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匯率走低凸顯美元體系強勢


2018年7月5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持續走低,6月14日以來,人民幣快速貶值。資料顯示,剛剛過去的6月份,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累計下跌3.44%,創1994年匯率並軌以來的最大單月跌幅。而時至7月3號,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一度跳水504點,日內連破6.70、6.71、6.72、6.73四大關口,至6.7344,大跌近400點。在岸市場也接連跌破6.70、6.71、6.72關口,跌幅超過700個基點。二者紛紛刷新了2017年8月以來的新低。

從市場環境來看,人民幣兌美元在短期內快速貶值可能主要源自市場參與者對人民幣匯率預期的轉弱。隨著中美貿易戰的硝煙漸起和資本市場的持續疲弱,貿易和資本共同決定了人民幣供求兩端在短期內的失衡,這直接導致了人民幣的快速貶值。

而7月3日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大幅跳水之後,央行行長易綱以及副行長兼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在不同場合分別表態,對近期的人民幣快速貶值進行瞭解讀。易綱行長明確指出,“近期外匯市場出現了一些波動,我們正在密切關注,這主要是受美元走強和外部不確定性等因素影響,有些順週期的行為。”從這句話裡不難看出,央行對此輪人民幣貶值的理解是美國經濟復蘇帶來的資金回流以及貿易戰升溫引發的資金出逃共同造成的,但言外之意是在央行的容忍範圍之內的。同時,目前中國的外匯制度依然是有管理的浮動匯率機制,也就是說,從某種程度上講,人民幣匯率的波動從未也尚未脫離監管部門的管理。甚至有輿論觀點認為,如果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貶值到7,就是貶值15%,這樣可以極大抵消加征關稅的影響,不排除央行傾向於一定程度上“放任”人民幣的貶值。

同時,易綱行長還表示,“我們將繼續實行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深化匯率市場化改革,運用已有經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發揮好宏觀審慎政策的調節作用,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其實央行政府行長在這一時間節點對人民幣貶值進行解讀和表態,已經表達了在央行的眼中,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近期已經接近需要“有管理”的區間。同時這句話也明確表達了央行在調控市場上有足夠的信心和充足的工具。其實這樣的表態對於市場參與者是一種很好的提示,近期人民幣的貶值雖然有內外部環境的原因,但市場情緒也是促成貶值加劇的重要推手,有了央行的表態,市場交易者會更加關注央行的動向,並產生投資行為上的變化,很大程度上會對人民幣近期的快速貶值帶來立竿見影的效果。

當然,從根本上說,人民幣匯率自由浮動的實現最關鍵的一點是要儘量擺脫對“美元體系”的依賴。所謂美元體系,其核心在於對外債務的本幣計價機制,這是美元霸權的直接體現。也就是說,在理論上和實踐上講,針對自己的對外負債,美國是可以通過印刷美元解決的。近些年有句俚語,叫“欠錢的是大爺”,這句話套用在美國身上真是再貼切不過了。道理很簡單,因為美國是包括中國在內很多主要經濟體的最大進口國,以中國為首的出口國從對美貿易中賺取了大量的美元,成為了自己的外匯儲備,同時又以購買美國國債和公司債等方式將這些錢借還了美國賺取利息,看似一本萬利,但不要忘了,欠錢的美國有自主印鈔的能力,這直接導致壓力全都回到了債權人身上。作為債權人,為了防止美國大肆印鈔帶來美元貶值,進而導致自身外匯儲備縮水和出口受損,以中國為代表的債權國在大多數時候,不僅不敢逼迫美國還錢,甚至還要在美國需要用錢的時候心甘情願繼續購買美國國債和公司債借錢給美國。最尷尬的是,即便有了債權國的“全力支持”,但最終是否印鈔還是由美國自己說了算,事實上,美國在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連續推行了4次量化寬鬆,釋放出了大量的流動性,這就是在通過美元的強勢地位,讓全球經濟共吞金融海嘯的苦果,債務國的強勢可見一斑。此外,美元雖然在1971年與黃金脫鉤,但同時與全球戰略核心能源石油再度掛鉤,率先樹立了石油交易的美元計價機制,這重新鞏固了美元的全球儲備貨幣地位,也進一步加深了全球經濟對美元體系的依賴。

可以說,美元作為全球最強勢的貨幣,依然主導著全球貨幣市場的走勢,雖然中國早已採用一籃子貨幣的匯率機制,但從此次人民幣快速貶值不難看出,即便人民幣相對其他貨幣逆勢升值,市場關注的焦點依然是與美元的匯率關係。但相信隨著中國國力的不斷上升和市場的不斷開放,終有一日,在全球貨幣市場上,人民幣將和美元具有同等的地位和效能,這也將是人民幣國際化的目標。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