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漢:鳳凰涅槃——論大宗商品交易所轉型升級


2016年4月23日 稿件來源:青島華銀

隨著“一帶一路”等國家戰略實施以及“互聯網+”行動計劃的持續推進,我國大宗商品交易正在經歷規模化、專業化、規範化和國際化轉型。目前不少大宗商品交易所開始探求新的發展模式,其單純依靠賺取傭金盈利的時代已經終結,未來的發展方向在於服務實體經濟,利潤將來源於爲現貨企業提供增值服務。

衆所周知,大宗商品交易市場是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系的有機組成部分,是我國國民經濟的重要流通領域,在保障供給、促進流通、提振消費、優化配置以及“穩增長,調結構”等方面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大宗商品交易聯接我國經濟供給側和需求側兩端,是引導和激發供給側—需求側兩端發力的重要傳導機制。因此,其內生性與“一帶一路”等國家戰略的邏輯契合,是當前及今後長期內我國大宗商品交易轉型升級的戰略機遇抉擇。至少以下三個領域應積極尋求戰略性嵌入:

首先,跨境經濟合作領域。包括跨境投資、跨境幷購、跨境貿易、跨境電商、跨境金融等。在這些跨境經濟領域,理論上大宗商品交易具有多條嵌入性通道,實踐上問題的關鍵在於如何構建這些通道。以往,我國大宗商品交易雖擅長於國內運營,但由於知識、思想、規則體系、制度供給缺失,一直以來國際化運營相對不足,這顯然在一定程度上約束和限制了我國大宗商品交易國際市場的拓展。將大宗商品交易嵌入跨境經濟領域,必將促進我們在全面國際化視野和國際經濟大格局下尋求新的增長點。

其次,國際産能合作領域。以國際産能合作帶動跨境投資構建跨境産業鏈,是緩解國內産能壓力的積極路徑選擇。國際産能合作集中指向我國製造業(尤其是裝備鑄造業),而製造業又是我國大宗商品最大的邊際需求領域,所以通過製造業的鏈接,大宗商品交易具有與國際産能合作的內生性契合點。特別是對資源、能源、化工、農産品等大體量大宗商品而言,國際産能合作創造了新的外源性需求,産能貿易、“一帶一路”基礎設施投資、跨境經濟服務體系建設等,應是我國大宗商品交易國際化的必然方向和選擇。

最後,自由貿易區領域。我國正努力構建與其他國家一體化自貿區網絡。在自由貿易區體系下,投資便利化、貿易便利化的制度供給以及體制、機制創新,提供了更大的交易流動性和靈活政策安排。在堅持“宏觀審慎、風險可控”原則下,積極探索金融創新、關貿創新、支付創新、清算創新。顯然,自由貿易區對大宗商品交易而言,無疑是一個可以進行包括交易模式創新在內的理想實驗性平臺載體。從這個意義上說,依托自由貿易區戰略,積極推進實施諸如“跨境交易”、“境外産業園區建設”、“海外幷購”等在內的新型交易機制,對促進我國大宗商品交易國際化轉型具有重要意義。

另外,由於我國法律監管尚未健全,政府監管交易市場成爲了替代性選擇,然而政府監管由於“信息不對稱”以及“市場分割”約束,其監管仍難以形成全面覆蓋。因此,要轉型升級必須全面推進監管建設。首先,推進法律監管。加强立法建設,健全法律體系,完善法律監管的制度供給。這是全面監管建設的根本性措施。第二,推進政府監管。在正確分析和處理政府與市場關係的基礎上,明確政府監管職責。有計劃選擇部分經濟發達地區的交易市場,在法治框架內積極探索實施“負面清單監管”試點試驗。第三,構建全面治理機制。形成“分形治理、分類治理、分業治理”互動的新型治理格局。最後,加强自律性監管建設。應充分運用包括道德、責任、聲譽、信用等自律性監管杠杆,加快形成全行業自律體系。

hkfaex 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