了為數不多的選擇。

港交所內聯中國外聯海外

而港交所憑藉獨特的地位和巨大的市場影響力相信能夠憑藉中資企業巨大的上市融資需求而獲得更多的關注和認可,香港與內地市場的互聯互通也有機會隨著港交所的發展而進一步加快。2015年11月17日,滬港通正式開閘,開啟了A股與港股互聯互通的先河,市場評論為“以最小的制度成本為內地資本市場取得了最大效果的開放”。隨著滬港通的成功,中港兩地政府又先後開啟了深港通和債券通,港交所的地位又有了進一步提高。近期,港交所總裁李小加底氣十足地說了一句“沙特阿美最終一定會來港上市”,似乎預示著期待已久的“新股通”開通有望。同樣地,隨著港交所作為中國大陸走向世界的視窗和與全球互聯互通的橋樑,未來商品通、期貨通、貨幣通等的陸續開通也只是時間問題。

從發展路徑來看,港交所聯通全球的發展方向確定了其與全球各地資本市場的定位並非競爭關係,而是合作關係,再加上近期新經濟企業證明有能力填補香港傳統經濟企業的上市荒問題,為港交所自身的發展提供了充足的動力,由此兩點,相信港交所的股價理應更加值得期待。

實際上,除了類似港交所這類證券期貨類的交易平臺值得重點關注以外,隨著實物投資和被動投資的興起以及全球共同申報系統的上線,含大宗商品和高端消費品在內的全類別資產類交易平臺有著更加廣闊的發展空間。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