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場開放利率市場化先行


2018年4月19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4月11日剛剛閉幕的博鼇亞洲論壇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而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開幕式上的發言更昭示著中國進一步的開放正在進行中。尤其是“閉關鎖國”多年的金融市場開放,更是令人十分期待。而就在博鼇論壇中,人行易綱行長就利率市場化改革回答了記者的提問。

易綱行長表示,中國正繼續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目前中國仍存在利率“雙軌制”的問題,一是在存貸款方面仍有基準利率,二是貨幣市場利率是完全由市場決定的。而隨著中國放開存貸款利率的限制,商業銀行可根據自身情況來決定真正的存貸款利率。未來中國利率市場的改革將讓雙軌道的利率逐漸統一。

而就在易綱行長發出上述言論之後,4月12日商業銀行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機構成員召開會議,討論關於放開商業銀行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事宜。不少媒體綜合了習近平主席的講話和易綱行長的表態,將這次會議理解為存款利率上限的完全放開,但實際上,從市場開放的進程來看,這種理解還是有所偏差的。此次會議更可能是一次由央行牽頭、國有大行參與的會議,本質上是一次行業利率的自主性調整,國有銀行希望獲得接近中小銀行存款上浮上限的權利和靈活性,以彌補和應對市場化客戶存款競爭的劣勢。因此,從實際情況推測,會議的核心內容應當圍繞國有銀行存款利率上浮上限的放寬進行。行業價格自律委員會目前要求大行存款利率上浮的上限是基準利率的1.3倍,中小銀行是1.4倍;根據業內人士預估,此次會議後,未來大行的存款基準會有可能上浮到1.4倍,中小銀行會到1.5倍。

從時點來看,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符合市場的要求和國家發展的方向。首先,目前儲蓄存款利率整體偏低,商業銀行吸儲能力受到制約。無論是從CPI與存款基準利率之間的倒掛,還是銀行間貨幣市場或貨幣基金收益遠高於存貸款利率的現象來看,都反映出銀行需要增加儲蓄產品來滿足市場需求,而隨著監管層面的資管新規和理財新規對銀行資金運作要求的提高,更使得利率市場化成為銀行適應市場新環境的必經之路。其次,中國金融市場的開放也需要告別行政化的價格管理,轉而由市場因素決定資金價格。易剛行長所說的“央行將致力於讓貨幣市場利率和存貸款利率“雙軌制”逐漸統一,加快推進存貸款利率的市場化決定進程”,所表達的就是這個意向。

筆者長期關注中國利率市場化的進程,雖然此次易綱行長的表態和利率定價自律機制機構會議的召開都預示著中國利率市場化將會再進一步,但並不意味著將會一步到位,仍將會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因為從目前中國的整體環境來看,不允許利率市場化過快地推進。首先,利率市場化的前提是銀行真正實現市場化,而目前銀行則仍在政府的“隱性擔保”之下,只要剛兌依然存在,盲目推進利率市場化仍然存在發生金融風險的可能。其次,從經濟發展的層面來看,穩增長依然將是核心要求之一,這需要銀行的經營環境平穩,過快推進利率市場化會令資金價格波動加劇,會直接影響到實體經濟的增長。再次,目前中國發展的核心矛盾是調結構和控風險,內部發展的均衡的優先順序依然會排在較高的位置,這也限制了利率市場化的快速推進。

而隨著利率市場化步伐的不斷加快,不少觀點認為銀行的資金成本會持續上行,進而影響整個銀行業的利潤狀況,並在完全實現利率市場化時,對銀行業帶來巨大的衝擊。但實際情況並沒有這麼悲觀。首先,目前造成銀行付息成本持續上升的主要原因是理財和結構性存款對存款分流,同時需要支付較高的成本(4%~5%),而同業拆借的利率也維持在較高的位置,一旦利率市場化實現了雙軌制的並軌,上述高成本資金的利率會向公開市場利率回歸。其次,銀行間的分化會進一步加大,隨著銀行的完全市場化和剛性兌付的去化,不同銀行之間將會完成業務和客戶的分化,而儲戶在綜合考慮風險、服務和收益的關係後,也會有比較明顯的偏好,對利率的彈性將會有所降低,這也會抑制銀行間通過利率來達成競爭,實現市場環境的平穩。因此,即便是利率市場化不斷快速推進,但對銀行業的負面影響應當十分有限。

總體來看,近幾年來,打破剛性兌付已經取得明顯的成績,資金價格市場化的形成體系也已經相對成熟,正是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進程的良好時機。展望未來,利率市場化將必然打破銀行長久以來的利差保護,而銀行在盈利能力和業務方向上的分化也將成為行業發展的必然趨勢,這雖然並不一定代表銀行業的好日子將會結束,但一定預示著銀行業的發展將會進入一個更加開放、更加市場化的全新階段。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