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角獸上市AH大不同


2018年5月24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港股和A股一直是兩個相對獨立的市場,但在今年,中港股市的管理者不約而同地同時推進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對獨角獸企業釋出善意,鼓勵新經濟企業回歸。無論是港交所開放同股不同權,降低創新性企業上市要求,亦或是中國證監會公佈CDR計畫,鼓勵創新性企業回歸A股,都充分表達出了中港兩地對獨角獸企業的善意,而尚未上市的獨角獸企業則成為了兩地市場的寵兒,身價倍增。

但隨著政策的落地,當這些獨角獸真正來到市場中後,兩地市場所表現出的態度卻迥然不同。近日,港股市場一批新經濟“獨角獸”遭遇大面積破發,市值較高位時大幅下跌,甚至腰斬。即便是月初剛剛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備受期待的科技股巨頭小米公司,也受到“獨角獸”熱度降溫的直接影響。有機構投資者對小米的估值直接折價3成,將早前千億美元的估值降低到了700億美元左右。而與之相比,A股市場於5月8日迎來的第一家以IPO形式上市的獨角獸企業藥明康得卻一路飆升,截至5月22日仍未打開漲停,上漲幅度已近300%。

造成兩地股市對新經濟獨角獸冰火兩重天的原因有很多,從大環境來看,港股市場的資金環境要相對弱於A股市場。首先,美聯儲加息預期下,全球流動性收緊,對資金流動更加自由的香港肯定會帶來更大的影響;其次,2017年港股大幅跑贏全球主要資本市場,資金獲利情緒較為明顯,加上A股入摩,導致資金北上明顯強於南下,對港股帶來了抽水效應;再次,港匯走低的情況下,金管局為穩定匯率降低了市場的流動性,市場資金成本上升也減弱了港股的資金流入。

從新股自身的標的來看,確實也存在著一定的問題。同股同權和新經濟獨角獸無論是對於券商、上市公司亦或是媒體、投資人來說,都具有足夠的炒作價值和炒作空間,再加上港股市場去年表現優異,市場整體估值快速上行,獨角獸公司的價值被炒高是有一定必然性的。但與此同時,港股又是一個成熟的市場,雖然這些新經濟公司大多被冠以高成長之名,但實際的增長水準和潛力仍然有待證實。這也就意味著高成長這個並不確定的基礎並不足以支持過高的泡沫和虛高的估值,當短暫的市場瘋狂情緒褪去後,股價最終還是要回歸到符合企業實際盈利的水準上。以藥明康得和平安好醫生作個簡單的對比,公開信息顯示,2015年-2017年,藥明康得歸屬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分別為3.49億元、9.75億元和12.27億元。三年中淨利潤的複合增長率高達88%。而平安好醫生2015年-2017年分別虧損3.24億元、7.58億元和10.02億元,連續3年累計虧損超20億元,且虧損仍有擴大的趨勢。相比之下,平安好醫生的業績確實難以令人信服。

再從中港兩地的市場差異來看,獨角獸的冰火兩重天也是情理之中的。A股市場對於新股IPO由於採用了審批制,從某種意義上講,相當於國家監管部門為新股上市背書,打新必賺的概念根深蒂固,因此但凡新股上市都會受到市場的哄搶,少則三五漲停,多則幾十個漲停,A股歷史上偶有上市破發的現象出現,但次數不多。而港股則採用了披露制,新股上市的定價、承接等由市場自行處理解決,所以打新既存在機會也存在風險,破發和大漲同時存在,股票的價格是隨著公司真實價值被市場不斷挖掘而變化的,因此,業績堪憂的獨角獸頻頻破發也符合香港的市場邏輯和市場習慣。另外,市場的主導力量和輿論導向的不同也一定程度上影響著獨角獸在兩地市場的表現。A股市場是散戶主導的市場,抱團取暖的現象十分明顯,加上政策影響的因素,使得資金一股腦湧入新經濟主題,輿論導向也一邊倒地唱多新經濟。而港股市場是機構主導的市場,市場決策更加理性,輿論導向也相對辯證,對於新經濟這樣一個相對陌生的主題,在深入研究積極面對的同時,也會保持足夠的警惕和謹慎。

從中長期來看,有BATJ(百度、阿裡、騰訊、京東)這樣的資本市場神話珠玉在前,再加上中港兩地對新經濟行業持續的大力支持,獨角獸概念無疑仍將備受市場關注,因為誰也無法預知未來中國的資本市場中又將走出什麼樣的傳奇企業,新經濟必將繼續成為市場爆點的聚集之處。但近日中港股市對於新經濟的冰火兩重天卻給了市場一定的啟示。對於A股市場而言,在追逐市場熱點時,應當學習港股市場的理性,更多關注公司的成長性、業務模式和前景等真正反映投資價值的因素;而對於港股市場而言,在對待新鮮事物時,也應當一定程度上提升自身的包容性和前瞻性,以免因為過於務實而再次錯失阿裡這樣的傳奇企業。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