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增長核心在內需


2018年10月18日 香港經濟日報《神州華評》

貿易戰升級,經濟增速放緩,CPI上漲,PPI回落,中國正在進入一個內外部經濟環境不確定性持續增加的新階段,而與之相對應的,中國金融市場也開始了大幅震盪。在這樣一個考驗市場參與者耐心與承受力的時點上,選對投資目標顯得尤為重要。

在中國這樣一個政策主導的市場中,懂得順勢順策而為十分重要,目前中國整體的經濟環境不確定性大增,如何於變中求不變,抓住中國經濟發展的大趨勢就成為了核心矛盾。從長期來看,中國的主要任務是在穩增長的前提下調整經濟結構,從高度依賴貿易和政府固定資產投資實現增長的外向型經濟和投資拉動型經濟,逐漸轉向以內需消費和自主研發為核心增長引擎的內生型經濟。有了這個思路做指引,對於投資目標的選擇就有了比較明確的方向。

而在自主研發和內需消費兩個中長期空間巨大的領域中,中國的自主研發基礎相對薄弱,發展過程中方向選擇多,不確定性高。相比之下,內需消費則是一個更簡單、性價比更高的選擇。根據波士頓諮詢預測,到 2020 年,中國中產及以上階層的家庭數將超過一半,達到 53%,較 2010 年的 21% 增長一倍多。中產及以上家庭將達到 1.8 億戶,較 2015 年的 1.14 億戶增長 58%。家庭和個人收入的增長將成為內需增長的主因,同時也將成為消費升級的動力。

在整個內需消費領域和消費升級過程中,筆者重申對高端白酒板塊的青睞。從市場層面來看,高端白酒正在進入一個新的增長期,其增長動力來自兩個方面,第一個方面是傳統消費需求的增加。自經歷了2013-2015年的行業調整期後,高端白酒進入了恢復性增長,而與以往白酒上升週期不同的是,此次高端白酒的回暖是來自新中產消費群體的爆發。中產階層的增長創造出比原有高端市場更廣闊的市場空間和市場潛力,同時也帶來了比中低端市場更加豐厚的利潤空間。而中產消費者又兼具了大眾消費者和高端消費者各自的一部分特徵,他們更加關注社交滿足感和理性消費需求,也就是說中產階層對於白酒的消費趨勢是數量的減少和單價的提高,通俗點說就是“少喝酒,喝好酒”。高端白酒完美地契合了中產階層對白酒消費的一系列需求,這也是為什麼中產階層的快速增長能夠令高端白酒成為最大的受益者。

除了來自傳統消費需求的增長外,全新的投資需求也為高端白酒領域開拓了新的市場。從白酒投資的主動參與者來看,主要包括兩類,一是傳統的白酒收藏愛好者,這類群體是白酒的忠實消費者,懂酒,也好酒,大多有收藏名酒和年份酒的愛好,他們大多因為對白酒有較深的研究和瞭解,所以認同高端白酒的收藏投資屬性,從藏酒轉向投資,成為高端白酒尤其是高端年份白酒投資市場的參與者。第二類是從金融市場轉入的投資者,這類群體大多因為參與金融市場投資而開始關注高端白酒,有些是持有茅臺、瀘州老窖、五糧液等上市公司的股票,進而開始瞭解高端白酒產品,參與購買投資,有些則是因為有理財需求而輾轉瞭解到實物投資和白酒投資這一另類的投資方式和投資管道,從而成為高端白酒實物投資的簇擁。不論是因何而參與到高端白酒投資領域,來自消費者對高端白酒的投資需求正在成為拉動高端白酒市場進一步增長的新引擎。

此外,高端白酒還是互聯網普及的受益者。前段時間關於消費降級的討論實際可以歸結為互聯網下沉的大環境下將更多不同階層的需求引入大眾視野的結果。而互聯網的下沉同樣為高端白酒的品牌宣傳和口碑行銷提供了便利。中國的知名高端白酒在改革開放期間經歷了從民酒到名酒的轉變,眼下又開始了從名酒重回民酒的第二次轉變。時下的消費者看重價格,更注重口碑,廣告和廠家的傳播已經不再是消費者認識產品的唯一途徑,來自社交群體的評價和互聯網資訊的傳播才是真正能夠快速拉近與消費者距離的方式,而中國的知名高端白酒在消費者端已經積累了良好的客戶體驗和大量的客戶群體,互聯網的下沉令這些基礎迅速轉化為良好的口碑,進而能夠在互聯網時代的大背景下占得先機。

歸結而言,中國未來的增長必然會進入重質不重量的新階段,在對外貿易和固定投資逐漸邊緣化的大趨勢下,內需消費將會是未來拉動經濟增長的核心引擎。在整個內需領域中,高端白酒不一定是最具爆發力的板塊,但一定會是中產快速增長和消費升級最穩定和最直接的受益者,值得長期關注。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