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戰惠內需 老窖成贏家


2018年3月29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3月23日淩晨,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總統備忘錄,宣佈將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大規模加征關稅。他對媒體說,涉及徵稅的中國商品規模可達600億美元。而套用特朗普的原話,這只是個開始(This is the first of many)。與此同時,中國在應對上也毫不示弱,商務部隨即強硬表示擬對自美進口的鮮水果、葡萄酒、豬肉及製品等產品加征關稅。按2017年的統計,涉及美對華約30億美元出口。同時,中國駐美大使指出,中方不想同任何一方打貿易戰,仍在努力避免貿易戰。但中國不會屈從於任何威脅、強迫和恐嚇,“我們在考慮所有選項”。

一石激起千層浪,雙方劍拔弩張,中美貿易戰有一觸即發之勢。資本市場更是對貿易戰陰雲表現出充分的擔憂,中美兩地股市相繼應聲大跌,哀聲一片。那麼中美兩國本來合則兩利分則俱傷的經貿關係卻又何至於此?做個事後諸葛亮,回看過去一段時間,其實中美經貿關係的不穩定已有先兆。近半年來,美國先後對進口洗衣機和光伏產品發起了“201調查”(已於1月22日宣佈增加保護性關稅)、對中國智慧財產權和技術轉讓政策發起了“301調查”、對進口鋼鐵和鋁產品發起了“232調查”。在過去的一年裡,美國共發起了84項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比此前一年增長了62%。如果進一步分析此次事件中美國希望達到的核心目的,應當可以歸納為兩點。第一,是從通過對中國高新技術產品出口徵收關稅和限制中國對美投資,來實現壓制中國技術進步的目的。第二,是通過減少中國對美貨物出口,以及要脅中國自美進口,來降低中國對美的貿易順差。

而美國對中國貿易關係態度的系統性轉變原因何在?簡單分析可以歸納為三點,首先是源於美國自身經濟增速的放緩。雖然美國已自金融海嘯中復蘇,但由於經濟缺乏充足的內生增長動力,在中國持續強勁的快速發展中,感受到了一定的壓力,而調整中美經貿關係也是美國嘗試緩解自身增長壓力的一種手段。其次,美國作為自由經濟體的代表,對中國在政府層面的過度干預一直持否定態度,特別是近年中國政府倡議的“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 引起美國的不滿。美國認為這種做法賦予了中國經濟不公平競爭力,進而導致中美貿易的不平衡。從這一角度出發,美國也更有可能採取較為強硬的對華貿易政策,試圖逼迫中國政府降低對經濟發展的干預程度。其三,從特朗普本人來看,也是自美國二戰以來歷任總統中少有的對全球化較為抵觸的一位,其個人的價值取向和其執政團隊核心成員的立場,也使得其採取的措施和手段,更易偏向貿易保護和製造摩擦。

針對這場潛在的貿易戰,大多數人最先想到的問題就是,如果雙方貿易摩擦加劇,誰會更受傷?如果從直接的資料來看,美國對華出口在其GDP中的占比不足1%,僅占美國總出口的8%。而中國對美出口在中國GDP中的重比約為4%,接近總出口的20%,看上去中國無疑會是受影響更大的一方。然而,實際上,結果更可能會演變為兩敗俱傷。從貿易戰的本質來看,實際是雙方對自身的利益有所要求,希望通過制約和反制約在雙方貿易關係中掌握更多的主動權,而在這個過程中,貿易戰的核心制勝因素更多在於誰承受損失的能力更強。雖然中國直接承受的經濟損失可能會更大,但如果貿易摩擦加劇,美國承受的社會壓力會相對更大。在美國列出的報復清單中,電子機械、通信設備相關的領域實際都是全球供應鏈產品,中國只是整個鏈條中的一環,如果加征關稅,不僅僅是中國,日本、德國甚至美國本身等所有在供應鏈上的國家都會受到直接或間接的影響。而在這個鏈條中,美國所產生的增值率要遠高於中國,一旦落實,最起碼會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結果。而與此同時,特朗普所反對的“中國政府干預”確實會在貿易戰中給中國帶來更大的優勢,令中國企業在貿易戰中保留實力。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可以通過財政補貼等手段直接彌補一部分中國企業的損失,從而實現提高中國企業競爭力的目的。

