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即將進入港式股權分置新時代


2017年12月21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12月15日,港交所發佈《有關建議設立創新板的框架諮詢文件》的市場《諮詢總結》,正式宣佈拓寬現行的上市制度,這意味著香港市場將迎來20多年以來最重大的改革。此次改革,最核心的變化有三條,包括允許同股不同權的新經濟企業在主機板上市,允許尚未盈利或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企業在主機板上市,以及允許業務重心在大中華地區的內地公司在香港做第二上市。

2013年9月26日,阿裡巴巴聯合創始人蔡崇信以一句“今天,作為香港人,我想問的是:香港資本市場的監管,是被急速變化的世界拋在身後,還是應該為香港資本市場的未來做出改變,迅速創新?!!”宣告了阿裡巴巴赴港上市告吹。而在一年之後的2014年9月20日阿裡巴巴在美國紐交所掛牌上市後,港交所總裁李小加在阿裡上市後回應“為阿裡巴巴祝福,也同時為香港感到自豪,因為我們堅持了香港法治社會的原則。我們不會為短期利益,而犧牲長遠利益”。

香港對於同股同權的堅持,實際上是香港對於引以為傲的自由、平等、規範的市場環境的一種堅持。從理想化的市場邏輯來講,投入資金和資源較多的大股東會享受更多企業成長帶來的收益,也會承擔更多企業經營不善帶來的損失,因此大股東往往會有足夠的動力和動機對企業的發展更加投入,更加盡責,而同股同權實際上就是遵循了這一市場邏輯,讓投入更多的人承擔更多的決策權,從而保障各方的利益。香港實行的“同股同權”原則可追溯至30年前。1987年3月,李嘉誠的長實集團公佈計畫發行A/B股,引發市場熱議,並引起市場恐慌,該計畫一個月後就由港交所和證監處共同否定,並宣佈不再容許B股上市。1989年香港正式廢除A/B股制度,自此堅定實行“同股同權”。在香港的資本理念裡,這一原則可以保護股東民主,更有利於保障中小股東的利益。

但隨著時代的發展,蔡崇信在4年前一句失望而憤怒的質問,不但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漸漸遠去,反而更加振聾發聵,引人深思。科技公司不同于傳統企業,他們的發展和爆發很難依靠獨立運營自負盈虧來實現,他們更多需要通過引入多輪投資來實現業務的快速擴張以搶佔市場。這就導致科技公司創始人的股權會在融資的過程中不斷地被攤薄,而對於這些公司來說,創始人往往是公司的核心掌舵人,他們能夠決定和影響企業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裡的發展趨勢,失去對企業的控制權無論是對於創始人還是對於投資者都意味著災難,所以世界範圍內很多明星科技公司都採取了同股不同權的架構。美國的Google、Facebook,中國的阿裡巴巴、百度、京東等都是如此。Facebook先後經歷了10次融資,紮克伯格依然以28%的股權掌握了58.9%的投票權;京東創始人劉強東以23.1%持股權,獲得了83.7%的投票權,正是因為創始人沒有了後顧之憂,才能令這些企業在既定的道路上一騎絕塵,獲得了穩定快速的發展。

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其最大的優勢是成為了中國資本市場與全球資本市場對接的橋樑和視窗,而不帶任何感情色彩地講,香港過去近20年來資本市場的繁榮,與中國內地經濟的快速發展密切相關,中國內地企業在港交所上市公司中也佔據了越來越重的份額。據港交所資料顯示,從2006 年至 2017 年上半年,中國內地發行人由占聯交所上市公司總市值的50.3%增至64.0%。從2011年到2016 年,中國內地首次公開招股占香港市場總數量的60%,總集資額更是占到91%。而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港交所更應重視中國內地經濟變化的趨勢,牢牢掌控住已經擁有的區位和資源優勢,進一步尋求更大的發展。時代在進步,數字經濟正在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2016年中國數位經濟規模達到22.6萬億元人民幣,在GDP中的比重占30.3%。而與之相對的,香港上市公司依然高度集中于金融及地產行業,新經濟公司比重少得可憐。資料顯示,從1997年到2017年,在港上市的新經濟行業公司僅占香港證券市場總市值的3%,而軟體業如果不算騰訊(700)則只占港交所總市值的1%。下周再續。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