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計局資料有防摻水機制


2018年1月25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本月18日國家統計局發佈2017年國民經濟運行情況。2017年中國GDP總量為827122億元(人民幣,下同),首次登上80萬億元的門檻,GDP同比增長6.9%,增速較2016年提高0.2個百分點。這是自2011年中國經濟增速下行以來的首次回升。

詳細統計資料顯示,經初步核算,中國2017年國內生產總值GDP為827122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比上年增長6.9%。分季度看,四個季度分別同比增長6.9%、6.9%、6.8%、6.8%。中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比2016年名義增長9.0%;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7.3%,比上年加快1個百分點。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27.79萬億元,比2016年增長14.2%,民營企業進出口增長15.3%,對中國進出口總值增長的貢獻率最高,達到41.3%。最終消費支出對GDP增長的貢獻率為58.8%,成為了經濟增長的主動力。

中國2017年經濟資料超出市場預期,令人欣喜,總體而言可以歸納為四點,GDP增速輕鬆超出預設目標,並實現同比增長;居民收入實際增長,跑贏GDP增速,逐漸扭轉“國富民窮”的窘境;連續兩年下降的外貿板塊實現增長,民營企業在其中發揮了更大的作用;消費板塊開始真正承擔起經濟增長新引擎的功能,為未來的經濟增長帶來支撐。

而就在中國強勁的經濟資料令各國媒體紛紛點贊之時,地方經濟資料陸續出爐,並出現了“擠水”的現象。不久前,內蒙古自治區黨委“自揭家醜”,表示自治區存在財政收入虛增空轉、部分旗區縣工業增加值存在水分、一些地方盲目過度舉債搞建設等問題。經財政審計部門反復核算,內蒙古調減2016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30億元,占總量的26.3%,同時調整了2017年收支預算預期目標。調減後,2017年全區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703.4億元,比2016年原本公佈的資料下降了14.4%。繼內蒙古“擠水分”後不久,天津濱海新區兩會上也傳出消息,經更改統計口徑後,濱海新區2016年生產總值調整為6654億元,比此前公佈的數值減少3300多億元;2017年預計為7000億元,同比增長6%。

地方資料大幅“摻水”令市場開始懷疑中國整體經濟資料的真實性和可行性。早在此次地方自曝家醜之前,就有觀點曾指出,中國的地方資料GDP中存在著很多不合理。以此次主動“擠水”的天津濱海新區為例,濱海新區一度被譽為中國“第三增長極”,甚至有“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浦東,21世紀看濱海新區”的說法。按照修正前的資料,濱海新區2016年的GDP為10002億元,遠超2016年上海浦東新區的8731.84億元。但實際上,濱海新區總面積2270平方公里,截至2015年末,常住人口297萬人。浦東新區全區面積1429.67平方公里,截至2015年末,常住人口548萬人。人口密度加上經濟基礎的差異,按照修正前的資料,怎麼看都不是很真實。

那麼地方資料的“摻水”會不會導致國家統計資料“注水”呢?這一點其實倒是不必擔心,因為地方統計資料並不直接影響國家統計資料。如果長期跟蹤中國經濟數字就會發現兩個頗為有趣的現象,第一,中國各省的GDP相加,總是比國家統計局公佈的全國總量數字多幾萬億人民幣,而且每一年都是如此。而如果把中國每個省的各個市統計的GDP相加,會發現中國絕大部分的省份,各個市公佈的GDP相加,總是比省統計局公佈的全省總量更多。第二,是90%的省份的經濟增長率都會比全國經濟增長率更快。2016年國家統計局公佈經濟增長為6.7%,但是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經濟增速最慢的是以下7個省市,吉林6.9%、河北6.8%、上海6.8%、北京6.7%、黑龍江6.1%、山西4.5%、遼寧-2.5%,而這其中經濟增速低於全國的只有三個:黑龍江、山西和遼寧。

上述現象既說明了地方統計資料存在問題,同時也說明了國家統計資料與地方統計資料之間存在防火牆,並不完全依賴地方統計資料。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此前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國家統計局在核算全國資料時,工業調查採用聯網直報系統,農業調查採用抽樣調查,服務業調查近年來更多運用電子政務、電子商務資料,經濟資料的核算經過了一系列審核評估過程,可以確保全國GDP核算結果的客觀準確性。

一直以來,中國經濟的發展都是伴隨著強經濟發展指標作為考核標準的,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地方經濟注水是無法避免的,而中央也必然早已清楚這一問題,並有相應的應對措施。而根據新華社報導,中國將於2019年實施地區生產總值統一核算改革。改革後,地區生產總值的核算領導者是國家統計局,不再是地方領導和組織核算。因此可以斷言,地方經濟資料摻水並不會大大地影響全國資料的準確性,並且在不久的將來,地方資料注水也將越來越難。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