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劉鶴達沃斯論壇演講看2018年中國經濟走向


2018年2月1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在剛剛結束的達沃斯論壇上,中國經濟的大總管,中財辦主任劉鶴髮表了主題演講,從中央的角度闡釋了2018年中國經濟工作的重點。作為國內生產總值突破80萬億元人民幣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經濟的走向也吸引了全球的目光。

劉鶴在發言中明確表示未來幾年中國經濟工作的重點是要實施好“一個總要求”、“一條主線”和“三大攻堅戰”。但在通讀劉鶴髮言和問答環節後,筆者個人將其發言的精髓總結為三點,要品質、擴開放和控風險。

首先是中國未來經濟增長的考核方向要從速度向品質轉變。這一點在劉鶴的發言中得到了明確的體現,在發言中,劉鶴提到了很多的指標,比如儲蓄率,消費,常住人口和城鎮化率等等,但是對於一直以來中國高度重視的GDP卻隻字未提。在這裡有一個很有意義的背景故事,那就是劉鶴本人對於經濟增長的判斷和態度的改變。在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發生後,國內各界普遍認為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已經持續了20年的高增長很難持續,應當轉向追求高品質增長。而時任國家資訊中心主任的劉鶴,發表了《對中國經濟高速增長兩個觀念的澄清》一文,旗幟鮮明地指出,中國的長期高增長仍然可持續。在文章中,劉鶴提到了通過城鎮化為製造業擴張帶來基礎,從而帶動中國經濟的持續高速增長,這樣的觀點。同時,他也提到中國經濟必須在人口老齡化到來之前盡可能保持高速增長,並以之為基礎完成經濟的結構性改革。站在2018年回看劉鶴20年前的觀點,其論斷基本都得到了驗證,雖然我們無法預測如果中國在1998年就轉向經濟增長追求品質最終的結果會如何,但筆者深信如果中國放棄過去20年經濟的高速增長,局面一定不會比現在更好。

而時隔20年後,曾經堅定認為“中國要解決的問題是增長”的劉鶴,在達沃斯年會上的發言,通篇說的卻是經濟增長的品質,這是他認為中國今天需要解決的問題,相信這也代表中央的態度。而實際上,有機構表示,如果沒有供給側改革的影響,2017年1-10月,全國工業增加值增速應該在9%的水準,對應GDP增速應該在7.5%以上,如果再配合上近期多個地方GDP擠水分的現象,這些說明中國經濟已經不再以GDP為綱,徹底放棄了增長的水分。可以預見未來幾年中,中國的經濟工作將隨著供給側改革的深化,以需求為中心,不斷減少資源浪費和效率日益降低的政府投資,真正進入要品質不要速度的新階段。

第二點是中國經濟在進入改革開放40周年後,將會進一步擴大開放。劉鶴在發言中多次提到了開放,其中開放的內容包括金融行業,製造、服務業,智慧財產權保護和進出口等。金融行業的進一步開放應當是各界共同關注的問題,一直以來,中國的金融行業都是以閉關鎖國的形象示人,海外金融機構要在中國開展業務必須和中國的金融機構合作,要麼參股、要麼委託代理,無法直接進入中國獨立開展業務。而劉鶴所說的“超出國際社會預期的力度更大的改革開放”很有可能是在資本項的開放上做文章,因為對於海外金融機構而言,資本是否能夠自由流通是機構決定是否進駐中國的基礎條件之一。而開放製造業和服務業最主要的目的主要可能是為了更好地對接“一帶一路”,過去中國製造業和服務業主要的輸出物件是歐美發達國家,而在進一步開放後,輸出對象會針對“一帶一路”政策擴大很多,這也有助於配合供給側改革消化過剩產能,支撐經濟轉型的進一步深化。而智慧財產權保護過往並不被中國所重視,山寨橫行一直被國際社會所詬病,而隨著智慧財產權保護在中國受到重視,將會可以更好地吸引國外的優秀科技企業進駐,對於志在引進先進技術的中國而言是必不可少的重要環節。劉鶴的發言之後,社會各界應當對中國接下來的改革開放措施抱有足夠的信心和期待,正如劉鶴所言,紀念改革開放40年最好的方式就是推出新的、更有魄力的改革開放措施。

最後,劉鶴重點提到了防範金融風險,提出爭取用三年左右的時間使宏觀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宏觀杠杆的概念的再一次提出表明高層已經相當重視其中蘊藏的風險。如果說之前提到的去杠杆是指金融杠杆和企業杠杆,那麼從2018年開始的三年將是從政府到企業再到居民的全社會去杠杆過程。中央在降低宏觀負債率上雖然應對方式可能會有不同,但態度必將非常堅定。從劉鶴的發言來看,對於金融領域以影子銀行為代表的杠杆問題,將以“外科手術式的措施化解”,這必將伴隨嚴厲的金融整頓,以行政化的手段一舉清除;而對於地方政府以“地方債”為代表的杠杆為題,則要“堅持在改革和發展中解決前進中的問題”,這意味著地方債問題屬於更加長期的結構性問題,將以三年為期,逐步解決。

總體而言,2018年也許將是中國經濟轉型里程碑式的一年,中國已經出現了世界上人口規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體,形成了巨大的國內市場,再加上中國經濟增長將正式進入重量更重質的新階段,改革開放也將會進一步深化,這些共同為經濟長期穩定持續的增長帶來了更加穩定的環境和更加堅實的基礎。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