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好當前中國資本開放的好時機


2018年6月14日

日前,中國人民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對現行QFII、RQFII相關外匯管理政策進行調整,我國金融對外開放又向前邁進一步。

這次政策調整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取消QFII每月資金匯出不超過上年末境內總資產20%的限制;二是取消QFII、RQFII本金鎖定期要求,境外機構投資者可以根據需要辦理資金匯出;三是允許QFII、RQFII對其境內投資進行外匯套保,對沖其匯率風險。 這些限制措施的取消有利於外資更加方便的積極的進入中國資本市場。

中國正在致力於構建全方位開放的新格局,在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之際,今年春天,習近平主席在參加博鼇亞洲論壇時宣佈了一系列新的開放措施與目標。中國人民銀行隨後公佈了11項將在今年落地的進一步金融開放措施,並明確給出落地時間表。

在金融市場領域,債券市場開通了“債券通”,股票市場強化了滬港通、深港通等管道,同時監管部門也在落實細化放寬證券行業外資准入的政策。在期貨市場,將加快建設國際化的原油期貨市場,引入境外投資者參與鐵礦石期貨交易。

因此,在其他管道不斷開放與深化的背景下,尤其是滬深港通總額度取消、單日額度大幅擴大,同時將A股納入MSCI後,QFII、RQFII機制如果不作調整,就會形同雞肋,也與中國資本市場開放的趨勢相違背。因此,QFII、RQFII新政是大勢所趨,而且QFII、RQFII資金匯出放鬆限制後,有利於MSCI提升納入A股的比例,吸引更多的資金進入中國市場。

長期以來,一些觀點總是將金融開放與金融風險掛鉤,事實上,在開放有限的情況下,本土機構缺乏約束的做法反而製造了更大的風險,專業能力、風險意識與國際同行的差距也在拉大。現在,在防範與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關鍵時刻,擴大資本市場開放表明了中國政府對金融安全擁有信心。

當前是中國資本開放的一個好時機。儘管美聯儲不斷加息提高了美國資產吸引力,但是,美國泡沫化的股市承受巨大壓力,而在美國之外,一些新興市場國家陸續出現債務危機與貨幣危機,歐元區也因義大利與希臘的債務問題面臨風險。因此,全球範圍內,中國是資產配置的一個好去處。

首先,中國股市處於歷史低位,而債市收益率也具有足夠的吸引力,人民幣匯率則處於穩中有升的狀態。根據中債登公佈的資料顯示,境外機構已連續15個月增持中國國債。截至5月底,外資持有中國國債規模已達到8388.99億元,創歷史新高。現在,每天有大量資金通過滬港通、深港通流入內地股市。

其次,中國經濟正處於轉型升級過程中,這意味著將有大量落後產能和企業遭受淘汰,具有競爭力的企業將會有更高的成長性與市場集中度,轉型過程往往意味著的風險與機遇同在,那些具有競爭力的高成長性企業不難分辨,而中國正在成為全球第一大市場,這給了境外投資者一個很好的機會。

但是,對於境內投資者而言,加強金融監管產生了信用緊縮效應,尤其是打破剛兌後一些公司債務違約,一些上市公司也出現資金問題等,他們將中國市場風險無限誇大,從剛兌文化下不顧風險的規模擴張一下子變成過度恐慌下的信用凍結,這是不成熟的表現。

根據一項統計資料顯示,今年至今國內債券市場共有13家債券發行人發生違約,合計違約公司債規模人民幣202億元,相對於中國公司債約合4萬億美元的未償債券總體量,公司債的違約率依然只有0.08%。另一種觀點認為,即使以歷史上大中型銀行製造業貸款的最高違約率10%推算,以目前數萬億的存量債券規模,當前違約率比較低,未來違約率也有限。

這說明了中國投資者在市場剛開始打破剛兌產生非理性恐慌,從而將一切債券或股票都視為高風險,產生了市場整體信用緊縮效應。與這種非理性恐慌相比,外資正在大規模進入中國債券市場與股市。

中國金融開放的步伐只會加快而不會停滯,中國投資機構與投資者不管是在國內市場,還是走出去,都面臨巨大的專業性挑戰。長期以來,一些金融機構在制度套利的投機遊戲中不能自拔,讓金融行業主要依靠關係、行銷以及回扣運行,享受剛兌制度的紅利。

當中國金融領域向法治化、市場化與規則化方向轉型時,它們就會以誇大風險進行抵制,並真的以為風險無處不在,而不顧及事實。開放金融市場的一個好處是,可以為國內毫無章法的機構提供一個參照和學習的“模範”,幫助他們改善公司治理與投資文化,為建立一個更加健康的金融市場體系打下基礎。


hkfaex slogan