再來看貿易戰可能演繹出的結果。從雙方制裁的領域來看,美國更多是針對中國出口的高精尖設備加征關稅,而中國更多是針對美國出口的農副產品終止減稅。在看到雙方在制裁產品類別上的極端差異後,網路上有不少言論紛紛指出中國更像一個發達國家,在技術出口上佔據了優勢,而美國更像發展中國家,只在農產品等低端領域佔據出口優勢。但事實卻恰恰相反,只要稍作簡單思考就會明白,作為全球第一與第二大經濟體,雖然是在制裁與反制裁中,但也一定會儘量將自身的損失降到最低,避免影響自身的核心利益,所以中美雙方開出的制裁清單中所羅列的一定是對自己作用相對最少的。那些高技術行業和產品之所以未被中國列入對美貿易戰清單,原因有兩類,一類是美國本來就限制對中國出口的高技術產品;一類是好不容易美國松了口,中國才能獲得進口的高技術產品。得來不易,甚至尚未獲得,中國又怎會自毀長城呢?有了這樣的判斷,也就會對此次貿易戰未來的走勢有個基本的預期。

貿易衝突在短期內肯定會對兩國制裁相關的行業和領域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而從中長期來看,當雙方各自在此次的貿易戰中有所得後,更可能在雙方各有退讓後歸寂。中國市場或將迎來進一步的開放,同時智慧財產權保護體系也將進一步得到完善和提升;而美國或會降低中國對美直接投資的壁壘,也會適度放寬對華高新技術出口的限制,結果或許會是皆大歡喜的局面。從更長期來看,雙方都會更加重視不受貿易制約的領域,同時進一步加快發展受到貿易制約的領域。對於中國而言,能夠直接帶動內需消費、實現消費升級,且完全不受貿易關係影響的領域,以及能夠真正體現中國製造,掌握自主研發,實現進口替代的領域,都將是未來最具發展潛力和政策傾斜的領域。

從中美雙方的核心利益來講,輕啟貿易戰端當是兩敗俱傷之舉,雙方對話的空間依然存在,後續發展如何也存在較大變數,但無論這場貿易戰是否能夠正式打響,此次美國的突然之舉,已經觸及了中國政府的敏感神經,給中國敲響了警鐘。相信未來中國政府必將進一步加強自身經濟的抗風險能力,並不斷多元化貿易關係,以應對潛在的外部風險,避免受制於人的情況再次出現。

正如上文分析指出,在這樣的時點之下,未來中國對於自主研發和內需消費必將傾注更多的資源和關注,尤其是內需消費,更是確定性極高的具有中長期投資價值的板塊。實際上,內需消費和消費升級主題一直是筆者最堅定看好的投資領域之一,中國擁有14億人口的龐大消費市場,而收入結構調整和中產階級擴容又是中國經濟發展過程中不可逆轉的必然趨勢,再加上內需消費在很大程度上具有獨立性和隔絕性,基本免受貿易摩擦和貿易制約的影響,實在看不出內需消費領域有什麼不確定性和下行風險。在剛剛結束的十九大和兩會會議中,無論是統計資料的證實,還是中央政策的反復強調,都已經明確顯示出內需消費正在、並將繼續替代進出口貿易,成為主導中國經濟增長的核心動能,以內需消費為核心,以消費升級為方向,毫無疑問將是國家未來發展的主旋律之一。

中美貿易戰開啟後不久的3月25日,筆者應邀出席了在香港舉行的“亞洲金融峰會”並發表了主題演講,會後被問及最多的問題就是在未來的一段時間裡,作為投資者應當如何佈局,如何尋找穩健且有潛力的投資目標。筆者以為,隨著中國經濟的持續增長,實力的不斷增強,在國際貿易中的影響力也會進一步提高,在獲得更多利益的同時,也會受到更多的制約,此次美國製造貿易衝突只是一個開始,未來中國可能面臨的貿易摩擦大概率會逐漸增多。在這樣的預期之下,以穩健兼具成長為選擇標準,內需消費板塊當為投資首選,而在內需消費中,本身處於行業復蘇期,受外貿關係影響較小,又具備極高盈利可見度的高端白酒板塊,無疑是最具投資價值的領域之一。再加上近期國家領導人的這句話再次流行起來:“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而在白酒行業裡,則“提出”這樣的一個執行方案:“少喝酒、喝好酒、喝年份,從此過上美好生活”,雖然話裡略帶玩笑的性質,但卻帶著濃濃的“消費升級順國策”的味道。這也是為何筆者堅持並多次強調“穩健買茅臺(滬:600519),進取揀老窖(深:000568)”的原因。

如果我們嫌股票受多方因素影響,價格波動大,我們也可以考慮投資具備流通性的實物高端年份白酒,其價格波動較小兼具隨時間增長而自然增值的特性,是投資的更類選擇。隨著內地中產的崛起,投資多元化的需求與日俱增,醬香型白酒龍頭貴州茅臺年份酒已成各大拍賣場的常客,成交價量齊升;濃香型白酒龍頭國窖1573年份酒自去年10月於中國白酒交易中心上線以來,市場反應熱烈,價格屢創新高。盛世出牛股,亂世出機會,如何選擇,全看我們的風險接受能力。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