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改革 金融興盛


2018年3月1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如果說戊戌維新的推行令1898這個戊戌年令人難忘,那麼120年後,中國內地即將推行的「黨和國家機構改革」和香港即將推行的戊戌年改革,俗稱「同股不同權改革」的「新興及創新產業公司上市制度改革」,預期將同樣使2018這個戊戌年馳名於世。

2018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2019是中國建國70周年,2020是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年,2021是中共建黨100周年。本來,市場對2018已充滿期待,只是沒有想到改革來的如此快速,而力度之大,範圍之廣,更大大地超出了市場預期。

1月18至19日,十九屆二中全會,召開專題討論修憲方案。1月24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在瑞士達沃斯論壇已明確表示:中國改革開放的舉措將超出國際社會的預期。當時,包括筆者在內的市場人士都只是半信半疑。言猶在耳,2月26至28日,三中全會召開。兩個月內連續兩次召開中央全會,這在改革開放以來的40年歷史上絕無僅有。根據慣例,三中全會一般都在下半年召開,因此這次三中全會可謂打破傳統,是改革開放以來會期最早的一次,大有「風雨欲來風滿樓」的味道。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改革的名字為「黨和國家機構的改革」,意義深重,可見改革真的已到另一個「深水區」。

中央希望人幣國際化

對於政治方面的改革,筆者認識不深,不便評論。對於經濟體制的改革筆者欲甚有期許,如果按照劉鶴主任所強調的「中國改革開放的舉措將超出國際社會的預期」的思路,那麼,中國金融業短期內全面開放,人民幣國際化短期內全面加速前進,可能是大概率的事件。因為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中國金融業是中國經濟最弱的一環,全面開放猶如癡人說夢。而人民幣國際化則是中國政府最想做,但又最不敢做的舉措。如何處之,我們拭目以待。

談到中國的經濟改革,很多人馬上提出形形式式的擔憂,其中擔憂包括:國家經驗不夠,實力不足,敵不過外資,最終賠上改革開放40年的成果等一系列「嚇領導」的言論。筆者無意加入爭論孰是孰非,只是想提出一個觀點:沒有40年前鄧小平推行的改革開放,絕對沒有近代中國經濟奇跡;沒有2000年開始推行的中國銀行業改革,絕對無法想像全球十大銀行中半數來自中國;沒有回歸後推行的賭權開放,絕對沒有今天全球稱霸的澳門博彩業。筆者無意表達改革不可怕,只想表達改革是危與機並重,謹慎而行,其實沒有想像般可怕。

香港金融興即百業興

回頭再看港交所的「同股不同權」上市制度改革,我可以大膽地說,昨天港交所公佈的業績,無論好壞,一點都不重要,因為港交所的未來跟今天完全是兩回事。三五年後,港交所上市公司總市值、總交易量,對比今天的水準成數倍增長將是大概率事件。另外,更值得注意的是香港證監會在監管思維方面的改變,從近期唐家成主席的「挺同股不同權首考慮競爭力」和「吸新經濟公司趨勢不可抗」等言論可見一斑。一個敢作、敢為、敢擔當的港交所加上思維解放,監管不忘經濟發展的證監會,香港金融市場哪有不蓬勃發展之理?

香港乃彈丸之地,主業單一,金融興即百業興。中國好,香港只會更好!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