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P2P理財需謹慎


2018年7月19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一月之間,P2P行業哀鴻遍野。7月9日,累計交易額突破300億元(人民幣,下同)的錢爸爸發佈暫停運營的公告;7月9日,多多理財公告稱公司已失去控制,實際控制人及財務總監已準備跑路;7月7日,累計成交額140億元,用戶超69萬的銀票網控制人投案自首;7月6-7日,杭州公安局對佑米金融、杭州祺天優貸、牛板金、杭州雲端金融等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立案偵查。自六月份以來,近50天的時間裡,P2P網貸行業頻頻暴雷,超過130家平臺出現擠兌、跑路、自首、清盤等問題,涉及資金過千億。

網貸行業違約風險的集中爆發令市場措手不及,對於這場危機的驟然而至,有一則段子很好地描述了行業參與者們的無奈和淒涼。“自從聽說了分散投資的投資理念,就學會了把雞蛋放到不同的籃子裡,將資金分散投資在幾十個P2P平臺上,以為這樣即便這些平臺中有一兩個出現問題也能用其他平臺的高收益賺回合理收益。結果出人意料,裝雞蛋籃子的車翻了。”

對於P2P行業接連不斷的“暴雷潮”,其核心原因可以歸結為二。其一是資金環境帶來的行業外部原因。中國經濟正在由高速增長轉入中高速增長,而去杠杆更是國家的戰略方向,在企業盈利能力下降,資金成本上升的大背景下,作為P2P投向目標物的企業債出現了違約率大幅上升的現象,甚至連很多融資管道豐富的上市公司都面臨相同的資金壓力,這直接傳導到P2P行業,令整個板塊頻繁出現違約和逾期,與此同時,P2P公司作為一個類似資訊仲介的平臺角色,往往都是輕資產運行,對於違約和逾期缺乏兜底和賠付的能力。

其二是運營不規範帶來的行業內部原因。P2P在經歷了幾年的野蠻生長後,不斷暴露出行業內部的問題,平臺自融、發放假標劣標、龐氏騙局等問題屢見不鮮,而即便是正規運營的一些P2P公司,為生存計,也很難避免資金池和期限錯配的問題。另外能夠許以高息的產品,資金投向大多都是高風險的領域,甚至有些根本沒有實質的資產對標,而這些平臺一旦出現擠兌,違約將會是必然的結果。根據業內人士的分析,一個規模500億左右的平臺,平均存量資金能夠保持在50億就算風控意識出色,而當這筆存量資金流出超過30%時,就會對平臺的經營帶來直接的影響,隨著市場頻繁暴雷,資金的流出將會是大概率事件,按照500億規模的平臺日流出6千萬的比例計算,一個月的時間就會將平臺的問題全面暴露出來,所以預計在未來幾個月的時間裡,P2P行業很可能將面臨進一步的優勝劣汰。

當然,此輪網貸行業的暴雷風波也表現出了一個相對可喜的現象,那就是問題平臺對違約後的處理態度得有了明顯的轉變。根據協力廠商資料統計顯示,在近兩月出現違約和逾期等問題的130多家網貸平臺中,有90多家平臺官方發佈了正式公告,主動安撫投資者,尋求合理解決方案,占比超過70%,相比此前90%以上的問題平臺選擇直接跑路、關停網站、毀滅證據等,解決問題的方式和態度都體現出了行業專項整治後的積極效果。

不過雖然行業的經營環境已經有了明顯的改善,此輪行業風險的集中爆發也進一步加快了行業的汰弱留強,但行業清整和監管進一步趨嚴仍將是未來一段時間裡的主旋律。央行近期明確表示,將再用1到2年時間完成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作為重點整治的業態,P2P網路借貸和網路小貸領域存量風險化解清理完成時間將延長至2019年6月。

綜合央行的明確表態和市場分析的整理歸納,可以斷言,這場以P2P網貸行業為主要目標的互聯網金融合規監管行動才剛剛開始,在未來持續的去杠杆+嚴監管的大環境下,還會有平臺在新一輪的洗牌中陸續被淘汰。隨著P2P平臺資訊仲介定位的進一步明確,資金池和期限錯配都將在行業清整的過程中逐漸消失,行業的整體規模也將經歷明顯的下滑,預計在P2P退潮的2-3年中,行業將進一步完善准入制度,牌照制度很可能會取代現行的備案制度,進一步壓縮行業參與者的數量,最終合規平臺的數量將下降到目前平臺總量的10%左右。

而最終,無論是通過行業自身的優勝劣汰,還是通過嚴厲監管的清理整頓,P2P行業都將重新邁入良幣驅逐劣幣的良性發展環境中,正在經歷陣痛的P2P行業,也將開始真正進入重塑階段。不過說回當下,雖然行業前景會逐漸趨於明朗,但眼下的P2P行業仍然是魚龍混雜良莠不齊,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仍然會是行業風險的集中爆發期,對於投資者來說,在眼下的時點上,建議還是暫避為妙。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